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 莫斯科数十万人集会支持叶利钦,要戈尔巴乔夫下台。集会通过一项决议,呼吁全民投票时对联盟投反对票;呼吁莫斯科各单位于3月28日俄罗斯非常人代会举行时,到克里姆林宫墙旁支持和保护叶利钦。

同日 在离克里姆林宫不远的跑马广场举行了一次由“民主俄罗斯”运动组织的群众集会。集会的原因是保守派对叶利钦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

3月11月 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普罗科菲也夫和苏联总理帕夫洛夫会见了市工业企业、研究所党组织负责人。会晤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全民投票前夕的国内局势。

普罗科菲也夫说,问题不单关系到作为统一整体的经过革新的联盟的未来,而且还关系到保存具有千年历史的国家。他强调,不允许在对千百万人的生活具有长远意义的问题上搞任何政治投机,尤其是坚决反对使全民投票具有个人色彩的企图。帕夫洛夫详细分析了国内经济形势。他以具体例子说明了“按民族门户”分割我们的共同潜力的企图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今天通过关于苏联人民代表协助举行苏联全民投票的决定。决定责成苏联人民代表严格遵照现行立法,积极参加保证3月17日在自己选区内举行全民投票的工作;应当派遣苏联人民代表小组到各共和国和地区观察全民投票过程;在苏联人民代表地位法规定的权限内,授予苏联人民代表和人民代表小组苏联最高苏维埃正式观察员的权利,负责观察苏联全境内的全民投票情况;苏联人民代表和代表小组应积极解释全民投票的目的和实质,解释苏联第四次人民代表大会和苏联最高苏维埃对这一问题作出的各项决定,全力帮助各全民投票委员会实现其任务;苏联检察院、内务部应全力保证严格遵守法律和社会秩序,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证使每个公民在3月17日在实际可能的全民投票中实现自己自由表达意志的宪法权利。侵犯苏联公民参加全民投票权利的任何行为,对这一权利的任何限制都是违反苏联宪法的,都是不合法的行为,等等。决定最后说: “苏联最高苏维埃再次呼吁全体公民最积极地参加全民投票,把解决我们更新的国家——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命运问题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问题。”

1985年5月,戈尔巴乔夫作为总书记开始到外地视察,他选择列宁格勒作为这次视察的第一站。当他那天出现在列宁格勒机场时,人们首先注意的是,他的夫人赖莎紧随其后,这与苏联前领导人在国内视察不带夫人的常规相悖。在接受欢迎时,他先是建议,应当把献给他的鲜花分发给在场的女士,然后又把列宁格勒市委书记拉到一旁,当场重新安排了访问计划。尽管如此,他常常打乱计划,去一些没有特地为他作准备的普通店铺看看。他讲话的样子像是对在场的听众而不是全国人民,面部表情丰富,手势自然优雅。他多半不拿讲稿,以自信的姿态,充满感情而又直率坦诚地讲述国家存在的问题。以前从来没有哪位领导人这样坦诚地面对群众,这使莫斯科电视台的负责人和宣传部门的首脑们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拿不准这种前所未有的活动是否应当上电视,因而竟然把他的主要讲话推迟了几天才播出。
虽然他告诫列宁格勒的领导人,希望他的视察不要像一个月前在莫斯科郊区时那样再被“做样子”的把戏所蒙蔽。然而,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天,陪同他的官员非要他顺便停一下,去一个“普通年青人的家里喝点茶”。这次“即兴”访问开始进行得很顺利,但后来他发现一只盘子上有苏共中央委员会的记号,才意识到这些精美的瓷器原来是专为这次访问从克里姆林宫运来的。他对此很气愤,要求下不为例。

如果说在此之前,戈尔巴乔夫一直回避宣传,用那种乏味的宗教仪式般的领导方式掩饰自己,那么这次在列宁格勒,他以与众不同的方式初步显露出他的本色和魅力了。

荀路 2021年3月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