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 俄罗斯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久加诺夫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撰文说,目前,许多人开始明白,苏共是能把社会一切健康力量团结在自己周围的唯一力量。他指出,改革的危机是全面的。今天,对党组织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帮助人们克服旧的和新的幻想,不懈地、实事求是地向人们讲清真实情况。
俄罗斯共产党中央和中央检查委员会举行联席全体会议,讨论了共产党员在稳定俄罗斯联邦社会政治经济形势中应起的作用。俄共中央第一书记波洛兹科夫在会上讲话,猛烈、抨击了近年来登上政治舞台的反对派势力。他说,要让每个公民都知道,一个世界大国正处在生与死的边缘,已经到了决定祖国命运的时刻。

同日 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冈贝尔发表文章说,戈尔巴乔夫为了争取各加盟共和国对新条约的支持而对它们作了一系列重大让步,其中包括许诺让它们公平地分享地区的金矿和钻石收入以及在制定军事政策方面有发言权。看来这种策略已取得某些成功,15个加盟共和国中已有8个对于一项修改后的条约草案取得了一致意见。该条约可望取代1922年为成立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而签订的协议。

3月9日 叶利钦在俄罗斯民主力量代表在莫斯科的集会上发表了讲话。他主张在“民主俄罗斯”运动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强大的、有组织的政党。他相信采取这一步骤是必要的,因为苏共正在组织起来,正在巩固队伍。叶利钦说,他和他的支持者们犯了一个错误,这就是相信戈尔巴乔夫将支持“五百天纲领”。他还对新的联盟条约草案发表了许多尖锐的批评意见。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对叶利钦的讲话表示不安和抗议。他认为叶利钦是在国家处于非常复杂的局势下向国家领导宣战。他指出,社会现在十分紧张,最大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在道德方面无权发表这种讲话。他认为将于星朝一举行全体会议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不能对俄罗斯联邦议会领导人的这种讲话不闻不问。
同日 苏联新的联盟条约头天晚上在此间公布。被称作“主权共和国联盟条约”的这份文件将“成为苏联宪法的基础”。

3月10日 路透社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电视台说,由苏联国家计划委员会提出的一项秘密报告预言,苏联正在走向政治和经济上的深渊,它使人想起了斯大林时代出现的饥荒和采取的镇压措施。它说,这项预测报告预言1991年苏联国民生产总值将令人吃惊地下降11.6%,而去年只下降3%。这项报告预料今年工业产值将下降15%以上,而在去年只下降1.2%,预料农业产值也将下降5%。报告没有说明去年农业产值情况。

在1985年的四月全会上,戈尔巴乔夫小心谨慎,甚至没有使用“改革”这一个词。但他还是明确无误地提出了自己的思想: 苏联正处于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上,经济上的 “彻底变革是我国历史命运”的要求,“社会主义在现代世界上的地位将在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现在向何处去。” 不久,“改革”便成为他不断重复和大声疾呼的口号: “我们没有其他道路”, “改革没有替代选择”!

新官上任三把火,戈尔巴乔夫上台后第一个举措居然是反酗酒运动,他将此举作为整顿社会秩序的突破口。4月4日,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了同酗酒现象作斗争的问题。这时戈尔巴乔夫出任总书记才20天,新官上升的第一把火烧起来了。但是,这场运动以失败而告终。

酗酒是苏联社会的一大痼疾。据统计,1980在苏联的2.6亿人中,酗酒者高达四千万人。酗酒成风,酒精中毒正在侵蚀着苏联的社会生活。离婚率的上升、犯罪活动的增加、苏联男子平均寿命的下降、婴儿死亡率上升都同酗酒有关。

反酗酒运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同。然而有些实际问题也日益严重地暴露出来了。首先是国家失去了一个主要收入来源,须知酒类税收占苏联国民收入的12%。 其次是生产葡萄等水果的集体农庄几乎破产,几百万吨水果烂掉了。再就是全国爆发了抢酒风潮,一些农村开始酿制私酒,导致假冒伪劣酒水泛滥。

反酗酒运动逐渐失去了群众的支持,最后,苏共中央不得不在各方面的压力下修改禁酒法令,反酗酒运动中途夭折。戈尔巴乔夫认为对付付酒鬼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结果出师不利,打了败仗。

荀路 2021年3月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