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在美国是一些傻教徒着了神棍们的道,被川普当了回枪使,那么在中国又是怎么回事呢?在中国可没那么多傻教徒,为什么照样谣言满天飞,到现在很多人还是笃信拜登靠作弊上台,还等着川普在新总统就职仪式上摔杯为号,帷幕中涌出一帮刀斧手一举擒获拜登呢?(拜登已经完成了就职仪式,很多中国人接着等晚宴时摔杯场面。如果晚宴没有发生什么,那就接着等川普从德州带领大军杀往华盛顿生擒拜登)

还是神棍们弄出来的事。

第一波就是张洵、叶宁、任不寐(原名胡春林)这类加入了华人教会的神棍(神棍很多,就不一一点名了,他们加入的教派绝大部分属于福音教派)。当年这些人去到北美,缺钱,缺人脉,为了求生存、求发展大都加入了教会。这些人加入了教会后,为了显示自己的作用,异常积极地将美国福音派的内容翻译成中文,同时积极在中国成立福音派教会,将美国福音派的主张传输到中国大陆。这些在北美的华人教会有钱有人,会把那些耸人听闻的小报消息第一时间从英文翻译成中文,然后迅速组织在微信圈里转发。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2016年到2021年初所有丑化民主党人,夸赞川普的英文消息、帖子,几乎没有什么耽搁就以中文的形式在微信圈里流转,传播广泛。这样的传播速度和广度不可能是个别人的独立行动,必须是有组织的推广活动。

第二波是法轮功系媒体的功劳,法轮功系的媒体很多,除了有纸媒《大纪元》、电视《新唐人》、网络版《阿波罗新闻网》之外,还有各种中文自媒体,比较有名气的有江峰和王文昭的节目。由于法轮功拥有独立的媒体系统,在翻译美国极右翼网站和报纸的消息、文章基础上他们还会单独编造大量谣言,其造假的胆子之大,会让你匪夷所思。靠着这种凭空造谣的能力,法轮功系媒体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前后成为了美国极右翼舆论的主力军,有些谣言甚至被川普的竞选团队所引用,给人一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感觉。

这两波谣言主力推手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总部都设在美国,在中国大陆有大量拥趸,网络齐全,有钱有人,行动极强,是中文界里关于美国政治谣言的批发中心和发动机。

在基督教会和法轮功这两条谣言主线之外,另外有两条辅助线为这些谣言推波助澜。

第一条辅助线就是一帮声称以推翻中共为己任,在国际上,其实主要在美国从事民主运动的人。不要搞错,他们不是要在美国搞民主运动,而是在美国从事让中国变成民主社会的工作。说起来有一些绕口,但确实是有一帮中国人在美国靠做中国的民主事业讨生活,除了这事也不太会做其他的事,其中著名的人物有魏京生、王丹、盛雪、王军涛等。这些人都站在川普的一边,认为美国没了川普,拜登上台美国就会与中共沆瀣一气,美国就要毁在民主党手中。其中的盛雪在川普感染新冠病毒之时还体贴地送上中医偏方,特别嘱咐川大帝要禁房事,甚是亲昵。而王丹则直接将习近平和拜登相比,要大家在这两人中选一个。王军涛之前一直骑墙,到了1月6日以后反倒是跳出来说,拜登选举舞弊,是非法当选,是暴政,进攻国会的人是反暴政。这让我想起了在一次网络辩论中,魏京生说红卫兵是反暴政的情景。难道搞民运的人大脑都很清奇么, 为什么他们的想法似乎与事实都不一样。在这帮在美国的中国“民运”大佬的影响下,几乎所有中共的反对者,即五毛口中反贼们,无论海内海外,都异口同声地高声赞扬川普,痛骂拜登,将民主党视为自己的敌人,视为民主的敌人。随着川普的败选,这些中共的异议分子依次将美国的主流媒体、选举系统、各州政府、联邦司法系统、法院系统指责为被收买,腐败,最后直接将美国比作中共政权。有点脑子的人可以想想,如果这些“民运”人士所说是真的,那么经过川普四年的治理,美国从一个民主灯塔堕落为与中共为伍的腐败之地,原因怎么可能是处于反对党地位的民主党,最该负责任的应该是川普啊!这么明显的道理也看不出来,令人怀疑这些反贼们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经过川普一事,中国的反贼们到处宣称美国的民主制度破产了,这让中共宣传部捂嘴暗笑。中共拼老命宣传了70年,说西方的民主制度是假的,但宣传效果一直不好,中国老百姓还是向往西方社会。现在可好,搞民主运动的领袖们自己说美国选举大规模舞弊,美国社会制度的各个方面都不能信任,给中共宣传部过去的说法做了背书,中国的反贼们与中共站在了一条战壕里,成了战友!

说到这里,另一条谣言的辅助线就昭然若现了,那就是中共的文宣系统。在被中共严密控制的微信里,所有盛赞川普,贬低拜登的文章畅行无阻,很少看到贬低川普,赞扬拜登的文章。按照那些“民运”人士的理论,川普无时无刻在“灭共”,而拜登则与中共勾结准备出卖美国。如果是真的,那么中共应该无比痛恨川普,喜欢拜登,怎么可能让称赞川普,贬低拜登的文章在微信里流行?中共本应该反向而为,将赞川普贬拜登的文章禁止,让贬川普赞拜登的文章流行才对!

而且我注意到,在美国大选前后这段时间里,微信群被封的频率明显降低了。之前,我的微信群隔三差五就被封,一个群很难活过一个月,我那些不待见中共的朋友们的微信群也差不多同样命运,封群如吃饭,而且是家常便饭。但在美国大选前后这几个月,我和我朋友们的微信群被封的频率低了很多,一个群居然可以活几个月,着实罕见。显然,中共是在有意放任微信群里对川普现象的讨论,让这种割袍断义的话题在各种微信群,尤其是在异议分子组织的微信群里发酵,让这些反贼们争得面红耳赤,怀疑人生,这样他们也就没有精力去关心中共又做了什么坏事了。

前面基督教会、法轮功两条线炮制谣言,主要发动,后面“民运”和中共两条线明里暗里配合,成就了一个中国文化思想史上的奇观,即信基督的人与信佛的人站在一起赞扬川普是神选之人,只是不知道这神到底是上帝还是李大师;反中共人士和中共站在一起谴责西方民主制度虚伪,西方主流媒体都在撒谎。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美国人选总统,中国人大分裂。大部分中国人觉得民主制度扯淡,司法独立,言论自由都是假的,在小部分中国人眼里,比如老傅我,则是那帮“民运”人士彻底破产,变成了“民逗”人士。捂着嘴偷笑的自然是中共,它们奋斗了70年,想抹黑西方民主制度而不能够。现在它的的敌手,从宗教人士到反共人士一致同意了中共的意见,而且忙不迭地给中共提供炮弹,为中共的主张摇旗呐喊,背书画押,还有比这更爽的事了吗?

通过这一些骚操作,中共成功地将中国人更加原子化,让中国人的思想更加混乱、迷茫,它们的统治又可以多延续一些年了!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