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3日,下午约5点,许艳查出,中国司法还是没有把余文生律师依法和人道的调回户口所在地北京的监狱。余文生律师在2021年1月26日,被投到了离北京1045公里外的南京监狱,比之前718公里外徐州市看守所还远。我给南京监狱打电话预约探视余文生,以疫情为由阻止会见,我一定会尽快去南京要求探视权。

把余文生律师投到1045公里以外的南京监狱。首先,现在南京监狱还以疫情为由阻止家属探视。就算正常让探视,妻子和孩子,每次要往返2000多公里,只为探视30分钟。请问中国司法这样做和安排合适吗?属不属于故意刁难、制造障碍、继续打压?

已经买了2月4日,北京至南京的高铁票,我想赶在春节前,到达南京监狱要求探视余文生。这是余文生第4个春节没法和家人团聚,南京监狱在2月3日以疫情为由没有答应探视,但疫情防范可以解决,如果完全以疫情不让探视,可以一直剥夺探视权,所以我去南京监狱争取保障家属探视权,请求大家的关注。

2月4日,许艳,现在已经到达南京监狱门口,要求探视余文生律师,现在门口工作人员说今天不能探视,我再会联系南京监狱的工作人员。


南京监狱出来约5个警察,但是至现在不让探视,我会在南京监狱在坚持探视权,

2月5日,南京监狱,在上午9:30至10点,让许艳与余文生律师,视频会见30分钟,余文生听了许艳介绍的国际国家和官员、马丁·恩纳斯人权奖、律师和大家的关心后,他很高兴,说感谢国际、感谢公民社会。身体的健康依旧不好还没得到治疗。这个月,是余文生刑满释放的倒计时第14个月。谢谢大家。

来源:作者推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