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少将们收到信息

王锋家在北京城里的一个四合院,是文革后「落实政策」分给母亲的。母亲去世后他没搬到军队大院的将军楼,这里毕竟眼睛少些。不过真有监视的话,哪里也躲不过。现在表面上他没被限制自由,通过八一本做卫星探测,可以看到外面有几辆车昼夜不离,人换班,饭送车里。

封锁金门后白冀武便没再跟王锋联系。王锋一直在厦门,希望台湾进行反击,给他扩大事态的机会。然而在五十海里内能用的刺激手段都用尽了,台湾似乎得到了这边传递的安抚,心里有底,任凭台湾岛民意喧哗,在野党厉声谩骂,就是不接招,让他如同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落地。当他想用减少给金门的供应逼台湾出手时,北京却接手了对金门的物资供应,给的更充足,完全是反着来。白冀武则始终不公开表态。「替身」可以看到他活动积极,在私下进行着各种会面。

接到赴京参加军委会议的通知时,王锋便知道没戏了。他刚从厦门起飞,军委就下令金门解围。新华社发布简短消息,军事演习结束。各媒体在北京指令下淡化处理,一律用新华社通稿,不发头版。本来惊天动地的大事变成了戛然而止的插曲,一切回归原样。

在北京军用机场接王锋的军委办公厅副主任没提开会的事,只说白副主席让他先回家休息,暂时不用上班,后面的工作等待通知。随后王锋便发现自己的所有指挥渠道被切断,ID密码失灵,热线电话停机,权力被解除。

其实军委会议在王锋上飞机前就开完了。兼任军委主席的总书记秦邦传达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对台湾继续贯彻不独不武政策,维持现状,相信台湾人民,相信祖国日益繁荣终将实现台湾和平统一。秦邦接着表示,中央正在考虑接受「民主统一论」——那是台湾一些政客提出的,大陆与台湾在民主制度下统一。台湾政客相信中共不敢民主化,这样提只是让台湾的拒绝统一名正言顺。因此大陆接受「民主统一」就反过来将了台湾的军。而什么是民主各有各的标准,可以无休止地争论下去,实际状态还会是维持现状,但却能让大陆摆脱被动,改善国际形象。明白Z集团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土地私有化后推高土地市场,就不会奇怪中共接受与台湾的「民主统一论」,即使只是停留于口头,也会有助于国际相信中国的民主化前景,提高购买中国土地的信心。

「替身」突破不了最高防卫等级的高层电脑,但是王锋从高层幕僚的联网设备中对高层意图也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眼下高层正在考虑给他定擅自动用军事力量的罪名,那在历代王朝都是犯大忌。好在他有白冀武授权五十海里范围任意行动的视频记录。不过那顶多是把白冀武一块拉下马,不会改变自己的结局,反而更中Z集团的下怀。他不能那样做。

原以为是自己在做套,到头发现还是在白冀武的套中。白狐狸的外号不是白叫的,他同意王锋出手搅局,不是为了阻止Z计划,是迫使家族联盟让他继续掌管军队,在成功保全了自己的同时,又争取到军队将领能够参与Z计划的分肥,因此更受将领们的拥戴,让他对军队的控制更牢。封锁金门期间,军内各方皆睁一眼闭一眼,本可以阻断王锋行动的环节都未作梗,让王锋感到出奇顺利,其实都是白冀武在背后安排,目的就是让王锋当枪,待最终可以摘桃时再抛出王锋背锅。

家族联盟给军队的分肥方案是,以适应城市发展的名义允许军队在不减少占地面积的前提下进行同城置换。当年进城接管政权时,军队占了很多城边土地建军营。现在随着城市的扩大,皆成了让人眼红的黄金地段。允许军队进行土地置换便给了高级将领最好的机会。只要让家人在不值钱的远郊区买下相同面积的土地,与黄金地段的军用地相置换,巨大的差价就落入了私囊。

有权参与这种交易的被限于战区级现职将领,皆在中将以上,全军不超过一百二十人。军营土地主要由地方将领控制,而实现得利所必须的土地倒手环节——军营搬迁的审批权在军委总部。总部清楚每块地的利润,想让自己辖区的军营搬迁通得过审批,就得把最好地块与总部将领分羹。总部将领从各战区拿到的加在一起,一定比谁都多。

王锋以为他先把军队与Z集团分化开,通过封锁金门把针对台湾的民族主义推成潮流,那时Z集团再想拉拢军队高层,军队也难以在强大的民意面前打自己的耳光。却没有想到对方略施小计,就用喀什事件改变了潮流——王锋绝对相信喀什事件是制造出来的。现在国内关注焦点都被喀什吸引,淹没了金门。原来鼓动打台湾的网红转身变成了仇视维吾尔人的大汉族主义者。媒体和大众从来变脸迅速,无需多少感慨。国外媒体对金门解围倒是报导很多,赞扬北京当局,将封锁金门归为军方少壮派自行其是,终于被北京重新纳回正轨。香港文汇报点名王锋是对台强硬派的代表人物,围困金门是他的个人决定,下一步会被追究责任。目前虽然只是文汇报一家这样说,但无疑是被授意有意放风。

王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挫折感。从军四十七年,唯一的一次指挥军事行动却成了为军队败类打通发财路。还有什么比这更讽刺?让他的人生变得毫无意义。突然闲下来使王锋像落入了真空,没有围绕的下级,没有要批的文件,没有开不完的会议,连电话铃都一声不响。总是像钟表般精确安排每分钟的他一下不知道该干什么,在家里几个房间无目的地徘徊。他不想去院子里活动,那会暴露在更多的监控下。给浴盆放满了水,记不清上次泡澡是什么时间了,多年都是几分钟的淋浴,其间还要听广播,第一次有时间闭上眼睛长久地泡在水里。

房间里也被偷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替身」都能发现。不过王锋除了装作无意中用物品挡住个别隐私空间的摄像头,对其他监控都佯装不知。眼下唯一放心的是八一本,监控者过不了丁大海的关。即使八一本被勒令收走,只要交出的是另一个特设的密码,能让审查者打开八一本,但是所有文档都会不被发觉地销毁,等八一本再回他手中或是换一个新的八一本,又能恢复原样。王锋想到家里还有以前的非数字化文稿、照片、录像等……,不知道其中有无能被抓把柄的内容。以前从未想过需要防范,这个国家就像自己的家,现在却没有了把握,王锋第一次感到头顶笼罩国家机器的阴影。

不能只消极防守,被动保不了自己,主动出击才能扭转局面。打开了冷水龙头,流下的冷水在热水中形状清晰地蔓延,直到水全变凉。屏住呼吸没入水中,尽可能延长时间,一次一次重复,让转得滚烫的头脑冷却下来,尽量排空,直到出现清晰的条理……。

部分现役和退役少将收到了匿名信息,透露解除金门封锁和放弃武统台湾,王锋被解除军权和面临军法审判,皆是因为Z集团与军队高层达成了交易,允许他们利用军营置换捞好处,却只有现役中将以上才能参与分羹。匿名信息表示目前只是小道消息,是真是假,可以用王锋的结局做判断。如果王锋真遭撤职和审判,即可证实是真的。收到匿名信息的不到全部少将的十分之一,似乎是随机发送的,但是少将们有彼此的关系网,都会知道。

信息从暗网发出,查不到源头。会所董事会截获到了这个信息,知道少将们如果愤怒,不是针对分肥本身,而是自己被排除在外。然而只有这么多肉,无法把上千现役少将都纳入分肥,那样军队高层的所得会被摊得太薄。因此唯一的对策是让这消息立刻止于流言,变成公开的质疑就不好处理了。这个信息提出的衡量标志是王锋会不会被撤职。的确,说王锋擅自指挥军事行动难以说服少将们,擅自指挥怎么可能形成这种规模的行动?解放台湾本是军队几十年的首要目标,现在突然要让负责行动的指挥官背锅,背后怎么可能没有交易!这样的猜测若是出自异议人士无所谓,出自地方官也好说,但是全军直接带兵的少将阶层都这样质疑,那就太危险了!

董事会当然猜疑给少将们发信息的幕后可能有王锋,甚至信息就是出自他的手。掌握那么多位少将的信息管道不会是一般人。然而王锋被全天候监控,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他肯定另有避开监控的手段,但是既然发现不了就没办法。他能发这个信息,就能再发第二个、第三个……甚至像二神那样搞个「猜想Z计划」的军用版,列出军营置换的事实和受益人,让少将们在现实中验证,就会毁掉与军队高层做成的交易。仅出于这一点,就不得不放下原本要对王锋进行的追究问责,还得继续让他任职,才能止住流言,稳住少将们。

(未完待续)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