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前,我的丈夫被警察带走了,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那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却看见女儿慌乱的脸,她说,爸爸好像被抓走了。

怎么也联系不上的人,和女儿口中回家时看到的电梯前的警察,和被动过的家里的东西,这一切都给了我不好的预感。

晚上熬着熬着,终于听到消息了。原来,他在那天下午,就被带走了。

其实在此之前,我隐隐有预感。风声越收越紧,人心惶惶,许多事情,不敢说,也不能说得太明白。

而我的丈夫,一直活跃在网络平台,也一直积极行使自己的权利,去质疑不合理的一切,去举报可疑的高官。

这无疑是在钢丝上跳舞,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也因为这些言论,他被捕了,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他不过一介凡夫,无权无势,祖辈居住在深山老林,他,走出了深山,在城市工作。

几十年的闯荡生涯里,他结交无数江湖好友,也踏遍祖国大好河山。

他不图名利,不图权钱,许多人做律师一行,名利双收,可他却似乎什么也没有。

此前,他数次号召为落难朋友捐款,五湖四海的朋友来拜访他,也会慷慨地请酒吃饭。

为朋友两肋插刀,为世间不平呐喊,这仿佛他生来的使命。

这样一个人,只因交集的朋友过多,只因常与朋友喝酒吃饭,醉后吹牛,发起酒疯在网上胡言乱语,便要被说,他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这荒谬吗?我想,是荒谬的,是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觉得荒谬的事情。

如今的中国,已然不是七十年前那个摇摇欲坠的新生儿,却还在怀疑一个渺小的普通人,能颠覆他的政权。

一个普通人,在这个时代,何德何能,能够与国家机器相抗衡?不过痴人说梦!

在我看来,这个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过是有心人打压异己的手段,不过是为了捂住你的嘴,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被冠上这个罪名的,网上一搜,案例很多,不光是律师群体,连退休老教师写篇愤世嫉俗的建议,也要被当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嫌疑犯抓走。

我想,这是中国法治的耻辱,也是世界法治的耻辱。

一周年了。我的丈夫被抓走已经一周年了。

我记不清我寄给他的东西被退回多少次;想不明白我们的信,被扣押了多少次;也记不清要会见他,我忙里忙外盼了多久,才终于成功。

现在,我终于能寄给他一些书,虽然范围被限定在中国传统读物。

他一直忙,没空细细品读的《圣经》,被以怀疑他会以此传教的名头,给退回了。

我只好选一些中国的读物,让他在里面不要那么难捱。

一整年的时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他的确做错了,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又怎么能说真话呢?

仗义执言,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捕,不过是杀鸡儆猴,让蝼蚁们闭嘴,扼杀最后祈求公平和自由的声音。

这,或许便是他们所要的吧。

(2020年10月31日)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