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泄习明泽个资|蒙冤“主犯”牛腾宇遭手铐吊打致残废 母哭诉:愿意用生命换儿子自由

2021.02.02

“恶俗维基”网站因连结“支那维基”,涉嫌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和姐夫邓家贵的个人资料,导致24名成员被集体判刑。家属批评广东茂名公安在无法拘捕境外网站“支那维基”主理人下,不惜移花接木要“恶俗维基”顶替,还屈打成招把“恶俗维基”的技术支援者牛腾宇承认是“主犯”,一审被控“寻衅滋事”、“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非法经营”三项罪名被判囚14年,罚款13万元人民币(约15万港元)。目前,案件正排期二审。牛腾宇的母亲向《苹果》表示,当局不批准家人到看守所探望,也没有收到儿子的信件,她终日担心“他们(当局)整我呀、搞我呀,如果我死掉了,儿子就没有人管,其实我的儿子挺冤枉的。”她更害怕二审秘密开庭,当局会速审速决维持原判。

“如果我能用生命换来孩子的自由和清白,我很愿意啊。”牛母接受电话访问时语气激动,她说当知道儿子被判有期徒刑14年,随即晕倒,醒过来后眼睛就看不清了,近日还摔断脚,生活也无法自理。她还哭诉指“我不知道儿子现在怎么样呀,被他们弄到什么地步了,我都特别特别的担心,我现在都一身的病,不知道可以活多久。”

在审讯过程中聘请的多名律师也向牛母透露,儿子在佛山南海区看守所秘密关押时受到酷刑对待,“受到吊打,还有剥夺睡眠,不准吃饭等等酷刑折磨”,他的右胳已经残废了,吃饭都是用左手的。

牛腾宇的母亲诉说,她只有这名独生子,过往曾受家暴后离婚,就独力在河南焦作带大孩子,但儿子因学籍问题于13岁辍学,后来自学电脑知识,于2014年获得西安中国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第三名,虽然获多所大学招揽,但为了照顾家人,牛腾宇选择放弃入读大学,靠编写软件为生,他的理想就是要开发出一流的软件。她说:“我的儿子很爱国的,怎么就变成了恶势力的首领,刚满20岁的孩子怎么能带领一群大学生呢?我就充满了疑惑,但是我也无能为力。”

“国家领导人一直在电视讲依法治国,我想问法律是为了公平,可是一判就是14年,我一下子就晕倒,我觉得不可思议。”牛母指,牛腾宇曾到过多次日本欲寻找入读当地大学的机会,“就是去过日本,他回来就莫名说他是‘精日分子’,我就有一个疑问,你们当官的孩子都在美国大学读书就不说,而老百姓就是私通国外?”她感叹的说:“我的儿子一生就毁掉了。”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牛母指儿子告诉他只是到香港购买手提电脑,“结果回来之后又被扣了帽子,他实在是太冤枉了。”茂名警察无法拘捕“支那维基”的一批人,因为是境外网站所以抓不到,而儿子只是向“恶俗维基”提供一些技术支援而已。

家属委托了律师黄汉中和包龙军处理牛腾宇的上诉。包龙军转述黄汉中昨(1日)在茂名第一看守所会牛腾宇逾2小时,精神状况尚好,但在羁押期间遭受刑讯迫供,特别是在佛山被指定监视居住时,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和另外一名办案人员指使公安对牛腾宇施以非人道酷刑。

牛腾宇向律师表示,经常被人用棉花或纱布把手铐缠住,铐住他来吊打,吊起来就是一整日,所以他手受伤就是那时候造成的。律师准备提告办案单位和警员滥用私刑。

另外,消息指多名提出上诉的获刑者将被快速提审,怀疑当局企图尽快驳回上诉结案。律师黄汉中已于周一下午到茂南法院刑事庭要求调阅卷宗,法院以办案法官不在单位为由拒绝。他表示,将与前任律师交接文件,为二审做好准备。

自由亚洲电台近日联络到旅居日本、创办“恶俗维基”和“支那维基”的肖彦锐,肖彦锐怀疑牛腾宇遭报复是与他到香港围观“反送中”游行有关,呼吁中共当局勿以法律手段对年轻人进行政治报复。

肖彦锐强调,最先发布习明泽个人资料的网站并非“恶俗维基”,2019年5月,习明泽和邓家贵的身份证信息已曝光于“红岸基金会”,然后就放到“支那维基”网站,当中包括化名为“楚晨”的习明泽个人身份证、早年护照照片等,在Twitter等社交媒体广泛蔓延。但因广东网警无法拘身处海外的“红岸基金”,所以才将牛腾宇及“恶俗维基”的成员当作替罪羊。

“恶俗维基”(EsuWiki)是一个基于MediaWiki的讯息库网站,自称“旨在揭露并记录事实”,以记录中国互联网部分人事为主,亦被称为“恶俗百科”,部分官二代资讯被上载上网。至于“支那维基”是模仿“恶俗维基”的网站,目前未能连结,未知是否被关闭。

来源:《苹果》记者/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