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喀什暴乱

把十多亿中国人打台湾的喧嚣引向新疆,已经是不得了的难题,还要在一星期内做到,照理说许了这个大诺的沈迪应该压力山大。但是他胸有成竹。董事会当场批准了他报的两千九百七十万元经费,而他心里的账是不死人的话十万元就搞定,整个行动的成本只有九人往返经济舱机票,两天酒店,加上几顿好吃好喝。万一派去的施工员有死的,三百万元一条命,即使全死了也不超支。趁机捞一笔不是他的主要目的,而是不能让董事会认为可以便宜地搞定。

沈迪这次选施工员时先看年龄栏,除了带队的路小虎,其他八人都是可以扮成街头青年的年轻施工员。这些施工员在部队时没上过真正的战场,却常要扮成地方特警参与镇压民众抗议或群体闹事,在近身格斗和擒拿方面算得上身经百战,这次沈迪只需要这种技能。

因为以前用匕首不多,要进行特殊训练。还要训练小组的三人间和三个小组间的配合。施工员的基础素质都很好,训练三天后,教练已认为三人小组可对付上百无训练的对手。三组配合则可在数千乌合之众中也如无人之境。这次行动的困难是不能和总部有任何联系,得不到总部支援,也没有当地政府配合或动用权力应对意外,任何情况都需自行处理。沈迪有些意外的是行动人员基本没有心理障碍,对使用匕首的任务跃跃欲试,看来可以省略用维吾尔人对汉人施暴的材料培育仇恨心理。他们不需要仇恨,是当成过瘾,完全无需心理建设。不过沈迪还是让路小虎在行动前给他们服用兴奋剂。

行动地点在新疆西端的喀什市,最年轻的一组队员先在汉人饭馆买了三个酱猪肘,拒绝老板的切片服务,一人拿一个整猪肘进了维人区。新疆的特点是汉人区和维人区之间没有明确界限,却泾渭分明。汉人区像中国内地的任何城市,维人区则如另外一个世界,语言、文字、人的形象、味道、建筑,所有感觉都不同。两个世界往往只隔一条街。

露天市场熙熙攘攘多是维人。三个年轻人手抓酱猪肘,放在嘴边做出大啃的模样,其实不真咬,保留着猪肘的形状给人看。在一个卖羊肉汤的维人摊位前,他们大模大样把猪肘放到切羊肉的案板上。摊主是个又高又胖的维族汉子,开始是目瞪口呆地楞住。一生没见过这样的,到底是搞事还是不懂事?看到其中一个又拿案板上的布擦手,才愤然一巴掌打开,高喊「滚开」,把被猪油沾过的的案板连同猪肘和餐具掀翻到地上。

「凭什么打人?」擦手那位叫起来,伸出猪油手往摊主脸上抹。这太明显是要惹事呢。激怒的摊主伸手操起切肉刀,看样是他儿子的年轻维人也抄起了拨火铁钎。然而摊主举刀的手臂猛然僵住,浮现惊愕的表情,低头看到自己的肠子从腹部流出。儿子则用维语大喊「杀人啦!汉人杀人啦!」扑上去抱住爹。

三人不动,任儿子狂喊,好似与自己无关。直到周围维人纷纷抄起家伙冲上来,三人一动便如鬼魅闪电,众人没反应过来已有十来人中刀,不死也是重伤。这时三人互相掩护,却不是逃跑,而是在市场里纵横乱窜。后面人群追赶,沿途纷纷拦截,喊声四起。然而凡是与他们接近的,不管是试图拦阻的,还是他们伸手所及的,纷纷中刀。当三人以多个之字形从市场一头跑到另一头时,一路已有几十个维人中刀。

市场另一端停放着一片杂乱的机动车。三个施工员在空隙中绕来绕去,在没人看见时跳进一辆看似送货的面包车。车内是戴着回族人白帽的路小虎,开车不慌不忙,毫无仓皇之气,使追赶的维人想不到行凶者会在里面,只觉得行凶者不翼而飞。

这时有人发现三个汉人男青年在街道前方。虽然刚行凶的三人不可能在众人眼皮下遁形到一百米开外,但是被激愤烧红头脑的维人不会细想,都是汉人,也是三个,同样戴着墨镜,不是他们还能是谁?反正汉人都不是好东西,便向那三人冲去。

那是为把事件扩到更大范围的另一组施工员。要有连锁反应就不能局限于维人区,得把维人引到汉人区。那三人没有正面应战,装作逃跑,却只要经过维人就会伸手一刀。有过训练加上匕首极其锋利,几乎刀刀致命,却不耽搁奔跑的速度。他们的目的就是吸引越来越多的维人追赶,奔跑方向是一千四百米外汉人区的商业步行街。那里总是挤满购物的汉人。支援组的另一辆接应车等在那里的停车场,会带着他们消失。全部过程预计十分钟。

这组选的都是跑步好手,百米测验皆低于十一秒五,马拉松少于三个半小时。虽然喀什到处是军警,却不会拦他们,因为他们的匕首在袖中,手接近人时才弹出,刺了人再缩回,一般人看不到。军警只以为他们是在被维人追杀。而在足够支援未到前,军警也不敢阻拦正在气头上的成百维人。三人控制着奔跑速度,让追的人跟得上又不会被追上。没想到一个维人警察看出了他们在用匕首一路杀伤维人,在他们快跑到步行街前,猛加油门让摩托车的轮胎磨出黑烟窜了出去。再能跑的人腿也比不过轮子,三人立刻分散开。维人警察盯住中间那个,在他就要冲进摩肩擦踵的人群时从背后撞了上去。那人飞出四五米后落地,砸倒了一对老夫妻。维人警察和摔倒的摩托车借着惯性滑出二十多米,扫倒了多个路人。

追赶的维人冲上来。摔伤的维人警察忍痛高喊:「留活口!」他太知道活口的重要,却没人听。他想鸣枪镇住暴怒的维人,可是只有汉人警察配子弹,维人警察的枪只是摆样子。顷刻间被摩托车撞倒的施工员便没了人形,被上下翻飞的棍子打成了一摊烂肉。

街上汉人吓得四处逃窜,女人尖叫刺耳,为族人流血而狂暴的维人开始宰杀其他汉人。据后来统计,两个行动组杀死二十七个维人,杀伤十九个,两组行动时间加起不到十八分钟。他们攻击的都是成年男子,没有老弱妇孺。而冲进汉人区的维人不分对象,是汉人就下死手,连被维人警察摩托车撞倒在地的行人也未能幸免。大批维人陆续涌进汉人区,平时积累的仇恨早就等待爆发时刻,很快就演变成屠杀、纵火、抢劫……仅在那条商业步行街上,汉人死者便过百。

施工员分乘不同的航班安全撤回,未引起任何注意。牺牲者身上没有说明身份的证件、手机、信用卡等,身体特征在围殴中被损毁,警方基因库也找不出匹配对象;行动地点和沿路摄像头在前一天夜晚提前被破坏,未留下影像;行动组用车是在喀什郊区偷的,查不出破案线索。沈迪给了牺牲者家属三百万,事情结束得无声无息。

作为维稳大师,沈迪熟悉中国维稳机制的每个环节,知道如何用最少的动作让机器的其他部分自动配合。他只需在按下启动的按钮后,喝着红酒观察自己的智慧被一步一步印证。「猪肘事件」后喀什当局立刻启动防暴预案。既定预案的第一步不是镇压,而是拍摄下杀人放火打砸抢的场面,用于舆论宣传和应对追究。以往为了拍到最有效果的画面,有时需要放任暴徒,甚至派人扮演暴徒,这次完全不需要,拍下的场面之惨烈,让中央电视台播放前都得加上「少儿不宜」的提示。除了董事会知道事件是沈迪挑起,连最高层都以为是偶发事件,却当成是天赐之机,正好可以用来扭转民族主义的方向。官僚集团是个智能机器,自动按照对自身最有利的逻辑配合运行。中央电视台播放时不用通常的「恐怖分子」解释,而是突出民族因素。恐怖分子是极少数,强调民族的因素才能调动整个汉族。电视画面滚动播出维人对汉人的杀戮,呈现维人的心狠手辣,老弱妇孺皆不放过,汉人完全无助,死者恐怖,伤者哀号,生者奔逃,家属痛哭。

喀什事件很快被镇压。军警对维人开枪致死上百人,数千维人被捕入狱,遭受酷刑审讯。喀什布满持枪军警,街头装甲车横冲直撞,高音喇叭震耳欲聋。然而中央电视台上没有这些,只是在已拍摄的素材中每天按计划拿出需要的内容,利用剪辑技巧显示为是刚刚发生,似乎维人对汉人的仇杀一直在持续,而当局为了维护民族团结一忍再忍,不断退让,镇压不力。那些血腥暴力的场面,背后的极端伊斯兰宗教和国际恐怖主义,成为媒体集中的话题,也变成了中国人从城市到乡间人人讨论的热点。汉人在心理上感到的窝囊和憋屈,最短时间便被强化成激烈的民族情绪,燃烧成十多亿人的怒火,让整个中国进入沸腾。聚焦台湾的视线顿时转移,随后的金门撤围被认为合情合理。台湾人至少还是汉人,台湾问题可以往后放,而维吾尔人若是分裂了新疆,那可是台湾面积的五十倍!

(未完待续)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