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9日

Feng Zhenghu7我在日本成田国际机场的第一空港入境审查大厅已居住了六天,晚上睡在长椅上,白天主要以自来水为食,因为日本成田入管局的官员规定:任何日本职员不可以帮助我代购食品,也拒收我的亲友从日本境内给我送的食品。所以,我还得继续被迫绝食,宁死不屈。

日本民主党刚刚在选举中获胜,初次执政更需要中国的支持,而且鸠山政府的外交方针是“近中远美”,所以不会为一个普通中国人的人权去得罪中国政府,反而是配合或默许中国违法官员侵犯人权的做法。但是,日本是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日本警察不会像中国警察一样粗暴,违背我的意愿而强行把我拖进日本境内。日本政府官员只好用这种以饥饿方式迫使我入境日本,但是这种小伎俩对一个已在中国大牢炼狱过的志士是无效的。

天无绝人之路。昨天下午一个不相识的到达日本的中国乘客给我捎来了一包饼干、一包小蛋糕、一包巧克力及三瓶饮料,他是受上海杨绍刚律师委托,特意在中国国内机场的登机大厅购买一些食品捎来的。接受食品时,我很感动,在异国他乡处于绝境时,最先得到的食品援助是来自于祖国,我最尊敬的良师益友。

我有了食品,很香,很满足。但是,三天多没有进食,胃已收缩,绝对不可正常进食了,需要一点一点吃,慢慢恢复胃的功能。有了几包饼干,我可以冲破粮食封锁,坚持在机场上长期抗争下去。

中国人不可想象,其实一般日本民众也不可想象,我会在日本大门边挨饿。如果他们知道这个事实,入境日本时,给我一包饼干,就可以帮助我度过暂时的困难。于是,我以舒文的笔名在互联网上发表一篇求援信《向冯正虎援助一包饼干》。

信的结尾写道:“请各位读者,或你拜托你的朋友,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最近乘美国的全美航空公司(UA)、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全日本航空公司(ANA)、台湾长荣航空公司等的航班,到达日本成田国际机场第一空港南翼大楼时,在入境审查大厅的填写入境卡处留意一下,就可以见到冯正虎,给他一包饼干或其他食品,给正在艰苦奋斗的中国人权捍卫者一个同情与支持。

冯正虎的日本手机电话:080-3445-7210 ”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