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 今天举行了苏联全民投票中央委员会会议,会上宣布了关于全民投票的最新统计数字。投票委员会查明,全国有185647355人列入拥有投票权的公民名单。参加投票的有148574606人,即占80%。其中对投票作出肯定答复的有113519812人,即占76.4%。有2757817选票,即占1.9%,被认为是废票。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在会上讲了话,他强调指出, “我国大多数成年居民表示赞成保留经过革新的平等的和主权的共和国联盟”这一事实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同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颁布成立苏联内务部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内务总局的命令。命令指出,在内务部范围内设立这个局是出于“确保首都莫斯科市社会秩序的必要性”。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伊万.希洛夫被任命为这个局的局长。

同日 莫斯科市苏维埃拒不执行苏联政府的决定,批准民主俄罗斯运动3月28日在首都跑马场广场组织示威集会。其理由是,举行集会的声明是按照法律递交的,而且许多莫斯科人打算参加集会。民主俄罗斯运动协调委员会在记者招待会上声称,28日的示威游行“不管联盟领导人是否采取行动”,都将如期举行。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帕夫洛夫今天呼吁苏联人民首先是莫斯科市民表现出理智和慎重,不要使自己“卷入一场冒险的政治游戏”。

3月27日 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会见了莫斯科市苏维埃主席卢日科夫、苏联人民代表阿法纳西耶夫和穆拉绍夫,后二人曾代表民主俄罗斯运动协调委员会签署号召莫斯科人参加28日游行示威的呼吁书。亚纳耶夫提请他们注意苏联政府3月25日作出的“关于(从3月26日到4月15日)暂时停止在莫斯科集会、游行和示威的决定”。他在谈话中警告阿法纳西耶夫和穆拉绍夫,他们应对号召组织未经苏联政府允许的游行、对这种不合法的号召和行动可能破坏社会秩序、对企图用这种方法向人民代表施加不能允许的压力承担责任。他呼吁对方表现出理智,以保证首都应有的法制和安宁。苏联内务部长普戈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在座。

同日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一项声明,宣布苏联政府《关于暂停在莫斯科市举行集会、街头游行示威的决定》,以及苏联总统3月26日颁布的命令是“非法的”。声明说,“通过违反宪法的文件,特别是在政治局势不稳定的情况下,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而其责任应该完全由苏联总统和政府来承担。” 莫斯科市苏维埃召开紧急会议,要求联盟领导对可能造成的一切后果承担责任。

在戈尔巴乔夫的“大手术”中,有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就是谢瓦尔德纳泽。作为一个格鲁吉亚人,在对外事务方面又毫无经验可言,他在7月初的两天内一下子成为政治局委员和外交部长,确实令人感到震惊。

其实,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早在五十年代末就是亲密朋友。自那以后,谢瓦尔德纳泽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是苏联最有创新精神的政治活动家之一。1972年,他作为格鲁吉亚的领导人,大胆地在这个加盟共和国摒弃了高度集中的农业管理方法,实行了责任制和物质刺激措施,而这正好同戈尔巴乔夫在斯塔夫罗波尔进行的改革试验遥相呼应。虽然那时戈尔巴乔夫在那里的所谓改革不过是些小打小闹,但当时谢瓦尔德纳泽的试验似乎更加成功并引起重视。谢氏的创新精神、务实作风正是戈尔巴乔夫希望他的核心圈子里所具有的东西,而现在戈尔巴乔夫起用谢氏,是想控制对外政策,推行他的外交新战略。对当时苏联对外政策的实施,戈尔巴乔夫颇为不满: “要是苏联的代表被称作 ‘不先生’,那是很糟糕的。” “不先生”正是作为苏联对外政策化身的时任外交部长的葛罗米柯因为在联合国内一再投反对票而获得的绰号。在某一年的联合国安理会上,葛罗米柯曾在一天之内使用了二十多次否决权。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让葛罗米柯担任了有名无实的国家元首——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既是对葛罗米柯的报答,又名正言顺地把他从对外事务中排除出去,可谓一箭双雕。以后的事实是,谢瓦尔德纳泽当上外交部长后,就慢慢地但却坚决地把葛罗米柯的作派——处心积虑同美国作对的态度赶出了外交部。

荀路 2021年3月1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