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之续集

2020年10月12日

2017年川普上台后不久,我写了一篇长文《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文中的判断也在这三年中一一得到证实,不信的人可以到我的谷歌博客里阅读。

但我要承认,在文中我还是犯了个小错,即过高估计了美国政治体制设计中对总统权力的限制。

在《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当中我写到:“事情就是这样吊诡,美国人民有权选美国总统,这个总统好坏无所谓,反正有制度管着,有记者看着,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从这三年多的实际情况来看,美国的政治制度设定并不完善,美国总统的权力过大,之前没有出现川普这种情况是因为之前的历任总统不管能力大小,至少还是个绅士,还讲个脸皮,也就是说,过去很多对总统权力的限制实际上是建立在总统本人对政治习俗尊重的基础上,并没有成文的法律来规定。但对川普这样一个从来对道德嗤之以鼻的人来说,这些政治习俗等于没有,结果,川普基本像个脱缰野马,将美国(影响到世界)搅了个翻天覆地,弄得美国诸多重量级政治家都出来说,今年的选举不是选哪个候选人的问题,而是选择要不要民主的问题。注意,说这话的不仅限于民主党,很多共和党的大佬也出来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站台,可见形势已经糜烂到了何种地步。

在川普当政的三年多四年不到的时间里,川普首先攻击的是美国新闻媒体。只要是自己不喜欢的新闻,一律称之为“假新闻”。道歉?不可能的事,天下都是人负川普,没有川普负别人的事。自己的功劳从来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犹如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可在实际上,川普的外交政策基本是灾难性的。

在欧洲,美国与欧盟基本闹翻,北约也吵得一塌糊涂,美国甚至将驻扎在德国的三万士兵撤走了一万人,这一切当然让正在被欧盟制裁的俄罗斯喜在心头,北约的四分五裂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喜闻乐见的。

在中东,川普因为沙特锯骨王子在美国花巨资租用川普家的房子,所以对锯骨王子派人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肢解反对派记者的事情不闻不问,甚至因为土耳其抓到了锯骨王子背后指使的证据,川普还下令美军撤离叙利亚北部,让土耳其军队攻击之前与美军合作打击伊斯兰国的库尔德武装,以换取土耳其总统不公布这些材料。叙利亚的独裁者巴沙尔摇摇欲坠的政权得到了巩固,与伊朗的关系也因为美国单方面撕毁原有的原子能协议更加恶化。

在西亚阿富汗,川普得到了塔利班的支持,因为川普准备将美军全部撤出阿富汗。

在东亚,川普与北朝鲜的独裁者金正恩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结果北朝鲜成了实际上的核国家,还可能研制成功了携带核弹头的弹道导弹。与中国的贸易战也打了个虎头蛇尾,刚开始美国是想定好规则,最后签订的协议却不过是要求中国买更多的农产品,依照现在这种情况,中国最终能买多少美国农产品还是个未知数;想要韩国多付点保护费,结果韩国没有卖账;本想用关税挤兑日本,日本却与欧盟签订了零关税协定。

在美洲,叫得震天响的边境墙只修了五公里,结果还被大风吹坏了,墨西哥当然不会为这墙掏钱,川普最后还是挤占了军费;与墨西哥,加拿大的贸易战也是雷声大,雨点没,新版的《北美贸易协定》与旧版的基本就没啥差别。

从上台伊始四面开花的贸易战给美国的贸易逆差没有带来太大改变,2019年才不过下降了1.7%, 到了2020年7月,美国的贸易逆差反弹,居然创了2008年以来的最高月记录。贸易战除了增加了美国人民的负担,唯一的得益者是美国财政部。也不知道川普认为这美国的关税是别国商人支付的想法是怎么来的,难道是沃顿商学院教给他的?

尽管在国际事务上川普的成绩一塌糊涂,大部分的美国人也不会太在乎,因为大部分美国人不太关心外面的世界,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钱包和健康。

在内政上,川普成功地进行了减税。结果是美国富翁们交的税更少,中产阶级倒要交更多的税,给美国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火上浇油。在2017至2019年三年中,美国经济延续发展,川普将此归功于自己。实际上,经济发展有自己的规律,往往政府的经济政策都会有滞后性。奥巴马时代美国经济就增长强劲,川普时代最高的年经济增长率也没有超过奥巴马时代的最高增长率。(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率曾经超过5%,川普这几年最好的经济增长率不过才超过3%)。

与经济发展相匹配,美国人的就业率和工资水平也在延续从奥巴马时代就持续上升的曲线。但这种上升都因为新冠病毒在美国大爆发而中断,就业曲线直线下坠,美国人的工资收入当然也随即减少,到现在还在谷底没有走出来。

正是因为其他方面乏善可陈,川普就特别在意经济数据。所以他虽然从2月份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厉害,但在公开场合却一再对新冠病毒轻描淡写,试图尽快让人们恢复正常,尽快恢复经济增长,以保证他的竞选连任成功。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在一个在世界上卫生科技最强大国家发生的悲剧,截止到10月11日,7百80多万人感染,超过21万人死亡,甚至川普本人和他的妻子也被感染。

作为比较,这里老傅给出另外一组数据,中国人非常藐视的印度,截止同日被感染705万,死亡10.8万人,而印度现在的人口是13亿人,美国只有3亿人。

让人更加吃惊的是,在享受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服务,服用了还在实验阶段的药物之后,川普很快带病出院,然后公开讲话,不但没有为之前对病毒的轻描淡写道歉,而是让大家不要害怕新冠病毒,人们可以战胜病毒。

不说川普带病出院对他周围服务人员造成的危险,他的这番话肯定会给很多人造成病毒不过尔尔的错觉。

前些时候川普侄女在采访中说,川普的大学入学成绩是假的,毕业成绩也是假的,都是有人代考的。如果我们再想想之前川普派律师威胁他读过书的中学不能披露他的中学成绩的传闻,他的侄女说的应该是真的。川普读书肯定是个学渣,他能混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靠得是他老子的钱。从川普种种无厘头的谈话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川普的知识很有限。

有些人读书不行,经商却是一把好手。不过,川普不属于这一类。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拿着父亲给的大把资金玩各种生意,结果都一一破产。一般人破产一次都一蹶不振了,他能破产六次,其中一次还是赌场,也算是个奇葩了。从经营上说,他不是个经商的料,但从性格上说,也算顽强,用褒义词来说是个不怕打击的人。从他各种谎言张口就来,而且脸不变色心不跳的表现来看,川普脸皮很厚,用贬义词来说就是个泼皮无赖。

川普如何形成这样的性格,以后自然会有很多的历史学家来研究,老傅这篇文章里就不多说了。接下来老傅要分析,为什么这样一个又蠢又坏的泼皮本色表演了三年之后,还有40%,也就是说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还支持他。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在 “傅志彬:蠢与恶——川普现象分析(之一)” 有 1 条评论
  1. 酸腐文人写的文章不接地气。
    敢说你连面对川普所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