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搞事儿

吕涛一直用两个手机分别看不同的视频。一个手机在「青年中国梦」网站的多个网红节目间转换,另一个手机在台湾的各大电视台之间切换。内容都是围绕即将进行的「打台独有理号」直航。两边情绪一样激动,态度截然相反。

「青年中国梦」网站进入大陆公众的视野,是从推出一部纪录片开始的。纪录片在详细讲述了东北汉扎瞎台湾女导游案后,延伸展示了台湾人对中国的离心乃至厌恶,以及各方面显露的台独现象。这对平常就关注台湾的人并不新鲜,只是普通中国百姓以往不意识,以为台湾人说国语,比香港人跟自己还近,台独只是政客搞的事,因此普遍被这部影片所震惊。而众多网红带来了各自的粉丝,同聚「青年中国梦」网站讨论台湾问题,让「青年中国梦」立刻窜升到网站流量排名榜的前列。

鲁时加[1]不关注网上的喧嚣,与热气球驾驶员一块在做升空准备。他即使戴着高度近视镜,也总是习惯把眼睛凑近物体,更显得全神贯注。其实并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他不愿意坐享其成,总觉得应该亲力而为。空地上展开的蓝灰色热气球有点像工地用的篷布。气球驾驶员带来的地勤人员有条不紊地配合操作。鼓风机在向球囊里吹入空气,点燃加热器让冷空气变热,球囊逐渐膨胀并获得浮力。一般的热气球都是颜色醒目,吕涛却特地要在天上不易发现的色彩,藤条制作的吊篮也刷成蓝灰色。

鲁时加当年因为组建反对党,被当局判刑十年,受到国际瞩目。服刑期间他坚持抗争,多次绝食,在西方民主国家得到广泛报导和声援,被授予了欧洲议会的萨哈罗夫奖,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成为在西方社会最出名的中国异议人士。当中南海开始扭转主席的路线,力图对外表现开明,据说是新任总书记秦邦亲自下令提前释放了他——虽然只提前了半年,也是一种姿态。

长年单独囚禁不见阳光,鲁时加刚出狱时脸色苍白,身体瘦弱,剃光头发的泛青头皮给人病态感。吕涛逼他每天到室外风吹日晒,把肤色变得健康,要求他留起头发,做出发型。吕涛这样说:「民主政治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你面对民,让他们主。民主说穿了只有一个,就是选票。民能对你有多少了解?主要是看你的皮。所以对民主政治,皮比里子重要,首先得有一张让民喜欢的皮!」

在吕涛这样看他的眼光下,鲁时加觉得自己的言谈举止处处有毛病,连多年用中指顶眼镜的习惯也被吕涛禁止,「在公众场合尤其是摄像机前,再小的动作都被放大,让人讨厌!」

有北方人高大身材的吕涛五十出头,在中国的思想学术圈颇有地位。他办了十几年民间沙龙,从最初在大学区开茶馆发展到有多个分校的书院,影响遍及全国。他同时是有三十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却号称超越左右兼容并包。民主派、自由派、新左派、毛派都在他的沙龙搞活动、办讲座,官方人士也时有到场。有人形容吕涛编织了一个连结四方的蜘蛛网。他宣称自己只是乐见百家争鸣。

鲁时加出狱之初虽有众多的维权人士和访民围着他众星捧月,他却清醒地知道那些人不能倚重。他们只关注个人的苦大仇深,多数连吃饭都得靠别人。鲁时加领到的萨哈罗夫奖金很快就为接济那些人散得差不多。当知识界仍然心有余悸,普遍避讳和他接触时,是吕涛第一个邀请他到沙龙讲座,在书院网站上推介他,努力把鲁时加重新推回公众视野。这让鲁时加把吕涛视为知己,在设想自己的未来时,把吕涛的辅佐当成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吕涛很快把鲁时加在国际上的名声变成实际的所得。他多年以不同名目向各种国际基金会筹款,擅长此道。这个阶段的中国,正好处在重回与西方合作的转折点,借着鲁时加的名声和形象,吕涛的筹款额成倍地增加。鲁时加对吕涛让他签字的文件基本不看,筹到的钱都由吕涛掌控。吕涛允诺用这些筹款提升鲁时加对国内民众的影响力。入狱加以往的新闻管制,已使鲁时加在国内民众中基本被抹掉记忆,而要成为影响中国的人物,光有国际影响可不够。吕涛说:「别看民主化现在还没影,想在那时出头,现在就得做好准备。到民主化那一天,除了选票其他都是白扯!而选票是在民众手里!所以要从现在开始就得让民众知道你。那么多民众怎么才能知道你?只有靠搞事!维权一类事怎么搞也没多大意思,那都是局部事件,只跟当事人有关,其他人不会真关心,必须是能同时激动所有人的事!」

对于应该搞什么事,吕涛一口否定了鲁时加提出的「平反六四」。「你以为还有多少人记得六四?共产党这么多年的洗脑,早把人们头脑洗成空白了……何况咱们要搞的事不能直接挑战当局,那不等搞就会被灭掉。六四话题还是留待民主化实现之后再说吧。现在既能让民众产生共鸣,也能避免和当局直接冲突的,只有一个——民族主义。」

选定了利用民族主义的搞事让鲁时加回归民众视野,吕涛专门组织了班子,竟然找到了鲁时加少年时代曾经参加「保钓」游行的照片。那时中国人大批上街抗议日本占领钓鱼岛。如果不仔细看,连鲁时加都认不出自己混于众人中那张激昂稚气的脸。有了这照片,给鲁时加设计的活动——乘热气球登陆钓鱼岛——便有了历史连续性。

中日有争议的钓鱼岛一直在日本实际控制下。中方民间的「保钓者」多次尝试登岛,最成功的也只是到达岛滩,即被日方抓捕,从未实现真正登陆。如果鲁时加能够用热气球降落到钓鱼岛中心的制高点,超过了以往所有的保钓行动,仅这一个动作就能让他被所有中国人家喻户晓,视为英雄。虽然鲁时加现在已不再有少年时的爱国冲动,但是他同意吕涛说的:「你自己喜欢与否不重要,民众喜欢什么,就得给他们什么,因为你需要民众。让民众喜欢你,就得做民众喜欢的事儿!」

热气球飞行要靠专业驾驶员,鲁时加自己不用做什么,被送到地方就行。订制热气球,进行训练,选聘驾驶员等都在保密中进行。吕涛给驾驶员的酬金先付基数,允诺的是成功后有超过基数三倍的奖金。然而这个行动的筹备过程还未完成,吕涛已经发现当局正在悄悄改变民族主义的矛头——接待日本首相来访,开展双方合作,不再鼓励国民抵制日货,同时台湾似乎正在被当成新的民族主义对象。吕涛在得知「青年中国梦」网站是由几个大牌网红联手打造之后,更加确定必有权力之手在背后运作,否则那些互别苗头的人精怎么可能会合伙?这让吕涛的想法开始变化。

「青年中国梦」网站的话题热点都围绕台湾——直播采访东北汉的妻子,征集大陆人在台湾受歧视的视频和文字……,喊出了「打台独有理」的口号。既然反分裂法规定只要搞台独中国就一定打台湾,那么对宣称台独的台湾人当然也该打!打得有理,就是要打!现在台湾当局要给打台独分子的大陆人判刑,中国人民不答应!中国政府和军队也不能坐视!为了表达这种态度,「青年中国梦」发起网上众筹,要买一条船从福建直航台北,声援被审判的东北汉。船就命名为「打台独有理号」。

几天就有上千万人捐了数亿元,让从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人的吕涛感叹为何不是自己想到这个点子。鲁时加却断然拒绝了吕涛提议改变热气球飞行的目的地。吕涛给鲁时加这样分析——只需把热气球的登陆地点改在台湾,便能把「打台独有理号」所吸引的眼球夺来一大半,因为直航注定不能成功。台湾海军再不济,拦一条民用船也绰绰有余。热气球的机会却大得多,一旦成功,全部光环都成了鲁时加的。哪怕不成功,热气球从形象到创意也都能压过直航船,至少可以平分秋色,而做这种改变无需增加任何成本,事先造势都是对方做的,自己等于占了大便宜。

鲁时加的态度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中国人对中国人搞民族主义逻辑上说不通。台湾和大陆的主要区别在于一个是民主社会,一个是专制社会。台湾人不愿意和大陆统一首先是民主对专制的拒绝。热气球登陆台湾相当于站到专制一边反民主,不应该是民主人士所为。而中国民众对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深厚,即使一时被转移,也随时能唤回。对鲁时加批评他不能见利忘义,吕涛只是以饱经世故的宽容笑了笑,不再争论。

「打台独有理号」从买船到完成改装,只用了二十多天。「青年中国梦」网站采用全民参与的方式,从形成改装方案到进行人员选拔,都以网络投票决定,通过网络实况直播,持续加温。模拟成军舰模样的改装方案得票最多。一批搞舞台布景的人被雇来制作,材料粗糙,尽量省钱。反正谁也没指望它真去打仗。「青年中国梦」的发言人表示,「打台独有理号」改装成军舰的外形只是取打台独的意向,并非针对台湾人民。出于平衡暴戾之气,又加上了一个「不打台湾打台独」的口号。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