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说到王湉湉背后的大金主是中共。这一篇解释为什么中共要支持川普)

首先,赵家非常不喜欢希拉里。因为她“政治正确”,在世界范围内维护人权。在这个老太婆的强烈干涉下,缅甸军政府不得不服软,放出昂山素季,使缅甸走上了民主之路。还是这个老太婆直接放言如果她上台就要搞倒鑫胖。没了世界上最邪恶的,第二邪恶的就得变成众矢之的了,如何了得。

而川普不仅对普京赞赏有加,欣赏强权政治。1990年,他在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时表示,北京派出坦克上街,展示了“强大的力量”,而近日在为自己那次的评论辩护时,又将1989年的活动称为“骚乱”,引发了许多墙外华人的抗议。赵家能不欣赏这个知己吗?

第二,希拉里是“亚太再平衡”政治的倡导者。用白话说就是要多派美国军事力量到太平洋西边去对付赵家,省得赵家老是在那欺负弱小,比如东海识别区,比如南海等等。

而川普是一个“孤立主义”者。也就是说不要将钱花在维护世界正义上面,不要管俄国是不是欺负了乌克兰,叙利亚是不是打得一团糟,只要眼下伤害不到美国的利益,就不要管他。(有读者说,川普不是用战斧式导弹打了叙利亚吗?记住,这是2017年他当了总统以后的事,在2103年川普可是坚决反对奥巴马总统对叙利亚动手的。)

记住,2016年赵家最为头疼的事就是南海几个小岛的归属问题。赵家说那里的岛都是我的,虽然菲律宾到国际海事法庭上去告,但国际海事法庭怎么判我都不认账,外国的船要打那过得和我打招呼。但当时的美国总统根本不鸟这个,赵家刚说完美国军舰就开过去了。赵家虽然嘴硬,但还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只好偃旗息鼓地认了国际海事法庭的判。当然,在家里面还是要说硬话的,不然怎么能树威信。只是心里面那个憋屈啊!

现在,有个对世界人权不感兴趣,对强国欺负小国不感兴趣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出现了,赵家能不希望他上台吗?王湉在一个采访中谈到,他曾经利用他能与川普参谋团队对话的机会给川普进言,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比如说作为一个美籍华人,作为一个在美国纳税的华人,菲律宾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但是你花那么多钱找这个航空母舰过去,花着我们纳税人钱,这一天航空母舰要花多少钱啊,对不对?你干嘛帮菲律宾啊?你应该把这些钱留在美国本土,把我们前边路给修了,把咱们这个洛杉矶机场给修了,不要管那么多事儿,这是我们给川普写的南海的东西。”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5/31/5247937.html)

看到王湉的作用了吗?

第三,传统上,共和党政府与赵家的关系就比民主党政府与赵家的关系亲近。因为美国的传统大企业一般都是共和党的拥趸,这次川普政府的内阁会议更是变成了传统大企业董事长联席会。这些大企业不仅在华盛顿又有很强的院外游说能力,而且几乎全部在华有很多投资。所以共和党政府从尼克松以来一直与赵家相亲相爱。投桃报李,每次赵家的家长去美国访问时,第一站一定是先到西雅图,因为那是波音公司的总部,而且每次都要奉上上百亿美金的大单。

与之相反,民主党政府与美国传统大企业瓜葛较少,而且奥巴马政府已经认识到,经过从克林顿政府开始的与中国保持接触,希望中国通过全球化经济取得进步,从而带来政治松动,最后融入世界主流社会的政策效果很差,因为经济进步并没有使中国向世界靠近,而是为赵家向世界展示肌肉提供了能量。希拉里的智囊团也已经放言在考虑修改与中国保持接触的政策,将对赵家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

更何况,几十年以来川普的爱好世界人民都知道,除了女人以外就是钱。对赵家而言,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这圈着13亿头两脚猪的猪圈还能归赵家管着,你要多少钱都成。这也是赵家到处撒币的原因,得让大家认可你的管理员资格啊。所以,赵家认为川普很好搞定,无非钱吗,钱能搞定的事,都不算事。事实上,川普现在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对赵家也相当友好了,蜜月又开始了。

这里插句话,那些寄希望川普成为里根第二的人就不要再做白日梦了。不要将里根和川普相比。在我的《洗脑的历史》里曾经介绍过里根的生平。里根拥有经济学,社会学双学位,在演员身份之外还当过多年的演员工会主席,很早就涉猎政治,而且还当过两任加利福尼亚州的州长,经过长年的政治生涯历练才登上总统宝座。此外里根拥有坚定的政治信仰,是一个坚持“政治正确”的人,是个有原则的人。

而川普是货真价实的没有任何政治经验,除了钱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对他来说不能拿来交换,号称虔诚的基督徒,在就职宣誓上夸张地按着两本《圣经》宣誓,私底下却大肆夸耀与已婚妇人的艳遇,随处撒谎,这已明显违反基督教的教义。

一个爱钱而且毫无原则的人,听起来与赵家人多么相像,赵家焉能不喜欢,最后的一块拼图也拼上了。

所以,去年的美国有了轰轰烈烈的,组织严密的华人新移民对川普的支持,在华文圈里也有了各种对希拉里的抹黑。这些赞扬川普,抹黑希拉里的文章或是从美国极右派挺川普的网站上摘抄,翻译过来,或者是直接被赵家的御用文人炮制出来,然后在美国,中国的华文圈里转来转去。由于微信在华人圈里大量使用,赵家喜爱,需要的文章被组织庞大的五毛群体和自干五们天量转发,少数清醒认识人士写的反驳文章被转瞬删除,慢慢“不要政治正确”“干掉圣母婊”,“绿祸”等等与现代人权理念完全相悖,充满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宣扬种族仇恨的概念,话语占据了华文世界的主流,以至于我的原来一些非常开明的朋友或读者也深陷其中,失去了方向。也促使我不得不在糊口之余抽空写下这篇将近三万字的文章,以期那些愿意醒来的人们早日觉醒。

其实在中国分辨一种言论是否被赵家喜爱是很简单的。只要一种言论(旅游,吃喝,男女关系的不算)根本不被删除,大量流传于微信圈,那一定是赵家喜欢的。反之,当然就是赵家不喜欢的。这就是像在文革时,广播里的话都得反着听,否则,你就死定了。

在这篇文章的写作当中,有很多读者问我对伊斯兰教的看法。因为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回答起来会比较长,明显是另一篇文章的任务。在这里我答应大家,过几天我会开始写一篇关于伊斯兰教的文章,请大家耐心等候。在此期间,为了增加一些背景知识,大家可以去读读我的《洗脑的历史》第四章:原来洗脑是可以学的。这一章谈到了伊斯兰教的起源和发展,以及它和基督教的恩恩怨怨。如果找不到《洗脑的历史》,大家可以找一篇“告诉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基督教”的文章,没有署名。记得是在2012年就有人将《洗脑的历史》前六章合起来改成这个名字,在海外华文圈很是流行,可能好找一些。

我知道这篇文章出来会让我很多朋友不舒服,也很可能会让我失去一些读者的支持。不过该说的还得说。最近在美国发生的事以及在华文世界流行的文章、言论让我再一次地认识到极端对人类的伤害,不论是在科学发达,人文昌明的美国,还是蹒跚走在前工业化时代的中国都是如此深重。也说明人类在思想上要取得些许进步是如此之难,而极端却能如此容易地控制人类。无怪乎所有的洗脑者都爱用这个工具。

在《洗脑的历史》台湾版的封面上我写了短短几个字:天堂和地狱的交叉口——极端。在我下一本书《人性兽性各走半边——智者们的幸福路》里面,我会告诉大家,为什么人类会如此极端,又如何才能克服极端。

在南太平洋的岛国,我要在按照这个办法建立一个远离极端的理想社区!

(此文结束于2017年4月。距今已经又过去了一年半,我也已经完成了《人性兽性各走半边——智者们的幸福路》的写作。诺和西海国际精英社区的土地也已经规划好,马上进入开发阶段,下面的图就是社区的实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