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 塔斯社政治观察家科列斯尼可夫发表文章说: “我们认为,造成目前国内十分具有破坏性的尖锐化局势的责任应当由那些称之为‘民主的’和‘人民的’势力来负。正是这些势力最近几天开始对宪法制度发动广泛的进攻;也正是这些势力正在使用举行集会和施加心理压力的手段。”

文章还说,他们并不掩饰发动进攻的目的: 向国家领导人,向政革的政策,向苏联总统和联盟政府在经济和政治方面作出的一切决议(即使是最必要和最迫切的决议)宣战。斗争的手法也表露无疑: 采取罢工式的“战斗行动”、安插“可靠的人”作为叶利钦在地方上的全权代表、建立“强大的、有组织纪律的党”。顺便说一下,就在叶利钦那天讲完话不久,在莫斯科举行的群众集会上,人民代表格德良就表示要建立新的“俄罗斯人民党”。用他的话说,“这个党能够承担起对俄罗斯前途的政治责任”,这个党“是苏共和现行制度的直接反对派”。

同日 苏联主要采煤地区的局势依然是复杂的。顿涅茨克煤田(乌克兰)的许多矿井仍在继续举行罢工,伯朝拉采煤地区(科米自治共和国)的矿工们也在举行罢工。
塔斯社记者报道,据顿涅茨克煤业联合公司罢工委员会统计,今天那里完全罢工或部分罢工的有该市三分之一的煤炭企业。该州122座矿井中参加罢工的约有10家企业。由于罢工造成的损失有十多万吨燃料。

顿巴斯矿工和联盟政府之间的冲突正在日益加剧。罗斯托夫州(俄罗斯南部)49座矿井中有11座今天罢工,它们开采的优质煤占全苏开采的优质煤——无烟煤总量的大部分。工人们坚持要求把工资提高一倍至一倍半,在政府和矿工工会之间签订长期合同,坚持要求国家总统辞职和解散联盟最高苏维埃。
塔斯社记者报道,在伯朝拉煤田,沃尔库塔13座矿井中有4座正在罢工。在沃尔库塔煤业联合公司,1900名矿工有400人没有上班。

这一地区的矿工向政府提出了经济要求: 把工资提高一倍,纳税和退休金优惠。他们坚决要求同苏联总理帕夫洛夫进行直接谈判,然而帕夫洛夫提出了先决条件: 只有在矿井进行工作的条件下才能进行谈判。
今天在沃尔库塔举行了群众集会。这个极地城市的煤炭企业的职工集体代表在会上表示支持罢工协调委员会向莫斯科紧急派出代表团,去同国家内阁首脑进行谈判的决定。

3月12日 苏联总统助理伊格纳坚科在苏联外交部新闻中心举行新闻发布会,在谈到目前苏联一些地区发生的矿工罢工时,他说,受总统的委托,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已同矿工代表举行了会谈。他认为在目前形势下戈尔巴乔夫同矿工会谈是“不适宜的”。

1985年5月17日,戈尔巴乔夫在列宁格勒第一次提出了他的“革命性变革”的计划。他在斯莫尔尼学院——十月革命时的指挥中心——向全国发表题为“坚定不移地前进”的讲话,提出了他的“加速发展战略”的思想。那天是视察的最后一天,当地官员都怀着期待和兴奋的心情。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戈尔巴乔夫的讲话内容是那么出乎意料。作为党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没有讲意识形态,讲必须改革的大道理,他讲的是苏联经济、社会管理及一些现实困难和建立有效与合理的政府机构问题。他想引导人们从来自内部而不是外部的挑战的角度思考问题,即使谈到外部的危险,他也是从国内经济角度去阐述。

戈尔巴乔夫说,苏联经济状况是美国的技术进展之所以威胁到战略均衡的根本原因。苏联实行改革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近,我们是以国民收入年增长率3%的幅度向前发展的,而计算表明,我们至少需要4%。那么,怎么办?降低提高生活水平的速度吗?压缩提高人民物质福利的计划吗?我们不同意这样做。为什么不享受生活的乐趣,为什么不停下来休息?不行,同志们,“这样不行,我们无法做这样的选择。每个人,从工人到部长、到党中央书记和政府领导人,我们大家都必须学会新的看问题的方法,懂得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

几天之后,当他的这篇讲话经过处理之后,由全国电视播放时,苏联民众第一次非常感兴趣地听一位领导人讲话。有些没看到的人则写信或打电话要求电视台重播一遍。

荀路 2021年3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