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圈子里围绕着美国大选吵吵嚷嚷,甚至能闻到火药味儿。我在此之前一直不愿介入,认为既然是美国人选总统,中国人参与的热情再高也左右不了人家。但是,就是这“左右”两字使我觉得有些问题必须澄清,以正视听,否则,我们将无法前行。

第一,美国的这次大选纷争是宪政民主的正常现象还是堕落变质?首先,我得承认,这次纷争的激烈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届总统大选。这主要应该归功于美国川粉们的过激反应,他们的理由是大选存在大规模舞弊,提出了许多任何一届总统大选都不可能出现的要求。当然,这些问题按照规则本不难解决,因为只要按照法律程序走完过程即可见分晓。20年前小布什和戈尔之争就是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解决的。戈尔败诉,坦然认输。如果按照赵国川粉们的逻辑思维,既然数十年前美国已经成为左派的“黑暗沼泽”,那最高法院当时应该判决民主党人戈尔获胜,怎么会让共和党人小布什获胜呢?况且小布什的优先仅仅537张选民票,这要是做手脚太容易了!

这次川普团队也按照法律程序走了一遭,结果大败而归。从州地方法院到联邦最高法院都不认为这次总统大选存在舞弊。川普团队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但赵国川粉却义愤填膺,怒气冲天,指责这是司法不公,法院被左派收买了。致于这收买的详情川粉们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是一口咬定: 肯定有猫腻!这种以推理想像代替事实证据的做法早在中共历次运动中屡见不鲜,这次被川粉们拿来运用也不足为奇,因为都是红色的嘛,区别在于一个是鲜红一个是粉红。

奇怪的是赵国川粉们的划线标准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川粉们大肆讨伐的美国民主党被戴上“左”的帽子,被封为极权独裁的拥趸。而民主党却又被说成是代表大财团、媒体、学阀的利益。我对此十分纳闷。按这种情况民主党不应该向左而应该向右啊!难道美国资本家喜欢财产被共产,媒体愿意成为党的喉舌,学者们讨厌学术自由?而这一切只有在左派掌权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如果民主党是左派而且上台后会更左,那这些大财团大媒体大学者支持民主党岂不是自寻死路!

接着出现的悖论是: 川普被川粉们推崇为美国精神的伟大体现者,他代表着美国广大人民的利益,并且“破开了美国民主制度(黑暗)的一角”。这就怪了,拜登是左派,川普是右派,但他们的社会基础却于情于理严重不符。难道美国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喜欢资本主义更甚于资产阶级?喜欢宪政法治民主自由更甚于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

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今天的美国,资产阶级大鳄们跟着拜登同志走向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而红脖子无产阶级坚决团结在川普先生周围迈向资本主义的独木危桥。

中共黑了美国上百年没有达到的目的如今被中华川粉们实现了: 美国的民主制是资产阶级的一块遮羞布,是欺骗人民的鬼把戏。川粉们用自己的言论为这些谰言作了清楚的背书。然后,川粉们理直气壮地宣称: 自由民主的灯塔熄灭了,美国即将被赤化!

可怜的拜登连一天总统都未当,就被扣上了一顶美国资本主义掘墓人的大帽子,真是比窦娥女士还冤啊!他的具体罪行是: 同意同性恋、吸食大麻合法化,放宽美国的移民政策等等。这又是一个悖论: 长期以来,像同性恋、吸大麻一直被中共斥为资本主义社会典型的腐朽堕落行为。拜登既然是左派,理应鼓吹社会主义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怎么能容许这些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方式自由泛滥呢?至于放宽移民政策,最高兴最欢迎的人应该是我芸芸华夏子孙啊!那些穷酸困顿的川粉们,难道你们不愿意有机会移民美国吗?

如果美国自由民主的灯塔熄灭了,如果美国的精英阶层都腐败了,被中共收买了,甚至连西欧都变成“白左”了,那岂不证实了国际歌“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的伟大预言了吗?既然中共已经在西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那你们还瞎折腾啥?赶快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沿着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向前,努力实现复兴中华的美梦吧!

只是,我绝不相信美国自由民主的灯塔会在拜登上台后熄灭。

我没时间和你们争论。咱们走着瞧,时间会证实一切的。

2021年1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