孙越:北京有座俄国坟

Share on Google+

2020年08月30日

1918年7月17日午夜至18日凌晨,俄罗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及随从被叶卡捷林堡市的苏维埃政权枪杀,随后被毁尸,之后投入市郊废弃矿井。同一时刻,另一批皇室成员及其随从在叶卡捷林堡以北150公里的阿拉巴耶夫斯克镇杀害,他们是:

末代皇后的姐姐伊丽莎白公爵夫人
末代皇后的姐夫谢尔盖大公
儿子约安公爵
儿子康斯坦京公爵
儿子伊戈尔公爵
儿子符拉基米尔公爵
伊丽莎白公爵夫人教会好友瓦尔瓦拉
管家菲德尔•列梅兹

1918年4月底5月初,谢尔盖大公、约安公爵,伊戈尔公爵和符拉基米尔公爵先行被捕,之后他们从囚禁地维亚特卡押解至叶卡捷琳堡,临时安顿在一家旅馆居住。5月7日,伊丽莎白公爵夫人和亲友,教友数人在莫斯科被捕,红军将她们通过贝尔姆市押解至叶卡捷琳堡不远的小镇阿拉巴耶夫斯克。他们在馆期间,当地布尔什维克拼凑了临时处置俄罗斯皇室成员法庭,共有22人,绝大多数都是苏维埃的契卡人员、红军士兵和当地的工农兵代表。7月17日半夜11点的时候,他们被唤醒,伊丽莎白公爵夫人和瓦尔瓦拉还被布尔什维克反绑了双手,其他人也被蒙上了双眼带到学校前面的空场推上一挂农用马车,朝着上新尼亚契辛工厂方向疾驰而去。马车走了大约12俄里,拐进一片小松林,旁边是一个废弃的铁矿矿井。接着,布尔什维克的屠杀开始了。谢尔盖大公试图反抗,被布尔什维克士兵用左轮手枪击中头部身亡。其余人也被枪托打成重伤,接连抛进矿井。伊丽莎白公爵夫人第一个被扔下矿井,随后被抛下矿井的,次是约安公爵,谢尔盖大公,康斯坦京公爵,伊戈尔公爵,符拉基米尔公爵,瓦尔瓦拉和列梅斯。布尔什维克士兵担心皇室成员可能生还,于是又向矿井投掷数枚手榴弹,直到井下所有人都死亡。

9月15日,俄国白军首领高尔察克将军驱除了红军,解放了阿拉巴耶夫斯克,找到了皇家受难者的遗骸。高尔察克组织了特别法庭调查团对这个案件进行了调查。10月19日,遗骸安葬在阿拉巴耶夫斯克圣三一大教堂祭坛的南侧。1919年6月,红军反攻,再度逼近叶卡捷琳堡,高尔察克下令用火车将皇家遗骨转移运往赤塔,他将护送皇家遗骨的任务交给了俄罗斯东正教教会下属白城圣尼古拉修道院属下的谢拉菲-阿列克谢隐修院的谢拉菲院长和他的两位助手。1919年8月16日,皇家遗骨抵达赤塔,藏在女子修道院修道小屋的地板之下。6个月之后,谢拉菲修道院院长时局动荡,红军四处搜查皇家遗骨,高尔察克将军也在1920年2月7日被红军处决。2月20日季杰里赫斯将军下令,由谢拉菲院长押送皇家遗骨离开赤塔用坐火车运往中国暂时安葬,待条件好转后,再适时送返俄罗斯。谢拉菲院长护送皇家遗骨经过中国边境城市海拉尔入境,经哈尔滨、奉天于1920年4月8日抵达北京,在北京迎接皇家遗骨的中国和北京都主教英诺肯提(费古洛夫斯基),当时俄罗斯驻华公使古达舍夫公爵拒绝将皇家遗骨运抵北京,坚持要求将皇家的遗骨从奉天运往欧洲安葬。英诺肯提都主教无奈,只得决定1920年4月16日,将皇家遗骨安葬在俄罗斯大使馆西北部安定门俄罗斯传教团墓地,教堂之下墓穴里。11月,伊丽莎白公爵夫人的遗骸被运往耶路撒冷安葬,其他七具遗骸至今仍安葬在北京。1930年,教堂年久失修,有关人员经过检测发现,皇家成员的棺椁也开始腐烂,所幸他们的遗体早入殓之前都经过防腐处理,死者的面容尚可辨认 。1938年日本占领中国后,以及1947年中国爆发内战期间,俄罗斯北京传教团团长圣维克多大主教鉴于时局紧张,环境逐渐恶化,多次将皇家遗骨起出和转移,在传教团住宅、教堂和修道院中四处藏匿,巧妙伪装,躲过了不少北京遭遇的多次社会危机与动荡。1957年,苏联驻华使馆将院子里的致命堂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操场和大使馆的其他附属设施,而皇家遗骨到底安葬何处,是在致命堂之下还是在安定门的俄罗斯墓地教堂之下,已无从知晓。2005年2月22日至25日期间,一支俄罗斯志愿者组成的考察队,由俄罗斯传教团后代个人出资,在俄罗斯驻华使馆内进行了探查、挖掘、寻找皇家遗骨埋葬地及其他东正教先烈墓穴的考察活动。但是,考察结果显示,有些东正教先烈遗骨仍在致命堂原址的地下墓穴中,而皇家遗骨却查无实据,不知所在。根据1920年,北京主教姚福安在给大牧首阿列克谢主教的信中所述,北平地区的教堂关闭时,所有棺椁都转移到北京东正教墓地的圣谢拉菲教堂安葬。但在1986年,墓地因建北京青年湖公园而被毁,原来圣谢拉菲教堂的位置现在修建了一座高尔夫球场,皇家遗骨可能就掩埋在球场之下。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5,9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