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色情间谍

北京朝阳区一间情人旅馆里,男人半躺在床上,女人背对着床,正吃力地把两手反过来扣||乳|罩的钩子,扣了好几次才扣上。女人幽幽地说:“如果是以前,你就会过来帮我的。”

“我有点累。”床上的男人声音里透着疲倦。

“累?”女人故意装出一副诧异的样子,“今天你怎么会累?”女人从大腿上扯下沾着男人jg液的丁字内裤,“两年不见,我以为你会更加有激|情,可是——,唉,完全感觉不到了。”

“可能是好久没有zuo爱的缘故——”

“zuo爱?”女人扭过头打断床上的男人,“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爱,我们那叫性茭!我喜欢性茭,喜欢你充满野兽的激|情,肆意地冲击我、捏我、挤我、充满我。至于zuo爱,那太温柔了,再说那得有爱才可以做呀!zuo爱是初恋情人的东西,性茭则是动物的本能。zuo爱时你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下面象推着磨盘磨豆腐一样一板一眼规规矩矩,性茭就无所谓了,你可以象野兽一样横冲直闯,就是闭上眼睛想着别人,你照样可以坚硬地进入。”

“青青,”床上的男人微微倾了倾身,“我想我仍然是爱你的,只是我无法再那么激|情地zuo爱。”

郭青青把扯下的丁字内裤揉成一团,塞到两腿之间擦起来,“这两年我虽然东躲西藏,可是一刻也没有忘记你。不过最近我开始认真想,你说,如果我们两个不这样吵吵闹闹,互相折磨,我们两个的关系还能够保持这么久吗?”

男人没有回答,郭青青接着说:“如果我们当初象一般的恋人一样,大学毕业后就结婚,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男人还是没有回答。男人在思考,确实,这么多年和郭青青难舍难分,要死要活,分手时难受,在一起时难过,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精力。如果当初大学一毕业就结婚,那么现在无论是离婚还是仍然在一起,问题可能都不存在了,哪里会象现在——不过男人想到这里突然打住,他想起了今天约女人来的目的。

“青青,我想,是时候为我们这样的关系彻底画上一个句号了!”

“我同意!”郭青青的声音明显透露出不快,说完就把丁字内裤丢进垃圾桶里,从地上拾起一条有蕾丝花边的内裤,抬起右腿往里套。

“青青,不要赌气,我是认真的。”男人用手支起头,侧过身来,“以前和你在一起zuo爱,不,就算你说的,性茭吧,我都是一边做,一边幻想你的乱七八糟的风流韵事。有时我还闭上眼睛,幻想你正在和人家性茭,又或者我正在强犦你,这样胡思乱想,我就特别激|情,异常兴奋。可是今天我想正常一点,于是我温柔得很,抱着你,一边进入,一边想,这就是和我相爱了十几年的青青。可是——”

男人叹了口气,“可是我一点劲都提不起来,我想我们真的该结束了!”

女人把另外一个腿也塞进去,把蕾丝内裤拉上来。听见男人的话,停下来,好象陷入了沉思,鼓涨的ru房好象随时可以撑破||乳|罩似的一起一伏。

男人又开口了:“我好好想了想,就是这种互相折磨,这种变态的性茭才让我们维持这么久热情不减的关系。可是,这毕竟不是个事,我想约你来就是想说清楚。”

女人转过身,走回到床边,坐了下来,好一会才开口:“我其实也知道,有时很难受的。还记得以前你阳痿了,我总是想方设法给你讲我和人家的滛荡的事,你才能够硬起来吗?有时我得编造一些故事让你重振雄风,当时很快活,之后心里就有些难受。”女人伸出手抚摸男人的头发,“我也想过要彻底改变我们的关系,虽然说每次大吵大闹之后的性茭特别有激|情,可是那代价也太让人痛苦了。所以,我也想乘今天把我们的关系划个句号。”

“好!”男人声音中透出坚定,“就这样,因为我最近也越来越忙,真是无法再分心了。”

“我知道。”女人温柔地说,“虽然你身上的肌肉增加多了,可是你满脸的疲惫却逃不出我的眼睛。谢谢你,为了还我清白,你辛苦了。还让好几个同学卷入了危险之中。”

“还你清白只是一方面,我们同学接着出事也是原因之一。不过,其实我自己自从离开国家安全部后,也一直觉得活得失去了方向。自从制定了行动计划以后,我仿佛又重新找到了生活的航向。”男人充满感情地说。

“我知道,你是天生的特务。对了,有件事情我不明白,既然你制定了行动计划,并且整个行动已经展开,可是你自己为什么要无声无息的,离开行动中心远远的呢?”女人迷惑地问。

“因为我是制定计划,指挥整个行动的人,所以我必须离开行动中心。否则,一旦出事,我就无法了解情况,也无法补救。”说到行动计划,男人的声音已经明显恢复了平静和自信。

“那你为什么又要装死?”

“因为,”床上的男人说,“那个人把你作为陷害目标其实就是想让我出事,这说明他怕我。所以如果我不死,他不会暴露出来的。另外他们几个和我关系非常密切,如果我不死,人家很容易把我们串起来。”

“我喜欢你的自信!”女人说,“不管你是否完全为了我洗刷冤屈,我都感觉很好。我不想这样东躲西藏一辈子,现在只有你可以为我伸冤,还我清白。不过我想,我不能这样置身事外呀,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帮你什么忙?我们也是老同学。”

“我确实很需要人手,北京方面只肯给我极其有限的配合,在人员上一个不给,我能够用的人都派遣出去了。”男人闷闷不乐地说。

“那你就把我也收到你手下吧,反正我们现在又不是情人了,干起来不是很方便吗?再说,我现在的相貌还没有暴露,只有你知道我的相貌。我还可以到处活动。”

“那到是。可是你能够干什么呢?”男人微微皱着眉头问。

“你还不了解我吗?”郭青青撒娇地说。

“唉,”男人轻轻叹了口气,“就因为太了解,才不知道你能够干什么!”

“你知道女人和男人刚好相反,男人可以把爱转变成为动力,所以男人有爱时就可以干劲十足,勇往直前;女人则刚刚相反,充满爱的女人往往小鸟依人,什么也不想去做,简直废物一个。可是呀,如果女人没有了爱的包袱,那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郭青青象演讲似地只顾自己说,男人若有所思的盯着她。“你知道世界上最古老的两种职业是什么吗?就是妓女和间谍!只有女人是唯一可以身兼这两种古老职业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主意?”男人打断郭青青。

“我想——”郭青青话到嘴边又停下来,有点犹豫。男人把身体再支高一点,用鼓励的眼光看着她,郭青青最后下了决心似的很快地说:

“我想当色情间谍!”

“我是认真的!”郭青青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靠窗旁边的椅子上。“不要以为我是为了刺激你的x欲胡乱说的!”

床上的男人好象受到震惊似的,好一会都一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郭青青把话说完后,从容地一件件套上浅蓝色的套装。

“不要以为只有你们男人才可以当政治家、阴谋家和间谍,我也一直想当间谍。从小看图画书,我最羡慕的就是那些穿着整齐的军服擦着殷红口红的国民党女特务。你以为我干吗要去学习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呀?”

“我没说当间谍有什么不对呀,”男人开口了,“可是你怎么想着要当色情间谍?”

“色情间谍刺激呀。再说,色情间谍都是绝色美女,我不正符合条件吗?我的一百万美金,总不能白白浪费呀!你知道的,中国历史上出名的美女几乎都是靠当色情间谍出名的。”女人绕有兴趣的说。

男人哼了一声,郭青青没有理睬,接着如数家珍般地讲着中国历史上的美女间谍:“你知道中国历史上有四大美女吗?就是西施、貂婵、王昭君和杨玉环。这杨玉环沉鱼落雁,却祸国殃民,要是在文革,不打成特务才怪。另外三位则是明确了发展派遣身份的特务。她们都是利用美色为其主人迷惑敌人套取情报的色情间谍。有沉鱼落雁之容的西施就被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把吴王迷惑得众叛亲离,无心国事,为勾践的东山再起起了很大的作用。而有闭月羞花之貌的貂婵是继西施之后又一个搞间谍工作的女人,而且她干得比西施更出色,可以说是个职业间谍。她利用美色,让董卓和吕布父子两自相残杀,借吕布的手为她的干老爸除去了政敌董卓——”

“你想出名才去作间谍?”男人迷惑地问。

“不全是,只是觉得刺激。不过话说回来,谁不想出名?可是当女人要出名可不容易呀。四大美女都是生逢其时,遇到了乱世。现在我们我们生活在太平盛世里,要出名哪里那么容易呀。你看广州出了个木子美,为了出名,硬是把人家生殖器怎么放进她嘴里的感觉都一五一十写出来,这下是出名了,不过风头出了没有多久,男人们就有点腻了。人家男人才不管你感觉怎么样呢,人家要看真东西!于是马上就出现了竹影青瞳,听说还是女研究生,又是人民教师,为了出名不是也对着照相机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和裤子?哼,不过听说男人们的热情才维持了一两个星期。你看,女人想出名多不容易呀!我看呀,过不了多久,女人要想让男人兴趣浓一点,久一点的话,就得象人家日本女人那样,翘着屁股对着镜头拉屎撒尿给男人看——”

“好了,越说越过分了——”

“你又翘起来了吗?”郭青青俏皮地问。

“没有!”男人说罢,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没好气地说:“现在我有两个兄弟,一个深入虎|岤,一个身陷囫囵,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工作起来一本正经。听我说,让我加入吧,当色情间谍!”郭青青的声音中透出急切,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热切地盯着男人。

“青青,哪里有什么色情间谍。”男人开始穿裤子。“前苏联搞了个燕子学校,据说是专门培养色情间谍的,可是关于那些色情间谍的故事大多是苏联解体前西方情报机关、报纸媒体以及文学作品杜撰出来的,你真以为间谍斗争中有那么多风花雪月吗?不然,苏联都解体这么多年了,按说会有更多的事实被揭露出来吧,可是你哪里看到了?冷战结束后苏联克格勃已经解散,按说很多内幕会暴露出来,可是你难道没有发现,冷战时流传的有关克格勃的故事反而慢慢地消失了。知道为什么吗?原因很简单,有关前苏联kgb的故事很多是西方国家情报机关杜撰出来的。更何况,除了前苏联,这世界上明确使用色情作为间谍手段的没有几个。在我国,从特科开始到现在的国家安全部,都明明白白地规定不得使用色情作为收集情报的手段。当然,目前人们所说的色情间谍,大多指那些在工作中和别人发生关系的女性间谍,被传媒加盐添醋而已。你现在突发奇想,要当什么色情间谍,让我怎么安排你?”

“原来是这样呀,”郭青青颇有些失望的样子,“那就没有意思了。”

“不过,也许——”这次轮到男人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快说嘛。”郭青青催促着。

“你知道我目前的计划只是我们几个人的,和国家没有关系。原来是为了查清我们同学中哪个是叛徒,哪个在为中央情报局出谋划策,陷害同学。可是在工作开展起来后,却发现和国家安全有越来越大的关系。例如北京奥运会日益迫近,我从外面发现围绕奥运会可能会有大事发生,甚至会卷入国际恐怖组织和个人!现在情况是,我有外面包括美国的消息来源,可是却无法得到国内机构和个人的配合,国家安全部周局长以保密为由几乎封锁了我所有的消息渠道,这样一来,我就无法知己知彼。所以,最近我一直在考虑,我须要在北京建立内线,我需要经常性、可靠的获得重要机密的渠道。虽然说在北京市内收买一两个公务员非常容易,但是级别不高就无法接触到有关奥运会的绝密消息。而高级别的则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大量的金钱,这两个都是我目前无法负担的。再加上我目前行动并不是很方便,周局长既然可以随时找到我,也就可以随时派人跟踪我。所以,我想也许你可以在这方面派上用场!!”

“和色情间谍有关系吗?”郭青青满脸不满地问。“听你的意思,倒好象是想要我对中国政府下手?”

“是收集中国政府的有关情况,但却不是用来对付中国政府,我一定要做到知己知彼——”

“得了,只要能够让我当色情间谍,对付谁我都无所谓!”郭青青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当色情间谍你就不要想了,”男人站起身,下定决心的样子,“倒是另外有一个工作可能适合你。”

“什么工作?”郭青青迫不及待地问。

“去当二奶!”男人压低声音硬生生地挤出这么几个字。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