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1

普京如果不救卢卡申科,卢卡申科很可能倒台,新上任的民选总统以及白俄罗斯民众,通常都会倾向于欧盟,甚至加入北约,使俄国更为孤立。作为中和之道,当欧盟轮值主席、德国总理默克尔8月18日打电话给普京、要求俄国不能出兵白俄罗斯时,普京答应了,但声明欧盟也不得参与白俄罗斯内政。

图一、2020年9月19日白俄罗斯妇女抗议已连任26年的现总统下台

白俄罗斯的大选余波沸沸扬扬,从8月9日大选迄今尚未定局。9月19日在首都明斯克2000多位妇女游行要求现总统卢卡申科下台,300多位被捕;9月20日又有1万多民众在明斯克游行抗议……表面是白俄罗斯现政府与民众的一场角逐,背后似乎也是俄国与欧美的一场角逐。白色革命是否会演变成类似于东欧其它国家各种颜色的革命?或会发生乌克兰事件后俄国侵占克里米亚岛那样、白俄罗斯的某些地区也会被俄国侵占?

靠反腐起家,依旧做着苏联梦的总统

上世纪80年代末东欧的改革浪潮中,大多数东欧国家走向了民主与法制。经过此后30多年发展,政治、经济、社会的各个层面都获得了长足发展。例如加入欧盟的11个东欧国家中,经济发展最好的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捷克,2018年人均产值分别达到了26145、23330、23113美元;最晚加入欧盟、经济最差的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也都达到14870、12270和9313美元——中国是9580美元。在欧洲就留下一个白俄罗斯,形式上也建立起民主制度,但实质上政治上不民主,经济上还在推行前苏联的许多国营企业政策,人均产值只有6283美元,都不及俄国本土(11289美元)。

1991年8月19-21日苏联发生保守派政变,戈巴乔夫被软禁。政变失败后白俄罗斯获得一定程度的独立。在重新建国、举行全民大选的过渡时期,白俄罗斯著名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舒什科维奇在1991年9月18日的白俄罗斯议会选举中,以214:98的高票当选为白俄罗斯议会主席(相当于总统)。1991年12月8日,前苏联三大巨头、即俄国总统叶利钦、白俄罗斯总统舒什科维奇、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共同签署了著名的別洛韦日协议(Belovezha Accords),宣告苏联解体,12月26日生效。

图二、1991年12月8日俄国总统叶利钦、白俄罗斯总统舒什科维奇、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共同签署宣布苏联解体的別洛韦日协议

1992年4月,白俄罗斯成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第一个,签署了欧洲安全与合作的巴黎条约。舒什科维奇的政治显然向西方民主国家靠拢,在他当政的三年中他全力推行市场经济。

可惜好景不长。任何政体最最痛恨的就是政权腐败,而政客也可以假借反腐为名来排除异己。1993年底卢卡申科(现任总统)当选为白俄罗斯议会反腐败委员会主席。他认定70位政府官员有腐败问题,指责总统舒什科维奇有腐败问题的唯一籍口,说他为了装修自家的房子而挪用了公家的两盒铁钉,过后也确认根本没有这回事。但当时举行了议会不信任案投票,舒什科维奇下野,继任者是一位想回归前苏联体制的极左政治家。1994年6月的白俄罗斯首届总统大选中,以反腐而崛起的卢卡申科以获票45%当选为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是白俄罗斯议会中唯一支持1991年8月苏联保守派政变、反对白俄罗斯独立出苏联的政治家,他恨不得重新回到苏联时代。由他提议并通过的白俄罗斯国徽都让人想起苏联时代,2002年他成立起“白俄罗斯青年团”,俨然当年的“苏维埃列宁主义共产主义青年团”(Komsomol)。

图三、白俄罗斯国徽,让人联想到前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气氛

卢卡申科希望俄国、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国能建立起新时代的苏联。90年代他与俄国签署了一系列双边条约,致力于两国重新合并成“俄国-白俄罗斯联盟”。但那些条约很少有可行性,大都没有施行。他的外交也左得出奇,专门寻找特殊的友好国家:北韩、土库曼斯坦、卡塔尔、伊朗、古巴、中国、苏丹、委内瑞拉、萨达姆时的伊拉克和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

卢卡申科的经济政策也确实很左,他当政后立即中断经济改革,终止私有化。现在白俄罗斯国民经济的80%是国有企业(2005),农业依旧延续合作社。延续计划经济,没有市场经济化。苏联时代的白俄罗斯经济算是东欧各国中的姣姣者,尤其是化工和机械产品。经过卢卡申科这样的折腾,经济每况日下,远远低于周边的俄国,但高于穷兄弟乌克兰。

图四、2004-2018年白俄罗斯(红色)与俄国(深黄色)的人均产值(美元)一览

因为语言基本相同,所以许多有一点能力的白俄罗斯人都去俄国谋职,急得卢卡申科推出法律,禁止人们放下在白俄罗斯的职业而去俄国。2009年金融危机重创了白俄罗斯,政府只能大量印钱,以致货币贬值了约90%。近年俄国提升了输出给白俄罗斯的石油价格,石油价格暴涨而带来白俄罗斯财政的困难。

图五、白俄罗斯2004-2018年货币贬值率(1欧元兑换X卢布)

经济大权集中在政府、而不是散落在市场之手,经济专制就成为产生政治专制的最重要土壤。

欧洲最后的独裁者

1994年第一届总统大选,卢卡申科是靠这之前的反腐败作为政治资本而当选总统。此后他的政治显然得不到民众认可,于是他就开始采用恐怖手段来维持他的统治。法定1999年的第二届总统大选被取消。1999-2000两年中,五位对卢卡申科最有威胁的反对党领袖被先后失踪,人们普遍认为是被暗杀,后来一位谋杀参与者也确认,至少有两位反对党领袖是被内政部下属的特殊部门谋杀。到2001年,只是在原有的议会中确认卢卡申科当选为新一届总统。

按照白俄罗斯宪法,总统任期最多两年,这样到2006年卢卡申科的两届任期就满了。没想到卢卡申科于2004年10月以不民主的手段,在议会通过了一项宪法修改案,取消了总统任期的两届限制。于是,卢卡申科得以在2006年3月19日的第三次大选中以得票率83%获胜。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的得票率其实更高,是他指令对外降低到83%,“高于90%没有人会相信”。可见,大选投票完全操控在他的手上。

图六、走向军政独裁的卢卡申科

在大选之前,许多新闻媒体被禁言,被取缔,政府威胁敢于报道真相的记者是恐怖分子、会被处以死刑,“像掐断鸭子脖子那样”来威胁国外记者。幸好,90年代初还在卢卡申科的前任总统,白俄罗斯就参加了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大选中该组织派了500名人员前往观察大选。还没到大选之日,观察员就出报告指责大选非法,“大选之前一个星期,官方已经暗地确定了选举结果。”

大选之夜有1万多民众聚集在市中心的十月广场和平抗议。此后几天一直延续抗议活动,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拉脱维亚等国的驻白俄罗斯大使、副大使等,都象征性地前往广场声援抗议民众。许多游行者被殴打和逮捕,两位反对党领袖被判刑。

2010年12月20日举行第四届总统大选,早在11月19日就出现了民众抗议活动,要求卢卡申科下台。抗议活动延续到大选日,卢卡申科居然又以所谓的79.67%当选,当晚就发生了比2006年大选更大规模的抗议游行,600多人被逮捕、关押在原克格勃的监狱中,两位参选的反对党领袖分别被判处5年和6年徒刑。

白俄政府禁止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派去的观察员观摩选区的检票过程。例如首都明斯特的一个选区中,居然有28%的选票在检票时失踪了。德国、瑞典、捷克、波兰等国的外长公开谴责白俄罗斯政府的大选舞弊和镇压反对党。结果,白俄罗斯政府索性关闭了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驻白俄罗斯办公室,把工作人员赶出境走。

就在那次,德国外长基多·威斯特威勒(Guido Westerwelle)气愤地说:“卢卡申科是欧洲的最后一个独裁者。” 卢卡申科也大言不惭地说:“独裁者总要比同性恋好。”—— 威斯特威勒是同性恋者。就从那时开始,国际社会普遍使用的脸书、推特、油管等社交媒体,在白俄罗斯被全面禁止。

图七、德国外长基多·威斯特威勒(左)2010年访问白俄罗斯时与卢卡申科(右)

2015年10月11日的第五届总统大选,相似的状况,在3月31日、7月1日的民意调查中,卢卡申科只能获得34.2%和38.6%选票,但官方公布的选举结果,他居然获得83.47%,再度当选总统……

政府舞弊的第六届总统大选(2020)

东欧易帜后31年,所有东欧国家都不同程度地走向民主与人权,而只有白俄罗斯冒天下之大不韪,经历26年一个总统的独裁,白俄罗斯民众实在无法忍受。加上俄罗斯供油价格上涨打击了白俄罗斯经济,尤其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蔓延——到2020年7月底累计感染人数达到6.8万人——更使白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人们普遍指责卢卡申科应对不及时……所以2020年8月9日的第六届总统大选,势必引起当政者与民众的再度冲突。

大选之前的抗议活动就绵延不断,1300人被捕,其中25位政治家。8月6日卢卡申科组织的一次群众集会上,两位DJ歌手没有预告地上台演唱,演唱曲目“我们等待变化”,是上世纪80年代苏联摇滚乐明星维克多·崔(Wiktor Zoi)创作的歌曲,成为当时人们争取自由的象征性歌曲。这次演唱中,台下观众马上领会了,全场跟着演唱,安全人员才发现问题,立即中止演出,逮捕了这两位歌手。

四位很有希望的大选竞选者,尽管完全满足参选条件、即各自征集到了10万名以上的签名,却被大选委员会以种种借口取消了他们的竞选资格,其中瓦列里·塞普卡(W.Zapkala)和谢尔盖·季哈诺夫斯基(S.Zichanouski)两位征集完签名后还没有递交,就被政府以莫须有罪名逮捕,从而失去了参选机会。出乎意料的是,从来不参与政治的英语教师、季哈诺夫斯基的妻子斯维特兰娜·季哈诺夫斯卡娅(Swjatlana Zichanouskala),毅然站出来竞选总统。因为许多反对党领袖被捕、被取消参选资格,所以支持反对党的选票全都集中到她的身上,她成为这次大选的希望之光。但还在大选之前,她的竞选团队就有7位被捕,她自己也被捕后又被释放出来。

图八、总统大选的“希望之光”斯维特兰娜·季哈诺夫斯卡娅,大选后立即流亡到立陶宛。

大选前后,白俄罗斯的许多社交媒体中断,100多位来自境外的记者没有获得记者许可,至少40位记者(如“德国之声”记者)被捕。记者无法向境外传递电视新闻,甚至电话、网络等都不通。

为了防止当权者又要大选作假,反对党搞出一个手机的专用App,让选民们投票之后就拍一张照,通过手机传到反对党自设的信息统计中心。白俄罗斯人口一共只有950万,参加投票者按官方公布是581.9万,而仅仅通过App传去投反对党季哈诺夫斯卡娅的就高达100多万。但最后政府公布的数据,卢卡申科一人就获得466.1万张票(得票率80%),季哈诺夫斯卡娅夫人只获得58.9万(10%)——显然作假。

还在选举当天政府刚播出暂时选举结果时,整个白俄罗斯就沸腾了,约30个城市举行抗议,首都明斯特就有10万人上街。政府出动军队“维持秩序”,路灯被熄,网络被断,就在当夜整个白俄罗斯就有3000人被捕,其中明斯特1000人。季哈诺夫斯卡娅夫人宣布大选无效,她很快被逮捕,强制要她说选举是合法的,并作电视录像。季哈诺夫斯卡娅被释放后,赶紧流亡到邻国立陶宛,并在那里协助白俄罗斯本土的抗议活动。仅仅到8月13日,已经有6700位抗议者被捕,两位死亡。

8月13日白俄罗斯的许多国营企业举行总罢工。8月16日在明斯特20多万抗议群众游行。那天政府组织车辆,从全国各地拉来3000人作支持卢卡申科的反游行。8月17日卢卡申科亲自去一家以前非常倾向卢卡申科的国营企业做报告,没有想到下面工人大呼“下台!下台!” 卢卡申科气呼呼地狼狈退场——后来抗议群众的口号是:“你是一只老鼠。”

8月17日卢卡申科第一次表示可以修改宪法,即重新限制总统任期,然后可以举行大选(他不参选)。但民众不同意,要他立即下台,季哈诺夫斯卡娅夫人当选为新一届总统。反对党提出成立一个由反对党政治家、举行罢工的国营企业代表、知识分子组成的协调委员会,首先释放所有政治犯,然后和平地从卢卡申科手上接过国家权力。

卢卡申科没有承认该委员会。为了引开民众怒气,他立即派重兵前往白俄罗斯的西部、即与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边境,谎称敌对的欧盟国家会来干涉甚至占领白俄罗斯。——所有专制者一旦遇到无法缓解的内政困境,就一定会挑起外交争端、甚至小规模战争来引开国内百姓的关注力。

白俄罗斯在东欧的特殊地位

欧洲不是地理概念,而是文化概念。欧洲人将地理上欧亚板块上的不同地区,信仰基督教的地区称为欧洲,信仰其它宗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等等)的地区统称为亚洲。只是日尔曼大移民(375-568)冲断了罗马帝国,位于东罗马帝国的原基督教后人称为东征教,位于西罗马帝国的基督教独立出来成为天主教(16世纪又分化出基督新教)。

图九、白俄罗斯的地理位置与它的邻国们

从地理上看,白俄罗斯的东南边界接壤的是信东征教的俄国与乌克兰,西部边界接壤的是信天主教的波兰、立陶宛和拉脱维斯——这是两个同源、但对立的教派。历史上,白俄罗斯很少成为独立国家,一直在东西两边、也是两个不同教派之间摇摆。

北欧武士(海盗)创建基辅俄罗斯帝国,疆域延伸到今日的乌克兰、俄国和白俄罗斯。该帝国于1240年被西进的匈奴摧毁,白俄罗斯的贵族们自愿归属到立陶宛大侯爵国,后来因为皇家联姻再与波兰合并成波兰-立陶宛大侯爵国(1386)。立陶宛与白俄罗斯和平相处600年,双方都称自己是立陶宛人,用的语言更多是白俄罗斯语——所以立陶宛大侯爵国一直声称自己是“俄罗斯”的合法后代,而这个“俄罗斯”国名以后被竞争者莫斯科大侯爵国夺去。

15世纪末莫斯科大侯爵国开始强大,白俄罗斯的诸侯国逐步脱离了立陶宛大侯爵国,加入莫斯科大侯爵国。此后几百年,两大侯爵国之间一直发生战争,立陶宛大侯爵国在东欧的实力越来越小,白俄罗斯成为莫斯科大侯爵国(即后来的俄国)的属国。所以直到现在,白俄罗斯中大多数信东正教,即文化上接近于俄国与乌克兰;只有西部地区信天主教,文化上接近立陶宛和波兰。

所以从历史和文化来看,波兰和立陶宛与俄国和乌克兰分属于两个不同体系,白俄罗斯介于两者之间,与两方都有血缘关系。苏联时期,这四个国家被迫绑为一体。而东欧易帜后,波兰和立陶宛立即脱离俄国,而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则在政治上、经济上依旧依赖俄国。结果,两者不同程度的都被打脸。

早在卢卡申科第一届任期时,卢卡申科就希望俄国、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建立新的联盟,后来退而先建立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两国联盟,签署的不少联盟合约也没有实现,一大原因是权力分配问题:一个 949万人口的白俄罗斯要与14450万人口的俄国平起平坐?普京上任后两国关系开始冷却,2002年普京干脆说,白俄罗斯加入俄国成为一个省。白俄罗斯失去独立国家地位,卢卡申科将贬成省长,白俄罗斯无法接受,而这拒绝引起了俄国与白俄罗斯之间很大的政治风波。但双方还在谋求某种形式的联合,如关税同盟,外交与国防合作,甚至还想有共同货币卢布。但谁发行?哪里印制?却无法形成共识。

引起白俄罗斯惊慌、彻底改变卢卡申科对俄政策的,是2014年俄国占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岛,挑起乌克兰东部战争。俄国胆敢这样对待乌克兰,下一个可能就轮到白俄罗斯了。卢卡申科指责俄国号称克里米亚岛原属俄国,“不知多少代之前克里米亚岛属于俄国领土。那我们也可以退回到拔都时代(成吉思汗孙子,创建钦察汗国,囊括今日的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西部),回到蒙古征服基辅俄罗斯的时代。那就必须把哈萨斯坦、整个俄国领土、东欧全都缴给蒙古国了。”

卢卡申科谴责俄国,与乌克兰总统建立起友邦关系,开始转向西方。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他话题一转说:他“从来没有为了讨好俄国而抗击西方。”2015年4月卢卡申科甚至开玩笑说:“相对普京,世界上还有比我更专制的人。”当然,卢卡申科更希望能够成为俄国与西方交往或交锋的平衡点,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欧盟、乌克兰与俄国就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的谈判,就是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特举行,签署的停战方案就称为“明斯特和约”。

图十、2015年2月12日在明斯克签署“明斯特和约”,左起: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俄国总统普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

欧美对白俄罗斯民众的声援

上世纪东欧发生的那场和平革命,其实就是一场经济与政治的全面改革。之所以是一场“革命”而不是“改良”,因为作了整个结构性改变:经济上从计划经济改革成市场经济,政治上从一党专政改成多党竞争,建立起民主与法制等。但在人员上则各国情况不同,俄国、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新时代政治家几乎还是脱胎于旧时代——如普京在苏联时代就是克格勃总裁,卢卡申科是一家坦克生产厂党委书记——在他们身上打上了旧时代烙印,成为欧洲最后的独裁者。

在新时代,对付独裁者的方式不再是兵戎相见,而是采用“经济制裁”,其实就是断绝经贸往来而已。通常说来,专制国家的经济和技术低于民主国家,所以一旦断绝经贸往来,对欧美来说毫无影响,但对受制裁国家的经济打击就很重。例如欧盟制裁俄国,欧盟经济没有影响,而俄国经济十年负增长。

早在2006年白俄罗斯大选,欧盟就派了观选团前往白俄罗斯,认为大选中政府严重作弊,并引发选民抗议。大选次日美国就要求白俄罗斯重新大选,欧盟各国外长达成意见一致,对独裁者卢卡申科个人经济制裁。当时还讨论到是否要冻结他在欧盟国家的私人财产。奥地利外长提出对大选作假的组织者要禁止入境欧盟。

2010年白俄罗斯大选前后,抗议热浪更高,因为当政者索性把参加总统大选的政治家给抓起来了,所以德国外长指责卢卡申科是欧洲最后的独裁者。波兰一方面取消白俄罗斯公民来前波兰的签证费,即宽松入境,而禁止白俄罗斯官员入境波兰。德国除了波兰的做法外,还对白俄罗斯学生发放来德奖学金,同时对白俄罗斯当权者经济制裁。整个欧盟作出制裁措施,禁止卢卡申科及其156名政府官员入境欧盟28个国家,并且冻结他们在欧盟的银行帐号。但欧盟没有通过由波兰和瑞典提议的、对整个白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许多国家担心,这样也会伤害白俄罗斯的普通民众。而美国则禁止白俄罗斯的石油和化工产品进口美国。

2015年白俄罗斯大选前发生了俄国侵占乌克兰事件,卢卡申科恐惧这样的噩梦也会降临到白俄罗斯,所以他开始脱离与俄国的关系,甚至明确指责普京,有意向欧盟靠拢。直到2015年8月,5位被捕的政治家被释放,欧盟决定暂时取消对白俄罗斯官员制裁四个月,但直接参与关押政治犯的4位政府官员依旧被制裁。在那次大选中,白俄罗斯没有掀起较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因为民众也担心乌克兰的噩梦会降临到白俄罗斯,所以暂时以国家政治稳定为重。

2020年的大选又引起空前抗议,欧盟各国于大选十天后明确表示:因为这次大选没有达到最低的民主要求,所以不接受卢卡申科当选。本来计划捐助给白俄罗斯的5300万欧元暂停,而是直接捐助给白俄罗斯的民间社会。

因为历史和文化原因,对白俄罗斯最有感情的是三个邻国立陶宛、波兰和乌克兰,他们对白俄罗斯民众的帮助最多,对独裁者卢卡申科最憎恨。2020年7月28日才创建、旨在抵御俄国军事威胁的卢布林三角(Lublin Triangle,即立陶宛、波兰和乌克兰),三国外交部发表联合声明,对白俄罗斯局势升级深表关注,呼吁当局避免武力,释放所有被拘留者,并愿在调解中提供任何帮助或周旋机会。北欧波罗的海八国(丹麦,爱沙尼亚,芬兰,冰岛,拉脱维亚,立陶宛,挪威和瑞典)外交部长联合声明,谴责白俄罗斯对抗议民众的暴力行为,并表示这次大选既不自由,也不公平。9月10日在波兰Lublin召开的中欧维西格勒集团(Visegrád-Group)会议上,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四国首脑达成共识,对白俄罗斯民众来到欧盟国家免去签证。

8月18日斯卢卡申科指令军队开赴陶宛、波兰和乌克兰边境。9月17日斯卢卡申科宣布,白俄罗斯将关闭与立陶宛和波兰的边境,加强对边境地区的管控,声称白俄罗斯受到了来自北约驻扎在波兰和立陶宛领土军队的军事侵略威胁。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于8月19日的视频会议中宣布,欧盟对暴力镇压示威者和选举舞弊的白俄罗斯官员实施制裁,当时考虑制裁20名官员。立陶宛外长林科维奇乌斯(Linas Antanas Linkevičius)却认为远远不够,他准备了一份针对32名白俄罗斯官员的制裁清单送交给立陶宛内政部。8月26日制裁名单又增加到118人,包括白俄罗斯特警队、特勤局、检察官办公室及选举委员会的成员。

8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白俄罗斯的局势糟糕,美国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9月13日美国副国务卿比根表示,“人民已经明确拒绝该政权”。并表示美国将与欧洲国家合作,对白俄罗斯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

俄罗斯的尴尬

2020年8月9日白俄罗斯大选、卢卡申科当选总统后,欧美国家持反对态度,俄国、中国、土耳其等在第一时间发电祝贺卢卡申科。其实,8月19日俄国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j Lawrow)都在媒体上表示,“这次大选不是很理想,当然不是。”卢卡申科的再度当选,对事实上20年来一直掌控俄国最高权力的普京来说,本当支持卢卡申科。但俄国也非常尴尬,小心行事。

首先,卢卡申科的反俄立场,卢卡申科知道普京恨不得他赶快下台,所以卢卡申科一直防范俄国插手白俄罗斯大选。就在这次总统大选前夕,白俄罗斯逮捕了14名俄国人,说他们是前来破坏白俄罗斯大选的间谍。但专制者始终以维持自身专制统治为首要考虑,号称的“爱国主义”只是欺骗小民百姓而已。卢卡申科之前想脱离俄国,是担心白俄罗斯被俄国侵吞。而这次大选后民众起来抗议,他只能重新拥抱俄国,能救他的可能唯有普京。普京愿意救一个最不喜欢自己的白俄罗斯旧总统?

其次,因为2014年俄国侵占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岛,招致欧美国家对俄国的经济制裁。本来普京以为制裁几年就完事了,以这经济代价俄国白赚了一个重要军事要塞。没想到欧美一直制裁到今天,重创了俄国经济,而且俄国经济还在继续下滑:俄国国民人均产值从2013年的16007美元,逐年下降到2019年的11163美元(-30.3%),外贸进口、出口下降了-23.8%和-14.4%。而在同时间内,中国人均产值从7081美元,逐年提高到10099美元(+42.6%),甚至北朝鲜都提高了3%。

中国的一带一路几乎就是从中亚五国、即前苏联的核心区域开始,那是在经济上、地域政治上对俄国的竞争。普京本来声称他当政20年后还给俄国人民一个强大的俄国——这是18世纪初彼得大帝实施他全面改革政策时说的话——现在因为欧美断绝与俄国的经济往来,俄国只能搞内循环。所以,俄国希望在这次中美贸易战中获利,缓解俄国与欧美的矛盾。在这样的脊骨眼上闹出白俄罗斯事件,俄国一方面要高调显示其存在,另一方面不希望再度得罪欧美国家。

再其次,如果普京出救卢卡申科,将得罪整个白俄罗斯人民——2014年乌克兰的抗议活动与这次白俄罗斯情况不同。乌克兰抗议是因为乌克兰人民以及政治家(包括总统)想脱离俄国、加入欧盟,俄国施压乌克兰而引发了民众抗议。而这次白俄罗斯抗议,至少表面来看仅仅是要推翻卢卡申科的独裁统治。抗议民众没有表示亲欧,例如没有举出过欧盟旗帜;也没有表示反俄,反对党领袖Maria Kolesnikowa明确表示:我们并没有想与俄国脱钩,“我们认为,所有已经与俄国签署的合约都会继续有效。俄国是我们重要的伙伴,我们理解这点,也珍惜这点。”《莫斯科时报》评论说:“迄今为止,整个抗议活动在地缘政治上是中性的,没有对俄国产生威胁。”所以,普京不能轻易出兵白俄罗斯镇压抗议民众,镇压就会造成流血,制造民族仇恨,引发民间的反俄风潮,反而把白俄罗斯民心推向欧盟。

俄国已经得罪了整个乌克兰人民,甚至乌克兰三位前总统、两位是亲俄派,都联名写信给普京,抗议俄国侵占克里米亚岛。如果欧盟、甚至美国也来插手白俄罗斯政治,俄国又要长年陷入一个政治和经济的泥潭,就如当年俄国插手叙利亚那样,战争十年了都还没有结束,俄国不知为此烧掉多少钱、死去多少人,对自己至少经济上一无所得。

但普京如果不救卢卡申科,卢卡申科很可能倒台,新上任的民选总统以及白俄罗斯民众,通常都会倾向于欧盟,甚至加入北约,使俄国更为孤立。作为中和之道,当欧盟轮值主席、德国总理默克尔8月18日打电话给普京、要求俄国不能出兵白俄罗斯时,普京答应了,但声明欧盟也不得参与白俄罗斯内政。

图十一、9月14日卢卡申科拜访普京时,立即拿出笔记本记录“首长”的教导。

9月14日卢卡申科访问俄国,希望俄国支持他。但普京只答应给予白俄罗斯12亿欧元贷款,加强两国经济上和军事上合作。但普京拒绝评价白俄罗斯的抗议活动,“您是知道我们态度的。我们希望你们与选民们在没有外界建议、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自己通过对话来化解矛盾。”普京赞扬卢卡申科打算修改宪法,即重新引入总统最高任期(意味着卢卡申科下台)。这个表扬或许也隐含着威胁:如果卢卡申科无法控制局面,也可能俄国会促使他下台——普京希望有一个亲俄的白俄罗斯总统,但不一定是、或最好不是卢卡申科。

白俄罗斯还将有一段政治动荡期,因为民众不会答应让卢卡申科继续当政,而政府部门的相当部分还没有抛弃卢卡申科,双方都有各自的底气对峙着,坚守着。卢卡申科可以向邻国的普京示软,而对本国民众却绝对强硬。2014年乌克兰发生抗议时,乌克兰总统逃往俄国。而现在白俄罗斯发生抗议时,白俄罗斯总统却无法逃往俄国。这似乎只涉及到一个人是继续担任总统、还是该退休了。而对这个人来说,却是他的全部。

图十二、9月20日在明斯克举行的游行抗议

责任编辑: 昀舒

来源:钝角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