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字总让我自卑
信中的绝望难以辨认
而笔划却趋于完美
梵高的向日葵,长在
你握笔磨出的厚茧上

那把空椅子很珍贵
不是你读书写信的地方
换一个姿势
就是换一种记忆
你平静地面对劫掠
一个人欣赏梵高的画

每天都用心跳行走
总以为再迈一步就是尽头
撞墙的预感引导着你
在爱的反面
在死的另一面
梵高的播种者
毁于刚刚萌芽的种子

对于你
房间等同于天堂
从外面回家
似乎就得到了拯救
在无人哀悼亡灵的时刻
每个人都成为了歌手
惟有你保持沉默
守着那把空椅子

血腥的记忆勒住咽喉
词是咸的
声音是黑色的
全天候的跟踪
和大脑中的监视器
也抢不走你的笔
和画中的那场大雪

梵高割下的耳朵在飞翔
为你寻找一种色彩
一双沾满泥巴的农鞋
在笨拙地行走
带你去耶路撒冷的哭墙

晓波1997.8.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