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3 月 15 日

2021年3月1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闭幕前一面倒地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图/撷自人民网

3月11日,中国人大一面倒地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并称之“又一重大举措”。

是不是重大举措?是不是自娱自乐?暂且不论,且看国际媒体是如何评论与报导的。

新选举制度取缔香港民主

中国人大批准了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国际媒体几乎是一片惊呼与愤怒:香港新选举法,结束了“一国两制”,取缔了香港的民主。一些人为中共涂脂抹粉,说是在维护“一国”,问题是一国主权下的香港未出走,“两制”却荡然无存了。

回顾一下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政策是什么?指的是香港、澳门保留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继续拥有自己的政治制度、法律体系、经济政策、金融事务、管治制度,且许诺“50年不变”。

问题是去年6月,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港版国安法。前几日的3月11日,中国人大又通过了《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不言自明,眼下的香港,不仅法律体系遭遇瓦解和破坏,自由民主政治制度,同样遭遇没收与取缔,“一国两制”业已崩塌。

新选举制度将引发经济地震

3月12日,德国电视一台指出:香港的新选举制度,不仅将对民主运动产生巨大影响,而且亚洲经贸商中心的吸引力也似乎丧失,许多外国公司正在考虑撤出香港。

美国的传统基金会每年都会评选出世界上经济自由度最高的地区城市。根据该基金会的评估,香港于2021年首次被除名,因为该城市不再具有决策自治权。

虽然香港财政司司长陈国宝表示不能接受:“如果客观地看待香港,根据‘一国两制’的协议,在经济竞争的条件下,我必须说:仍然有自由资金流动,信息和货物的自由流通,港元仍然是一种独立的货币,与美元挂钩,我们在这里遵纪守法,尊重法律,我很抱歉……”

新选举制度取缔香港民主,这是举世一致的公论,且不仅只是一种评论,而且是客观事实的描述。两会举行之前,香港47名民主人士被香港当局拘捕和关押,铁证如山!

日本一家经纪公司的负责人本周表示:没有自由,就没有金融交易,他宣布,他的公司将从香港撤出。

美国中国研究院香港专家卡佳·德林豪森(Kaja Drinhausen)担心,政治制度上的限制与制约,虽然对中国人大来说,是个开始:“由北京开始采取措施,但这直接影响到社会法制、媒体的独立性,必然会削弱香港的吸引力,长期占据亚洲自由港贸易的主导地位将逐渐消逝。”不是有“鞋子合不合脚,穿着才知道”,为什么不可以套用在香港的政治制度上呢?即,新选举制度,应该由香港人民来决定。

2021.3.5香港47人被控颠覆案,在西九裁判法院现场的声援民众拉起多幅释放政治犯的布条。图/撷自立场新闻影片

中国政府是雄心还是自残?

目前,约有700家德国公司在香港设立办事处,它们通常是贸易分支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中国业务。以往,每个人都认为中国也将从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受益,这就是为什么北京长期不触及特别行政区的原因。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金融专家赫伯特·迪特尔(Herbert Dieter)说,“但是这种态度和说法,似乎正在改变。”他在香港大学做过研究,并说在过去的几周和几个月中,密切关注中共制定了一项新战略。

迪特尔说:“这基本上意味着中国要摆脱全球经济和世界。”当然,这也对金融中心产生了影响,因为:“一个向内看,将自己与全球经济部分脱钩的中国,当然不再需要香港这个通往全球金融市场的大门。”

对于中国人大越俎代庖通过了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普通市民怎么看呢?

3月8日,林郑月娥面对媒体时表示:此次选举制度改革将由中央主导,特区政府表示支持及欢迎,并将全力配合。普通香港市民反应不一。有人表示支持“爱国者治港”,认为不爱国无法治港;但也有市民对“爱国者”的定义提出质疑……

问题是引进的新概念“爱国者”,由谁来鉴定与评估?由共产党拍板,北京人大说了算,这无疑彻底断送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前景。

外国公司会不会“出逃”?

根据美国商会去年秋天的一项调查,香港有40%的美国公司对未来不满意,并正在考虑采取行动,出走他国。实际上,去年大约有1.2万余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十年来,香港人口首次出现下降。最重要的是,移居国外的主要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如今选择定居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

长年来,一直存在着一种趋势: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公司迁移与定居香港,并有计划地带来大批自己的员工。金融专家迪特尔解释说:“我从金融部门听到的消息是,来香港的中国大陆人也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且经常会说另一种语言。”“你会说英语、普通话,会说广东话,你便有资格,可以做到这种平衡。我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大问题。”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吗?笔者认为,大陆虽然说人才济济,但是大陆的官商勾结作派和不诚实、取巧、走捷径的工作方式和长期接受共党文化的“熏陶”下成长的一代人,他们会把这种风气和行事方法带入自由的香港社会,影响到此地的文化与工作环境,香港再具有西方特色和地域优势,但是香港精英人才逐渐离开这座城市,他们的职位和社会地位将被共产党文化教育出来的大陆人所取代。这些人可能既是“爱钱者”,也是“爱国(党)者”,港人和世界将如何消受?

近年香港民怨民情总爆发,其实从香港社会环境的变迁就开始了,已经慢慢地滋生了港人愤怒的萌芽,中国人大最后以“国安法”与“改变选举制度”两支剑清剿,今天的香港,是中共一贯制所为的结果。

香港的政治与法制特色,业已不复存在,这些外国企业会不会离开?将不再由中国人大决定,出走与否?腿在外国企业身上,自然由他们决定!

作者指出,十年来,香港人口首次出现下降。最重要的是,移居国外的主要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如今选择定居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示意图/Pixabay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