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2月19日,中国军方的《解放军报》才披露2020年6月在中印边境冲突中中方军士的伤亡情况,据悉,仅四死一伤,远小于印方伤亡人数。当消息被各大媒体报道过后,一时间掀起了舆论的狂飙,网上充满了向伤亡的“英雄与烈士”致敬之声。在相关新闻跟帖当中,几乎是一边倒的赞誉。然而,在微博等平台,依然不乏质疑。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一些质疑死伤人数者竟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此外,重庆警方甚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侨居海外的重庆人王靖渝处以刑事拘留,并对其搞“网上追逃”。截至当前,已有七人因发布质疑中印冲突死伤人数的言论而遭到拘留或逮捕,其中三人分别被拘留七至十五天,其他四人面临刑事指控,包括“辣笔小球”和王靖渝。

“辣笔小球”本名仇子明,出生于1982年,南京大学政治系研究生毕业,曾担任《经济观察报》记者,关注过凯恩事件等一系列公共事件,在新浪微博上拥有200多万粉丝。仇子明虽然在互联网上异常活跃,但在言论环境日益恶化的近些年发言相当谨慎。然而,他可能万万没料到,因为2月19日的几条质疑伤亡人数的言论,次日就被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续后在3月1日以《刑法》修正案中新明确的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正式批捕。

仇子明在微博当中这样评论官方报道:“…你仔细品,牺牲的这4位都是因为‘营救’而立功,连去救人的人都牺牲了,那肯定有没救出来的啊,说明阵亡的不仅仅只有4人。这也是印度敢于第一时间公布阵亡人数和名单的原因,在印度看来,他们赢了,且代价更小。”?

南京警方的反应相当迅速。当天晚上,便将仇子明刑事拘留,给出的理由是他“在微博上歪曲事实、诋毁贬损5名卫国戍边英雄官兵”。“微博管理员”也发布消息称,决定对“辣笔小球”账号用户予以禁言一年处罚。南京警方一动,其它地方的警方紧随其后,河北秦皇岛、广东茂名、贵州贵阳、北京、四川绵阳,分别有一人被处以行政或刑事拘留,在海外的王靖渝也被重庆警方追逃。

众所周知,“寻衅滋事”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口袋罪”,这一罪名虽然早已存在,但在以往适用范围比较小,现今却是无所不包,网上发言、实地抗议,对官员进行辱骂,甚至连下跪和静坐都可以拿“寻衅滋事”治罪。不过,仇子明虽然是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但最新消息显示,3月1日,南京市检察院已经以《刑法》修正案(十一)中新明确的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正式批捕,该修正案于去年12月26日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并确定于今年3月1日生效。

很多人对“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这一罪名比较陌生,因为此前刑法里没有这个罪名。《刑法》修正案(十一)第三十五正式生效后,成为《刑法》第“第二百九十九条之一”。在仇子明等人纷纷被拘,媒体进行大肆宣传后,很多网民倍觉无安全感,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触碰当局的敏感神经,从而被拘捕和定罪。

为正义而不幸丧生的英雄和烈士,理当受到尊重。但是,在一党专制之下,什么人可以被称之为英雄或烈士,其标准却相当模糊。况且,民众公认的英雄与官方树立的“英雄或烈士”往往大不相同,质疑官方的“英雄或烈士”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譬如说邱少云“烈士”的事迹在小学课本当中曾传播了几十年,后来,因为其被火烧时“一动也不动”这一细节描述饱受质疑,结果从课本中剔除。按常理,当一个活人被火烧时,绝对不可能纹丝不动,除非他已经死亡或接近死亡。倘若不是受到质疑和不允许质疑,这篇课文不知道还要误导多少青少年。

仇子明的相关言论只是就官方报道的内容质疑而已,并没有对英烈本人进行侮辱、诽谤,也没有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在其微博的跟帖当中,虽然不乏附和者,但更多的人还是表示了不赞同,并未产生侵害英烈名誉、荣誉的实际效果,更谈不上损害公共利益。其言论,即便有人不赞同,也顶多是一个看法不同的问题,绳之以法,显然是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不同意见表达。

值得注意的是,仇子明被批捕的这一天,正是《刑法》修正案中关于“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正式生效的第一天。按照通行的法制原则,新法并不具备惩罚旧有行为的效力。然而,南京官员为了达到压制言论的效果,越轨将仇子明沦为“享受”新法的第一人。用事后生效的法律批捕仇子明,是中共当局操纵司法使其服务于政治的典型行为。中国维权律师吴绍平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只要是被官方列为英雄烈士的人都不允许进行任何质疑,实际上就是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也不符合中国《宪法》关于保护公民言论自由的规定。按照《刑法》的从轻从旧原则,你3月1日生效实施的法律显然不能对生效日之前[2月19日]的行为进行追溯,这种操作手法不符合法律规定。”

因为质疑英烈被拘留的人接二连三,唯有王靖渝逃过一劫,不过,虽然已成为美国永久居民,十九岁的他也因在微博上发表质疑冲突事件的言论而遭到中国警方跨境追逃。现旅居欧洲的王靖渝在推特上公布电话录音,称自己屡遭重庆警方骚扰,警方还通过拘押他在国内的家人来逼迫他回国“自首”。重庆警方称:“你没有犯法你怕什么?你到公安局、法院来讲清楚。”可见,身在自由世界的他,只要不回国,其家人可能永无宁日。

对仇子明等人的打压,显示出在新的一年里,“两会”召开之前,中国当局对言论管控更为严厉,在仇子明等人被处理后,遍布网络的网警和“五毛”在网上的叫好声一片。中国言论空间之逼仄、法制环境之恶劣、被洗脑网民之众,令人心寒!

2021年3月4日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