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注:

本文系元月10日到11日与网友聊天记录摘录。背景情况在括号里注明;其他均为本人发言。尽量原汁原味;为便利读者阅读,文字与顺序略有调整。)

(网友:“当今网上最不道德的事就是收割脑残的智商税!”)

不收他们的智商税,收割谁的智商税呢?

这两个月里面,我在表明我反对川普的同时,一直在鼓励川普的支持者,向川普捐款和帮助提供证据呢,就是帮助他们为他们的智商和忠诚交税,希望他们从此以后吸取教训,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不致疯狂。也是帮助他们的川主席查清舞弊,实现正义和公平。

可惜的是,他们不恨他们崇拜的川普不争气,却痛恨我这个说真话的人。结果,他们越走越远,有的还一直走到现在。据我看到的情况分析,还有人可能会继续走下去,忠贞不二。

对于我来说,这一次美国大选,不只是让我对美国的情况,尤其是这一次冲击国会的情况痛心疾首;

同样让我痛苦的 ,是我们的华人群体的沦陷——我说的不是个体,是群体——让我一次又一次的震惊。我很多的朋友们也是如此。

同时也让我结识了很多新朋友。

但是对整个露出水面的华人群体的绝望,可能会让我痛心一段时间。正因为我所接触的大部分华人在发疯般——当然他们不承认是疯狂,哪个疯狂的人会承认自己是疯狂的呢——挺川普,我觉得站出来说话是我的社会责任。虽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网友:”您与国内民主、自由派不一致。”)

很高兴您说我和他们不同。我不只是跟国内“自由派”不同,也跟国外的“自由派”不同——如果把他们当作一个整体的话。

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无党无派。

这一次总统大选,我尤其不想被归入任何一类群体。因为我看够了,长见识了。

我愿意跟一些“唯斯人,吾谁与归”的同道做朋友。但依然保持独立。从众是危险的。独立思考、保持清醒,非常非常重要——在任何时候,尤其是在遭遇危机的时候,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在众人被煽动得群情激昂的时候。

你的见识跟你的信息来源有很大关系。你的信息来源又跟你的朋友圈有很大关系。我很高兴我们是微信好友,也很高兴你能从我这里听到不同的信息。正确与否你可以自己判断。

至少不至于让你的信息来源被一言堂所垄断。

(网友:“有人挺川普可能与他制裁中国有关。”)

我知道,但是他们想错了,彻底的错了。哪个美国总统都会声称制裁中国,这是他们的政治牌。因为两国的价值观不同。同时,他们要以此赢得选民。

但是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到一个美国总统的身上,那就跟单相思一样,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更何况,川普是不只是美国历史上最无耻的总统,而且他的智商和品格,连一般的美国人都不如,你怎能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到这样的一个人身上呢?一颗毒树,结出来的果也是毒的啊。

如果希望川普来“解放”中国,那就是赶走了狼,又迎来了虎。川普就是这样的一只老虎,而且是见利忘义的老虎。在他的眼里,只有价格没有价值。

(网友:美国大多民主人士开始揭穿某富豪。)

当初捧某富豪的人,跟现在捧川普的人,大体是同一拨人————当然,我不是说具体的每个个体。我对某富豪,关注不多,没法谈更多。之所以关注川普,是因为川普是美国的总统,其所言所行,会影响美国和世界的大局。

(网友提到海量谣言。)

更有意思的是,在大选之前,也就是11月3号之前,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在转这样一个信息说,大家快来看呀,快来看呀,有图有真相:等大选一结束,他们就抓捕拜登。指名道姓的把一些国家级大佬——具体什么大人物我忘了,国防部部长啊、司法部啊什么的列上了——把我乐的呀。我就在后面跟帖说,哎呀,要抓拜登就快点动手啊,要不,等上亿美国人辛辛苦苦、认认真真的投票,票投完后,万一拜登当选啦,那岂不是浪费了全国人民的辛苦吗?要抓早点抓啊。

——大选之后,我再去查。那个帖子已经被删掉了。

我估计,现在川粉们是没日没夜工作忙,忙着干什么呢?忙着删他们原来捧川的帖啊。

2016年川普当选的时候,他们说是民主的胜利。

2020年川普败选的时候,他们说是多数人的暴政。

发帖是有意义的。大选前后,我所在的群,大部分、绝大部分人都是挺川的。我发了一些内容,至少能让他们得到不止一个方面的信息,能够让他们多少保持一点警醒,让他们不至于走得太远。我呢,到处挨骂,天天挨骂。

有的人,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而不愿意认错罢了。知错能改真是一种珍贵的品格。

有的人呢,过几十年以后还会是这样,就好像,很多人,是终生怀着对毛的崇拜,直到去一个世界的。

(网友说,某蓬认为川普被封推是封了7500万民众的声音。)

天蓬元帅脑子也糊涂了。如果说,当年支持川总的有7500万的话,那么现在,恐怕75万也不到了吧。

事到今日,怎么能说川普代表了7500万人呢?

《一手好牌越打越烂》这篇文章写得不错。

我本人投拜登,就是为了阻止川普连任。我对拜登只略知一二,他是什么样的人有待观察;但川普是什么人,我自认为很清楚(四年的“政绩“啊)。此其一。

其二,川普败选以后、文章中写到的三大动作(抗疫反智,不认败选,号召“进京勤王”),确是我在大选之后完全无法容忍他的直接原因。

此外,我有一个不同于作者的观点是——

川普对他的支持者冲进国会,是已经预见的,或者,按照常理是应当能够预见的。

能够预见,但他任其发生,甚至是故意促成、鼓励其发生;

能够避免,而没有及时避免 。

以致发生了举世震惊的血案,不只是让美国蒙羞,也葬送了他自己。可悲可叹!

(一挺川网友,发布5分钟31秒的视频,标题为“1月6日国会山的各种邀请入门方式”。以下是我与TA的对答。)

川普也太不地道了:

号召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DC;号召冲击国会;安排警察开门;安排镇压他的支持者:暴力发生后,谴责暴力。

最奇葩的是,他说他会和大家一起向国会进军。可是他躲在一边观赏,根本就没去。

(你说川普安排这个安排那个,证据是什么?)

川普也太不地道了:

号召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DC;号召冲击国会;安排镇压他的支持者:暴力发生后,谴责暴力。

最奇葩的是,他说他会和大家一起向国会进军。可是他躲在一边观赏,根本就没去。

这些是公开的资料啊,你去看川普的推特和他的演讲。

(网友:“我看见你改了你的指控。”)

至于安排警察开门,是受了您的启发,您刚才给我提供了新的视频证据。

作为在任的总统,他对行政当局拥有最大的权力。

如果不是他安排开门,还会有谁呢?就算是别人安排的话,难道,他作为在任总统,不承担领导职责吗?

(发完前文才看到网友报怨我改了指控。我回复说)

我故意改的。在分开论述呢。

说说您对前后两段各有什么意见?

(网友:按你的逻辑,是川普安排了科技公司对他全网封杀。我答如下。)

恰恰相反。他不能安排科技公司对他全网封杀。

因为,他只掌管行政权力,他是美国的最高行政统帅。但他不是公司的董事长。更不是所有公司的董事长。

科技公司对他的全网封杀,是因为川普是独夫民贼,煽动暴力。如我前两天说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