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9月21日-9月27日)

Share on Google+

本周一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受邀在联合国发言,讲述其父亲遭遇强迫失踪的情况。高智晟于2017年8月再度失踪至今,外界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而他在中国的亲属也受到株连,无法离开居住地或拿到护照;另一位被羁押的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也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届会议远程视频发言,要求中共立即释放她的丈夫、人权活动者丁家喜,呼吁人权理事会明确致力于解决中国对人权的侵犯。丁家喜被秘密羁押已经超过六个月,律师要求会见的申请一直被拒绝,家人也一直不允许和他有任何通讯。

丁家喜、高智晟的遭遇正是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普遍面临的迫害。中共施行的强迫失踪、超期羁押、剥夺律师及家属的会见权和探视权、酷刑及不人道虐待、秘密审判等严重侵害人权的违法行为,正在人权活动人士的身上反复重演。

本周西藏人权问题受到多家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关注。新疆的强制劳动计划(包括在集中性职业设施里对农牧民进行强制性培训,并把他们分配到国家指定的工作岗位上)正在西藏实施。纽约时报一篇调查报道中指出,中共以“脱贫”为由,在西藏实施所谓的农牧民“转移就业”的政策,有计划、有组织、有系统地大规模对藏人农牧民进行集中、封闭、半军事化的培训,其做法与此前国际社会关注并谴责的新疆“再教育营”的政策如出一辙。藏人权利组织等国际人权团体认为这是对藏人人权的践踏,呼吁世界各国阻止中共对藏人实施的强迫劳动计划。

香港的自由和人权仍在倒退和恶化。本周五警方以“防疫”为由,断然拒绝了民阵十一游行申请。而此次申请游行的主要诉求是释放12名被内地扣押的港人。而这正说明港人和平集会的权利正在被剥夺;在本周四,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社运人士古思尧被捕,港警指他们涉嫌在去年10月5日《禁蒙面法》实施后,在港岛参与未经批准集结,黄之锋同时被控违反《禁蒙面法》。这是黄之锋自去年6 月出狱至今,第三次被抓捕面临起诉。这说明中共和港府正在加紧“秋后算账”的步伐,妄图以此制造“寒蝉效应”阻断香港风起云涌的社会反抗运动;香港国安法强行通过实施后,香港的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同样遭到前所未有的侵蚀。在港警修订《警察通例》有关传媒的定义后,有数十家香港网媒的“网络新闻工作者联盟”批评警方的“传媒代表”定义(只涵盖已登记政府新闻发布系统的机构)是阻碍新闻自由,认为警方及政府均没有资格筛选传媒,是变相将媒体分成不同阶级,将自由记者及小型媒体等排除在外。

在国际人权方面,白俄罗斯民众反对卢卡申科政权的抗议示威活动进入第50天,本周日再次有10万人走上街头。在首都明斯克,周日的示威游行被组织者称为“斯维塔总统就职典礼”,意指38岁的斯维特拉娜.蒂卡诺夫斯卡亚赢得了8月9日总统大选。

只要专制还存在一天,争取民主的自由战士们就不会停止反抗的脚步—-不管会面临多么残酷的打压!

本周中国公民运动网重点关注的人权案例包括

·或涉讽习获罪 任志强被四罪并罚判处18年有期徒刑

2020年9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对北京市华远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案公开宣判。任志强被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二十万元。

一向公开抨击中共体制而被称为“任大炮”的任志强,3月12日与外界失联。就在任志强失踪前,一篇署名文章中抨击中共在处理新冠疫情时掩盖真相,文中还不点名地把习近平形容为“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任志强被立案调查,外界普遍认为是因言获罪,与其网络上不断针砭时弊、抨击中共出高层的言论有关。

·律师要求会见黄琦及前往法院复印卷宗未果

被囚禁4年的六四天网网站创办人黄琦,日前代理律师在前往巴中监狱申请会见时被告知“疫情期间须在受押人户籍地司法局视频会见”而未能成功会见黄琦。另外律师在前往四川省高级法院要求复印黄琦一案卷宗时却发现案件并未在电脑中显示归档。律师表示如果第一次交涉后还不能复制卷宗和进行会见将会依法提出控告。

自2018年12月代理律师刘正清会见黄琦后,至今再没有律师成功会见过黄琦,包括开庭、宣判及一审上诉,由家属自主委托的律师一直无法介入案件并会见当事人。

·宁夏上访维权人士王文卿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处缓刑

因搞运输的车辆遭法院违法扣押拍卖而维权14载的宁夏石嘴山市王文卿,又因妻子罹患癌症找政府解决大病救助,结果救妻不成反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六个月,缓期执行一年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杨玉兴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

75岁高龄的辽宁锦州临海市退休教师杨玉兴,今夏从北京回老家农村帮弟弟收庄稼时,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随后被临海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湖南水库移民上访多人被判刑

湖南常德皂市当地政府因建水库强占土地,致四万移民大搬迁,由于土地及房屋赔偿赔偿过低及没有得到安置,致居民被强制搬迁后生活无以为继,很多人因此上访维权十余年无果,不仅如此多人还被抓捕判刑。

·多名上访维权人士在北京国家信访总局递交材料后被绑架

四川上访维权人士王燕与新疆乌市企业家杨某、四川德阳文仁贵等几位上访者在9月25上午来到国家信访总局。在递交了举报材料离开永定门的路上,被不明身份的数人在街头殴打围攻,还抢劫了手机和随身的物品。据目击者介绍说是“被自称是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强制带走。”

因遭遇强拆、司法不公等人权侵害的公民,不得不走上信访之路,然而在整个社会难寻公正之下,他们的诉求又如何能解决呢?不仅如此,有过信访经历的访民们反而成了“维稳对象”,轻者受到监控、失掉工作,重则被判刑入狱甚至家破人亡,每一个上访者都有一部血泪史。本周一发生在广州番禺锺村小学门口的一起无差别砍人血案,其疑凶的身份王海波因劳资纠纷长期上访,并遭政府重点监控,曾多次遭到变相关押。他毕业于知名大学,此前曾担任广州两家报社记者。

·律师数次要求会见北京出版人耿潇男无果

9月9日被北京警方带走的文化企业家耿潇男夫妇,自被海淀区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以来,一直未获准律师会见。本周,耿潇男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再次要求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要求会见未果,这已经是律师第四次

预约会见失败。

·澳洲智库:中国近年拆毁新疆清真寺多达16000座

澳洲战略政策学会日前发表的最新研究结果,反驳了中国政府去年12月宣称新疆培训学员已全部结业的说词,并发现中共已在新疆建立超过380座集中营,有多达16000座清真寺遭到破坏或拆毁。这个数字是根据数百个宗教圣地的卫星图像及统计模型估算。

为了摧毁新疆维吾尔穆斯林的精神信仰,中共有计划地推动清真寺整改运动。中国推出的清真寺整改是有计划、有步骤地拆除和亵渎数以千计的穆斯林敬拜场所、宣礼塔、公墓和坟墓,其中包括位于绿洲城市和田以北有影响力的标志性建筑物伊玛目阿西姆之墓。

另外河南省一千多座清真寺也遭到强行整改,必须改造成“中国化”样式。政府官员威胁说,谁敢抗议或抵制国家政策就逮捕谁。

·参加反送中抗议的香港装修工因暴动罪被判四年监禁

香港装修工人岑晓麟在去年反送中抗议活动中因参与包围警察总部、殴打一名便衣警察而被判处四年监禁。这是反送中运动以来第一起被法庭认定暴动罪成立的案件,也是第一宗涉及包围警署总部被裁定有罪的案件。

2019年6月爆发持续数月的因港府提出“引渡条例”而触发的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中,香港700多万市民中有200多万人参与其中。

·12港人刑拘深圳已超30天,家属委托律师仍无法会见

12名试图渡海逃往台湾的港人被广东海警拘捕,并拘押于深圳已经1月有余。当事人家属面对内地司法高墙,求助无门,至今无法获得涉案人具体情况。他们委托的内地律师,无一人得以获准与当事人见面。期间,12名港人家属委托的多名内地律师被以不同形式要求退出代理,并有律师被司法当局或国保约谈。

2019年6月,港人出于对内地司法的不信任,发起大规模反对修改逃犯条例的抗争运动。这12名港人中有多人都曾参加这场抗争运动。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20年9月27日

阅读次数:9,72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