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应日本政府的邀请,对日本开始进行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这是苏联最高领导人首次访问日本。戈尔巴乔夫在日本皇宫宴会上发表了讲话,并与海部俊树首相举行了第一次会谈。会谈的主要内容是: 一、关于双边关系;二、缔结和平条约问题;三、关于日苏间的务实关系。双方一致认为,以戈尔巴乔夫总统访日为契机,彻底改善日苏关系对冷战后亚洲秩序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在北方领土问题上,海部首相要求苏联承认日本对北方领土的主权,希望戈尔巴乔夫为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作出政治决断。对此,戈尔巴乔夫强调了缔结和平条约的必要性,但表示领土问题可待17日举行第三次会谈之后再议。

同日 乌克兰首都基辅市工会举行上万人集会,提出的口号是保卫劳动者的经济和社会权利,但集会很快变成了公开的政治性集会,要求苏联总统和联盟政府辞职,解散苏联和乌克兰最高苏维埃,实现企业、克格勃、内务部和军队的非党化、拒绝签署联盟条约等。集会宣布成立乌克兰罢工委员会。

同日 戈尔巴乔夫在《农村生活报》刊登的答记者问中说,帮助农民,满足他们的迫切需求,这是“全国、全民的任务”。 “如果在今后二三年内,我们不对农村实行援助,那么改革社会生产,发展农业,增加食品产量的良好愿望就是一句空话。” 在谈到国外,特别是中国解决粮食问题的经验时,戈尔巴乔夫说,中国农村改革的经验对苏联来说在许多方面,包括在国家调整市场关系方面有不少可以借鉴的地方。

同日 苏联一些英雄城市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明斯克、布列斯特、伏尔加格勒、刻赤、摩尔曼斯克、新罗西斯克、敖德萨、塞瓦斯托波尔、斯摩棱斯克和图拉市党委书记在斯摩棱斯克举行会晤后,今天发表了致苏联公民呼吁书。呼吁书说,我们的祖国正处于危险之中,现在,不是像历史上不止一次地发生的情况那样,是有人从外部侵犯我们的祖国,而是用你们的手和我们的手试图从内部瓦解我们的祖国。有人动用了各种肮脏的手段,想抹杀我们的历史和记忆,唆使我们按民族特征去相互对抗,使我们失去同志情感和正义感,失去对祖国的爱和应当承担的义务。有人企图使我们相信,我们被欺骗了……唆使我们相信这一点的人所抱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这就是想瓦解用了几十年工夫才形成的苏联这样一个国家。这就是要毁坏道德传统和生活方式,不顾我们的利益而进行会导致社会资本主义化的经济和社会试验。这就是要满足一小撮乔装成“民主派”的人夺取权力的私欲和自私的要求。呼吁书号召苏联共产党员和全体爱国力量团结起来,向混乱和无秩序发起坚决的进攻,在国内确立和平与和睦,把现有的力量用于建设和社会的精神复兴。

戈尔巴乔夫的努力终于促成了苏美日内瓦最高级会晤。这次会谈被称为“炉边最高会议”,它以这样一幅图画为象征: 世界上两个最强有力的人庄重地坐在一间小屋里的炉火旁,互相掂量着对方。里根毫不妥协地坚持他的“星球大战”计划,戈尔巴乔夫以同样坚定的态度加以谴责。虽然互不信任,但在会谈结束时,里根说,美苏关系已“有了一个新开端”。戈尔巴乔夫说,“要寻找发展苏美关系的新形式”,苏联“将尽一切努力同美国合作”,争取解决压缩军备竞赛问题。

1986年1月15日,戈尔巴乔夫发表声明,提出15年内分三个阶段实现销毁核武器的建议,宣布苏联决定将单方面暂停核试验的期限延长三个月。他说: “人类正处于一个新的宇宙纪元的重要阶段,该是放弃石器时代思维的时候了。当时人们主要关心的是弄到更大的棒子,或者更重的石头。我们反对太空武器,我们的物质和智力潜力可以保证苏联有能力制造任何武器,如果迫使我们不得不这样做的话。但是,我们懂得我们对我们这一代和后一代人所负的全部责任。我们深信,不应该带着“星球大战”计划,而应该带着用全人类的力量和平开发宇宙的大规模方案进入第三个一千年。我们建议实际着手制订和实施这种方案。”

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二十七大上作报告,谈到对外政策的基本目标和方针,他认为: “已经到了彻底认清当前的严酷现实的时候了;核武器孕育着一场能使人类从地球表面消失的龙卷风。” 又说,“社会主义无条件的否定把战争作为解决国与国之间政治和经济矛盾及意识形态争端的手段。我们的理想是没有武器和暴力的世界,是每个国家的人民都能自由地选择发展道路和生活方式的世界。”

1986年7月,戈尔巴乔夫视察苏联西伯利亚时,提出了在亚洲开展全面的外交活动计划,表示将采取具体的步骤从阿富汗撤军,削减在蒙古的驻军,同意把珍宝岛划归中国所有。

荀路 2021年4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