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暴民受到川普的谎言煽动,冲击国会山庄。图:the lcn.com

(作者注:2020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因没有时间,原计划不参与讨论。但是,眼看华人世界,谣言如病毒肆虐;作为一个在中美两国都受过专业法律教育的前律师,感觉应当担当起一点社会责任,于是改了主意。
1月7日,我将6日与7日关于美国大选在微信里的一些内容发给廖天琪女士。天琪女士建议我「稍做整理,交由欧洲之声发表」。
于是遵命而行。
因是与他人聊天,十分零碎;若全文发表,又恐未经他人同意、不宜指名道姓地发布他人发言。于是在括号里注明情况,其他均为本人发言。为便利读者阅读,文字与顺序略有调整。一家之见,不妨贻笑大方之家。)

1月6日
8点25分
川普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同时主演了恐怖片、悬疑片、惊悚片、悲剧片、喜剧片—-虽然对于我来说,一点也不悬疑——我知道他必败。
死掉30多万人,他不是没有责任的。所以是悲剧片。
他不断的把所有的手段全都玩完,让很多人担心美国国运,真是惊悚,恐怖。
他像个小丑一样,不断地本色出演,又带来很多的喜剧成分。
这一段时间,他天天煽动华盛顿DC的游行示威。如果说,以前他得了新冠病毒的时候,我从人道的角度出发,希望他能够转危为安;那麽现在,我认为他应该被吊死。
这一次游行,不知又会有多少人感染。然后,这个病毒又带到全美各地和全世界各地。

(发送视频:内容为President Trump Invites us
Big protest in DC. On January 6th
Be there, will be wild!
川普发表讲话:“We will not bend, we will not break, we will not yield.
We will never give in. We will never give up. And we will never back down.
We will never ever surrender. Because we are Americans. And our hearts bleed, Red, white and blue”中文大意是:「我们不会动摇,我们不会停歇,我们宁折不弯。
我们永远不会屈服。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我们将永远不会退缩。
我们将永远不会投降。 因为我们是美国人。 我们的心在流血——所有美国人。」
视频极其震撼而激动人心。笔者试图从手机下载视频粘贴到此,未成功。于是将视频主要文字记录于此。)
这完全是80多年前那位出色的御用女导演(里芬斯塔尔)所拍的希特勒的翻版。如果美国完了,那麽这个世界也太危险了。
想知道川普到底是什麽人,不用等。早在一个月前,我就说了:一个臭鸡蛋,一定要把它吃完,才知道它是臭的吗?
1949年,多少知识人留在大陆,就是想着毛有多麽伟大英明正确,不会做希特勒。结果死得比希特勒治下的犹太人还惨。
有多少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一定要被打倒,并且被踏上一万只脚,才能明白自己当初的选择有多麽的愚蠢。
有多少被关在毒气室里才清醒的犹太人,直到那一刻才明白希特勒是希特勒。
美国的川普,一定要把宪法修改到终身连任,他们才可能会相信川普就是希特勒再世。
人类的悲剧命运,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循环。
没错,人们能够从歷史上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人们从来不吸取教训。

暴民冲入国会,议员们疏散,PBS女记者Lisa Desjardins 躲在议会厅桌子底下,冒着生命危险,继续进行报导。图:pbs.org

当他们拒绝从外面来的信息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比傅作恭还聪明。傅作恭是傅作义的弟弟,据闻是留美博士,是傅作义把他弟弟招回去为「新中国」服务的(关于此传闻有争议)。
结果傅作恭饿死在夹边沟。当他饿得要死、想向哥哥求援的时候,才开始傅作义不相信。我相信傅作义死的时候,一定是死不瞑目,后悔莫及。因为他无脸见祖宗。傅作恭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我们看歷史,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掩卷长嘆,却很少有人意识到,我们未必比古人智慧。
哪怕是在互联网时代,我们也是一次又一次的自以为是,自以为义。就好像在雪地里走路一样,一次又一次的踩在前人悲剧的脚印里,万劫不復。
东方拥戴的,是洪秀全,毛泽东。被杀的,是谭嗣同。
西方被拥戴的,是希特勒,是川普。被杀的,是苏格拉底。
古今一也,东西一也,人与我同焉。

(有群友说,不能「一味侮辱、贬损」领导人。)
我7月4号到国会、华盛顿纪念碑那里参加美国独立日庆典的时候 ,看到到处是贬损川普的。就在川普发表演说的现场,有各种各样动漫和各种「犯上」艺术作品。包括川普坐在马桶上胡说的气球形象。大家习以为常。包括川普,如此习以为常,以至于我连照片都没拍。那个气球造型,至少五米高,五米长,五米宽,在多远的地方都能看到。没有人认为是犯上作乱,因为在美国。总统是用来服务民众的;也是供民众来调侃、「侮辱、诽谤」的 。

难道,批评必须是一种方式,舞蹈必须是一种姿势,声音必须是一种态势?

上午11点45分
从星期二晚上到周三早晨,DC警方逮捕了十人,全部是川普支持者。他们被指控非法携带武器,跨越警戒线,袭击,以及袭警。
这还是集会之前的数字,之后还会有新的出来。我胡乱说个数字吧:我想至少还可能逮捕20人,可能达100人以上。

下午1点08分
(有人给我发送「拜登曲线」。)
民主党是伟大的发明家,发明了一次又一次的拜登曲线。
川普是伟大的发现家,发现了一次又一次的大选舞弊。
——如果有人问「发明」( invention)和「发现」(discovery)的区别, 我们可以用这个例子来说明 。
至于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各级法院,都是视而不见的瞎子:明明知道有拜登曲线,也装作没看见。法院更绝了,根本就不把它当证据。

下午6点12分
现在我在听电视新闻,那位中枪的女士死了。在国会大厦中枪的女士。

(国内有朋友问:肖国珍律师,国会那边有消息传一个。我便开始把全天看到的信息,及当时在看的电视同步信息,以我的理解简单翻译成中文,一一发送。)
我是从十点多钟起,就守在电视机前。因为川普原定11点钟讲话,但是呢,他推迟了一点点,所以我是从十点多钟守到现在。

眼看着川普的支持者,也就是抗议者,慢慢地在国会大厦面前聚集。看麦康拉尔发言说,不要推翻选举结果,那样会损害美国的共和制度。有共和党的议员提出不同的关于选举结果的意见。

川普在这次动荡之前,约11点多,在白宫外现场发表讲话。讲了很长时间,一直说, 是民主党偷了选举,民主党欺骗了全国。

这是场内。

在场外。人群越聚越多,越过警戒线。攻入国会大厦。有人坐在议长的位置上宣布川普获胜,有人坐在佩罗西的办公室。

后来有人开枪,我不知道是警察还是抗议者,有一位女士受重伤。有另外五位也受伤,其中一位是警官。刚才听到的最新消息是,这位女士已经去世。

眼看着这一切发生。有很强的现场感亲歷感。它不是歷史,它就在当下。

现场做报导的女记者是躲在桌子底下报导的。现在此刻,她还在国会大厦里面报道。我现在给你们拍照片。

事情发生后,拜登马上站了出来。(能感受到他的痛心疾首。)他对在任总统川普喊话说, 川普总统,请站出来制止这一切。

当时川普正在发推,和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川普发表电视讲话,他一方面说,请恢復和平。另外一方面,他说,他们偷了我们的票,他们偷了选举。

随后,记者采访了很多人,众人纷纷谴责川普。
DC的市长讲话,是一位女市长,还有警察官员讲话。他们从周边地方请求警方支援。

事情发生很突然,令人眼花缭乱。

这是我对今天看多半天电视的总结。

(「躲在桌子底下的报道」。
谢谢肖律!
记住了这个歷史瞬间。
就是混乱。—网友)

这是真的,当时在电视台的那位女记者Judy就说:「丽莎(Lisa),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这个在看电视的观众,都很为丽莎这位记者担心 。Lisa就是我给你们照片的那一位。

这一位在电视台的记者叫Judy。骚乱发生时跟丽莎在通话并同时报道的那位。她在采访各位议员,问他们怎麽从国会大厦里安全出来的。此时此刻,她正在对加州的议员进行采访。加州的这位议员说。那段经歷就是一个惊悚片(英文叫thrill)。

今天晚上不知会发生什麽,会不会有流血沖突 。我可以肯定的是拜登一定会被宣布为当选总统。今天因为发生了意外事故,被推迟了。但是随后一定会。就是这几天。
今天这个后果,对川普会是更为不利。

这位受采访人正在说,川普让她想起希特勒,想起恐怖主义分子。
这位女士现在是乔治城大学的教授,前司法部官员。
她说,川普利用推特,召集民众上街闹事,是滥用权力。

从我看到的采访来看,川普已经激起众怒,所有被采访的人都对暴行进行谴责,表示这是一个悲剧,表示很羞耻。表示这是一次公正的选举,川普不应当发动民众上街,说川普越界了( crossed the line)。

(国内网友说能体会到。)
只是我体会更深刻。因为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同时发生在我看电视的时候。

当暴乱发生的时候,我对一位美国朋友说,哪怕川普现在就站在国会大厦门前,阻止他们说「stop here. 到此为止,快点离开」。我也可以原谅他。
但是我的朋友说:“To me? Too little, too late.” (大意:对于我来说,如果要我来原谅他,尽管他真这样做,也是做得太少了,太晚了) 。

(网友说:「你对川普的恶了解不够。」)
我当然了解,只是急于制止事态的发展。希望不要有流血;希望能实现和平过渡 。
结果还是死了人。死在国会大厦的枪击之中。

(网友转发了一个报导。我说该信息略有误,时间顺序不对。)

事件发生的顺序是这样的。
川普先是发表了煽动性的讲话。
然后转身离去,意思就像是,我的工作做完了,该你们了。你们爱怎麽闹怎麽闹吧。
然后出现了暴力。
当真的发生了暴力以后,他千唿万唤不出来。报导当时说是他正在发推特和看电视。
然后拜登向他喊话说,川普总统,请你站出来。
过了一会儿,川普才对民众说了两点,说请和平离开;同时更多说的是:「他们偷了选举,他们偷了我们的选举!」

——难怪早在一个月前,我有朋友说,川普这人 ,如果炸掉半个地球上的人口,能让他连任的话,他也会干。

国会大厦内的安全人员持枪抵御入侵的暴民。图:echopress.com

(网友说:「川粉们还在欢唿‘民意的胜利’。」我答復如下。)
他们随后又要痛骂警察的选择性执法了。肯定会有人被捕。会有人被指控。

果如所料。彭斯的这个推特发得非常严厉,他的意思是穷尽法律手段进行追究。我赞同他的观点。

又想起观看川普的支持者沖入国会大厦时,我跟一位美国友人的对话。
我:在某国,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怎麽可能让抗议者攻入国会大厦?
友:那当然 。在贵国,直接用机枪扫,用坦克碾。
我:我要说的要点是,如果,我们纳税人供养的警察,连国会大厦都保护不了,怎麽来保护我们?
友:那些抗议者也是纳税人吶。
我:纳税人就可以犯罪吗?可以违法吗?
友:不 。

(有网友说,「川普支持者攻击国会是要公正的选举,而不是不要选举」。我答如下。)
对选票查了又查,准确率高达99.99%。
全美从多州各地法院到联邦最高法院,88名法官做出62个裁决。裁决惊人一致,结果一致,理由相似。

然后,还可以说选举有舞弊,还可以发动人民去暴力攻击国会。这是正义的。是人民力量的伟大表现。佩服啊佩服,伟大的领袖。

试图司法推翻民选结果,没戏。
试图武装夺权,没戏。
直接上天安门,挥手自兹去,发动民众上街打砸抢。
就在开票的
当天。
当时。
当地。
直接占领国会,阻止开票。
真有你的,川普。
你成功地做了一件亲痛仇快的事。我意料之中。

巧的是,DC,香港。同时动静。

挽联悼国会亡灵
南礼士路,找不着北。
东郭萌女,随川归西。
横批:可悲可嘆

(说明:一位名叫「南礼士路」的网友,发了一个长帖,意思是大选有大的舞弊。故嵌其名于该联中。)

(有网友认为攻击国会是「民意表达」。)
以后,我今天去沖击联邦最高法院,说他们做的判决不公。
明天我去攻击国会,说国会没有为民做主。
后天我去白宫,坐上总统的位置,说,总统不配当总统,只有我配,这都是人民的力量。
古今中外,川普无敌!

我盯川普的推盯了很久。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无敌大将军的推,因为违反了推特规则,两条没了。
哦,是他的三条推特不存在了。往下翻着,又发现了一条。

「无敌大将军」是我刚才给他封的号。因为他什麽无耻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而且在中国和美国都有誓死效忠的粉。

被枪击死亡的女士,是川普的追随者,临死时,身上还披着川普的「旗帜」 。
在暴乱发生之前,我估计至少会抓20人。
现在一查居然正好抓了大约30个。还会有人被捕。

川普这回真的玩完了,该走人了。国会目前在发起问责,要提出撤职的控诉。wndu.com

1月7日

罗姆尼说:我们对这些不满的民众表示尊重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他们真相,而真相就是—-拜登赢了选举,而川普输了 。

昨天游行之前。我在几个群里说,川普应当被吊死。

可惜川普没有被吊死。如果他早一点被吊死的话,在国会大厦里,就不会有伤亡了。

川普导演的惊悚片,昨天剧情发展到高潮。我全天盯在电视机旁,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心碎。

(转发一个采访,C-SPAN主持人Greta Brawner采访一位女士。女士痛哭表示后悔投票给川普:「我投了川普的票,我请求死者的家属,饶恕我的罪!」)
这位投票给川普的女士,这种痛心疾首,可能会伴随她的一生。
那一位在国会大厦里中弹而死的女性,永远失去了生命,连痛心疾首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们就是我昨天谈到的美国版傅作义、傅作恭。
我还真想过他们是否求仁得仁,但是又觉得这样有点太不人道。

(网友:「昨晚——不眠之夜」)

我倒没有。
虽然关注了一整天,但是晚上我就及时的睡觉了,因为我知道大局已定。暴乱发生的时候,我立即预测到,支持川普的议员中会有人反水,取消他们对大选结果的反对。
直到今天早晨,我才知道,真的有人撤消了他们的反对。

当然,剧情的发展,确实是让人太担心了。
我非常痛心。一是,眼看着这一切在眼皮底下发生。二是,有这麽多的美国人和中国人,依然支持川普,直到现在。有几个很好的朋友,原来是一起「浴血奋战」的。因为支持川普,而对我怀恨,甚至把我拉黑。

我在极其忙碌的情况下,不遗余力,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想挽回一些他们所造成的错误影响和误导。尤其是对年青一代网民们的影响。因为年轻一代会受到他们的光环的吸引而相信他们说的—-哪怕他们说错了 。
这种情况也让我绝望。好在还有一些同道,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
我大概失去了几百个朋友。因为反对川普。我也不在乎。不断交就没有绝交。我也因此获得了一些新朋友,不过多是网上的。
这位***,居然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他还说他继续大力支持川普。
好在这个人我完全不认识,我们不知道怎麽样加为微信好友的。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是个文化人,所谓文化人。

看看川普是怎麽又一次瞎了眼,除任命反对他的法官和各处官员以外,还任命了一个魔鬼彭斯,做他的副总统。
川普的一盘大棋,真是常人难以理解啊!

叛乱成功了,就说是民主的胜利,人民的意志;
失败了,就说我们要团结如一家。
——伊万卡也真有一手。

我今天晚上在看电视。所有的人谈论的,不是是否弹劾川普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在剩下的13天之内,在拜登正式就任前,弹劾程序能够进行完毕。

现在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任何一个被采访的参议员、众议员、大学教授、法学专家、记者,无不谴责川普。对川普的批评比我的严厉多了。
我之所以不是很严厉。是免得读者认为我「极端」因而拒绝信息,所以我尽可能提供信息,偶尔忍不住才加上几句点评。

全世界从加拿大到澳大利亚到英国到欧洲大陆马克龙,各国的首相纷纷对美国的这一次国会沖击表示非常的遗憾和痛心。此其一。
其二,俄罗斯普京,伊朗都对此表示非常的开心。
厉害国那位女发言人「华姐」,表示美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教科书。
我是从英文电视翻译过来,大体意思,不知道是否十分准确。

川普早就在为自己找出路了。早就在想怎麽赦免自己和自己的成年的孩子。

(网友:「那些肆意诋毁、攻击川普的人是可耻并无聊的。」)
要热爱毛主席,拥护毛主席,让毛主席饿死3000多万人—-那样 ,就不是恶毒的,而是善良的,是仁慈的,是宽宏大量的。
而且,饿死的时候,还要高唿毛主席万岁。这才是对的。
伟大领袖川普主席,就和伟大领袖毛主席一样。他们选的副统帅,都是野心家,阴谋家,是藏在枕头底下的炸弹。伟大的领袖就是与众不同,非同凡响。

1月8日

(有消息说,参与骚乱者被开除。)
这些人以后很难找到工作。可惜,一时煳涂,铸下遗憾。总的来说,美国社会,对非法暴力、歧视零容忍。

在美国,稍微像样一点的工作,都要做背景调查的。又不能说谎,不能伪造,也不能隐瞒重大信息,更不能隐瞒违法的信息。——如果那样做,又有一堆的后果。

从昨天起,相当多的人、机构,都在引用宪法第25条修正案,要求弹劾川普。就这麽十来天,他们都认为不能等。
作为一个在任总统,该做的事,不做;不该做的事,胡作非为。完全忘了自己当年的宣誓,忘记了自己作为在职总统的职责。
只是,这些程序都要花时间。

拜登将就任新总统,接受一个烂摊子,任重道远。图:flipboard.com

1月9日
除了民主,还要有法治。
除了民主和法治,还要有新闻监督。监督公权力 。
民主选举,你输了。
法院判决你又输了。
新闻媒体也告诉你,你输了。
你坚持说,人家偷了你的票。
你用谎言煽动民众上街。
——这是独夫民贼。除此没有别的名字更适合送给你了,川普。

如果到了这种情况下 ,还看不清楚,那我也只能表示佩服了。
——这就是为什麽,我以前只用“川普的支持者”这一个词。
昨天开始,我用“川粉”了。因为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清楚的话,除了这个词,也没有别的更适合的词了。

川普是不可能上台了。美国该重新反思:
为什麽川普能够上台?
川普上台以后,作为在任总统,为什麽可以说上万个谎言?
更重要的是,为什麽他的谎言,能够发动—-在百年一遇的瘟疫面前—-那麽多的群众上街?
为什麽民众能够无条件地认为川普是对的?为了川普,可以否认掉全世界?
如果美国不能吸取这个教训,那麽还有可能让川普这样的政治强人当选。

我一直在担心川普所掌握的权力被滥用。
最晚到去年11月17号的时候,我就提出了总统掌握核按钮的问题。
虽然他按动核按钮需要程序,但是,这个人为了自己个人的私利,无所不用其极——这是可以肯定的。——核按钮」,也是一个隐喻:他所掌握的权力,堪比核按钮。

(网友分析了有人支持川普的原因后。我补充说)
我观察到的很多华人喜欢川普,还有另外一个可笑的原因,那就是—–
他的所谓成功,他的富有,他的光鲜的家庭,他的漂亮的夫人和女儿。
他们把这一切光鲜的表象,当作是一个成功的美国梦。
——他们没有能够去深入探究:川普自己是个什麽样的人,川普的发家史,川普所面对的数以百计的官司,包括践踏宪法,包括税务问题……

他们居然以为,只要有人在主张,那麽,川普就可以继续这麽闹腾下去。完全不看事实。你也得有一个客观标准吶。客观标准之一就是法院的判决。美国的法官多麽受人尊敬啊,这是一个多麽崇高的行业啊。

就好像我举过一个例子,张三对我说,你欠我一个亿。我说我不欠。难道你作为法官就能各打五十大板,就能说我欠他五千万吗?他们为什麽相信川普的谣言——关于舞弊的谣言?却没有去想,川普是不是在说谎呢。现在,在文明世界,可以说是一边倒的谴责川普。对川普所做的事感到十分震惊,愤怒。
我曾经的朋友,却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

四年多前,川普当选的时候。我就非常警惕,因为就我对他的观察,我当时就相信他会损害美国的民主、法治、新闻自由 ,损害美国的宪政制度。
眼看着这一切在眼皮底下发生,我却无能为力。因为人微言轻而无能为力。真是痛心。

其实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这样的民意土壤。
这一次:
美国的民主选举,筑起了第一道防线。(川普输了。)
司法独立,筑起了第二道防线。(川普又输了。)
新闻自由,筑起了第三道防线。(媒体揭露真相,功劳卓着啊。)
军队国家化,筑起了第四道防线。(军队效忠于宪法;拒绝向川普及其政党效忠。)

尽管所有途径走完,由于民意可能被谎言操弄,川普最后不得不玩起了民粹。他的玩火自焚,就是1月6号的沖击国会事件,大骚乱,死人。
这也是为什麽川普能够得到7400万张选票的原因之一——民众可以可能被欺骗。四年之前,2016年的选举就是如此。
人们会把自己的期望、甚至品格 ,投射在一个他们幻想的人身上。当他们发现自己个体是无力的时候,他们渴望被拯救—-不惜把他当作上帝。

如果,将来有像川普那样道德败坏、把说谎当成习惯、同时又比川普更聪明的人竞选总统,那样美国就麻烦了。全世界也会成为城门失火而殃及的池鱼。

文章来源:欧洲之声
2021年1月11日

By editor

在 “肖国珍:美国总统大选之后” 有 1 条评论
  1. 我从不在这里评论文章,但是我看这位所谓大陆西方双料法律人士对美国大选及国会事件的评论,我只能说,这个人所谓法律人的书和学校是白念了,基本观点和美国白左没有什么不同,总之按照这近百年美国白左的宣传、渗透、洗脑对美国普通大众,今天的结果是必然的,美国在民主党白左操纵下越来越变成社会主义国家,所谓的建国之后的共和民主已经溃不成军,美国将来不分裂也极有可能成为专制国家。这就是文章作者和白左们一直在煽动、努力欺骗读者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