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锈炮

Share on Google+

晚清的炮筒早已锈迹斑斑,
曾经的轰鸣遁入云端。
孙大炮武昌城头落寞的身影,
消弭于没有历史回声的呐喊。

德先生赛先生百年迟暮,
一个世纪的求索形只影单。
东方伊甸园里蛇鼠起舞,
独孤求败的擀面杖苦撑将倾的穹天。

西风东渐三色堇牵手风信子,
开启东方华丽的精神圣殿。
在圣殿没有华灯怒放的日子里,
被鸡汤浇灌的灵魂执拗晦暗。

百年时光转瞬而逝,
一望无涯的郡县与井田。
纵横参差的阡陌无有尽头,
坎井洼地的迷阵悠然盘桓。

最大的耻辱莫过于灵魂萎沌,
隐遁的竹林勾连不到风情南山。
秦皇与荆轲在殿堂狭路相逢,
收纳山河的匕图藏匿了铧犁还是锋剑?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地狱也是静谧的乐园。
烟花柳巷珍藏了锈蚀的炮筒,
庚子的轮回听令发射纳米飞弹!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8,91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