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6-29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中国在未来科技要自立自强,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可以理解为,中国要采取持久的策略,来抵御美国与同盟国的协同制约。图/撷自CCTV

时下,整个世界正深陷新冠疫情大回潮的逆袭中,在美中关系紧绷与对峙下,美、印、日、澳等国组团制衡与抗拒中国,亚太地区与南海台海等军力扩张,使亚太情势更趋复杂与激烈,美中军力在东海、台海、南海等海域不断角逐,军事冲突风险一触即发。10月26日至29日,北京居然按步就班地举行了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究竟应该如何来审视与解读“五中全会”背后的中国政情动向?

我们的分析如下:

一、从会议的时间点来说

中共“五中全会”不是一次临时与仓促的安排,而是与以往历次会议一样,是有计划有步骤的例行会议。

中共上一届的“五中全会”,时间安排在2015年10月26日—29日;中共本届的“四中全会”,时间安排在2019年10月28日—31日。简言之,这就是中共一次计划性的例会。

二、话说“五年计划”到“五年规划”的沧桑

“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共建政之后,于1953年模仿当时苏联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开始设计并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在1963至1965 期间,因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年代好不容易熬过,刘少奇推行了休养生息的经济调整政策,这计划一度短期中断。其实在邓小平实施改革开放之前,中共的五年计划都被资本主义国家看成共产国家自欺欺人的笑话,无人认真对待。到了1993年,“市场经济”就已经写入了宪法,从此中国就在资本主义道路上一路狂奔。2006年第十一个五年计划终于改动了一个字,变成“五年规划”,真是改一字而动全局,在“规划”的大旗下,中共借着每年的“两会”,就名正言顺地抛弃原来的计划经济,而在市场经济上快马奔腾,只不过党的手还是那双拉着缰绳的手,不时在瞬息万变的经济环境中进行调控。在以往的金融风暴中,“万能”的共产党能发挥民主国家所没有的威力,力挽狂澜地救市。

2015年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制定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第十三个“五年规划”,至2020年底即将结束,按照中共建政70年以来,建设与治理国家的模式来说,自然到了制定下一轮的“五年”,即“十四个五年规划”的时间,自2021年至2025年。

“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图/撷自CCTV
如今回头审视中共的“五年计/规划”,已得到不断完善、调整与周全,且具备相应的执行力。这种阶段性与模式化的规划,由于具有全盘性和全方位考虑,对于国家的建设与治理,还是具备积极与促进作用的。相对而言,西方民主国家,由于政党轮替,要迎合选民的胃口和需求,往往不能定出长远和持久性的计划。每届政府的治国工作衔接不足,周密性不够,计划性松懈,执行力也往往会弱化。

三、解码“五中全会”公报

公报对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的一些具体表述,使读者不难感受与体察出未来中国政情的韵味与密码。

比如公报指出,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占有核心地位。一句话就是科技自主。还比如公报指出,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畅通国内大循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内循环为“战略基点”一锤定音,虽然还提“国内国际双循环”,却显然有了明显的侧重区别,内循环为主,外循环为辅。川普政府从各方面卡中国,特别是高尖端的科技,这倒好,促成中方高层下决心,要摆脱对西方特定科技的依赖,政府集中财力、人力资源,让科研担下政治任务,务必突破。这种思路和作法,在未来会更为明确。

从这些政策性提法,明显体察习政权高层的思路与策略:

1、无论是川普当选,还是拜登当选,美中关系都回不去了。虽说川普一再提出与中国“脱钩”,“切断一切关系”,但这却是共和、民主两党共识。中共大约预料到若拜登胜选,中国依然将面临民主同盟国的协同抵制,拜登会用比较隐蔽曲折、甚至婉转的态度和手段,来团结盟国共同对付中国。他将是北京更难对付的对手。这一点习近平政府已经充分估计到,并且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因为中国向来强调“推动全球化合作”,但是这份“规划”的主旋律:科技自主、扩大内部大循环等措施,显然是独善其身的作法。公报里明确指出“国际环境”与“西方制约”,因此可以理解为,中国要采取持久的策略,来抵御美国与同盟国的协同制约。

2、国际“反华制华同盟”,世界的“正义者联盟”在不断集结与扩大,西方多国接二连三的排斥5G技术,从开始的接受,到今天的逐步组团退出,说明了不仅是技术与利益问题,而更是民主国家群组的安全和价值观考量。经过这些年习政权短视地放弃“韬光养晦”,对香港、台湾的霸凌,对新疆、蒙古、西藏的镇压,加上川普反复地闹腾,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任感,已经荡然无存。对5G的防范和抵制,在西方自由世界也以形成共识。这就是为什么公报里“自力更生”的老调又重弹了,防围堵,靠自己。

总之,从科技自主、扩大国内大循环,及解决“三农”问题为前提,加速“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反过来构建国内大市场等规划措施中,显见中共在“十四五年规划”中作了充分的长计划短安排。

四、修改国防法,中国军队将走出国门。

五中全会公报指出: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二〇二七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

在《国防法》第八章国家动员和战争状态,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遭受威胁时,国家依照宪法和法律规定,进行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现在增加了“发展利益”,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安全和发展利益遭受威胁时……

这就意味着,中国军队除了联合国维和任务走出国门以外,还可以根据自身的“发展利益”遭受威胁时,同样可以进行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也就是走出国门,出兵海外。

五中全会公报指出中国将会: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示意图/Kremlin.ru, CC BY 4.0

这完全符合民主国家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批评,中国步西方国家过去的军队-宗教-经济的殖民政策之后尘,中国可称得上是二十一世纪新殖民主义的后起之秀。历史上的鸦片战争,英国人出兵开战,不也是为了保护大英帝国的鸦片利益,也可以说是英国“发展利益”的具体实现。十九世纪西方国家跑到中国来,逼迫满清政府开放港口商埠,也都是为“发展利益”。我们且拭目以待,习家军会否在三五年之后,走出国门去维护发展本国在世界各地的利益。

五、关于海峡两岸“统一”问题。

这是一次国家计划工作会议,两岸问题不会作为主要话题来表述与讨论,但公报一言以蔽之:“要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

我们的深切感悟是,这短短一句话,与外界喧嚣的台海战争一触即发,相距甚远。尽管习近平在朝鲜战争70周年会议上放狠话,明显剑指美国。因全球媒体盛传“十月惊奇”,即预言在美国大选前最后一刻出现影响双方选情的突发事件,问题是美媒舆论指向明确,“川普已考虑在大选之际,动用MQ-9无人机攻击中国南海岛礁,以将中美拖入战争来获取连任。”而在10月28日,美国防长埃斯珀却通过军事外交途径,紧急向中方做出重磅表态:澄清那些论调完全是美媒的不实信息。他还表示:美军愿与中国军队建立稳定、有建设性的双边关系,并建议双方加强沟通,降低风险。

公报可说是言简意赅,核心政策一字未改——“和平统一”。我们也没有读到“不放弃武力”的威胁提法。我们还是坚持“台海无战事”,详细道理我们数次撰文,从方方面面表述过很多次,此地不再重复赘述了。

六、德国已递橄榄枝,期待美德美欧重启外交新局面

11月1日,德国《每日镜报》(Der Tagesspiegel)刊文,联邦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期望:周二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将会被选败的候选人接受,“我希望的是,我们从美国人那里学到的东西将会发生:民主规则将为每个人所接受。”

联邦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希望德国与美国之间关系建立新的起点。(欧新社资料照)

在该报对外长马斯的专访中,他表示,美国与德国和欧盟现今之间的分歧使中俄两国受益。他并指,德国和欧盟方面迫切需要一个美欧关系的新开端,并会在美国大选之后向华盛顿提出包括建立双边关系“新政”等建议。

德国、欧盟期待着美德、美欧重启外交,重启合作。示意图/Pixabay,民报合成

马斯希望德国与美国之间关系建立新的起点。他说:“大选后不久,我们将通过提案与华盛顿接洽,并提出一项跨大西洋的新政。”针对国际贸易、气候保护,及防疫治疫等,我们共同遵守全球“游戏规则”,达成共同的新共识。他警示道:“如果我们不共同解决当今时代的重要问题,世界的未来将是可怕的。”

德国、欧盟期待着美德、美欧重启外交,重启合作。拜登团队的高级顾问已表示:拜登胜选后会积极与盟国商议,共同对付中国的策略,并强调会避免重复川普执政的错误,让美国陷入独自对抗中国的局面。

显然,中国将面临更复杂更严峻的国际压力,北京暂时无力处理台海统一问题,至少在眼下的数年内。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