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于乌克兰利沃夫)

国际笔会多年来一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面严格限制言论自由表示关注,包括在年会上通过决议,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10月举行的第82届世界代表大会上。

尽管此后在中国有些受欢迎的释放,但对言论自由权的压制仍然是一个日渐严重的问题。最近的打压不仅发生在北京,而且发生在湖北、湖南、江西、四川等内陆省份,广东、福建、浙江、山东等沿海省份,西藏、内蒙古和新疆维吾尔等自治区,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

2016年,国际笔会记录了20多为仅因和平行使言论自由权而遭关押的作家,其中许多是根据《刑法》中含糊不清的国家安全条款而关押。独立中笔会中至少有八名会员仍被监禁或拘留,一百多名会员遭到各种形式的骚扰和旅行限制,体现了该笔会遭到越来越多迫害。

最令人震惊和悲伤的事件,就是曾为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和荣誉会长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刘晓波博士,在其疾病被公布后很快突然去世。今年六月,刘晓波博士被诊断出患晚期肝癌后随即获保外就医并送入医院治疗。他因参与起草呼吁保护普世人权和在中国民主改革的宣言〈零八宪章〉,被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一年,已服刑八年半。中国当局拒绝了他出国医治的要求。一个月后于7月13日,刘博士在沈阳的医院中死亡。留下关注的是刘博士遗孀、诗人和独立中文笔会荣誉会员刘霞的安全,她自从丧礼后偶现于一段视频就未再公开露面。

近年来,有几位著名政治犯死于监禁或获保外就医后短期内,例如蒙古作家高玉莲于2016年10月死于软禁中。8月5日,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美国笔会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获奖人杨天水,被诊断出患有晚期脑胶质瘤而获保外就医释放,尽管他被立刻送入医院进行手术,但他的情况据报并无改善。

言论自由不仅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地受到限制,而且以前被视为言论自由堡垒的香港遭到压制。 媒体报道显示,香港出版业面临越来越大的自审压力,例如香港书展上展示的政治敏感刊物数量明显减少。 而且,报道表明一家台湾出版商参展关于性少数身份LGTBQI的几个标题,被以违反展会规则定为“不雅”遭禁。意味着只能附带其内容仅限于18岁以上者得警告在在书店出售。笔会继续关注三位被监禁或拘留在中国大陆的香港作家和出版商姚文田、王健民和桂民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桂民海博士是2015年10月从香港和泰国神秘失踪的五名书商之一,仍未知正式指控而被拘留且下落不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未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政府作为该公约签字国,有义务遵守公约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不被任意拘留和得到公平审判的权利,“避免采取破坏或有损该公约目标和宗旨的行动”。 除此之外,仍有许多法规和做法违反了公约规定的权利。 最近受到关注的立法,包括2016年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限制外国非政府组织——包括那些至于文学进步、新闻事业保障言论自由的团体的工作;2017年6月1日生效的《网络安全法》,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

国际笔会代表大会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停止骚扰迫害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取消对他们自由出入中国大陆的所有限制,尤其是对他们参加国际笔会会议和回国的限制;
──停止其致力于监控网络空间,立即释放因和平表达自己观点而系狱的所有网络作家;
──释放西藏、新疆、内蒙等自治区侵犯言论自由权而监禁的所有人士,包括西藏作家和记者贡却才培、班觉洛布、噶才吉美、雪合江,维吾尔作家尼加提·阿扎提、海来特·尼亚孜、买买提江·阿布都拉、古丽米拉·艾明(女)、伊力哈木•土赫提;
──释放在中国大陆遭监禁或拘留的香港作家和出版商姚文田、王健民和桂民海;
──释放在中国所有其他系狱作家、新闻工作者、出版人和律师,包括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胡石根、秦永敏、桂民海、刘飞跃、吴明良,荣誉会员刘霞、陆建华、齐崇怀、刘贤斌、郭泉、李铁、陈卫、陈西、金安迪、李必丰、郭飞雄、赵海通、徐志强、苏昌兰(女)、张海涛、董如彬、张圣雨、刘少明、孙峰、卢昱宇、李婷玉(女)等;
──批准中国政府1998年10月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改革或修改《反恐怖主义法》,以确保和平的自由表达不被扣以“恐怖主义”;
──改革或修改《网络安全法》,以保障和坚持网络自由表达,而该法条款限制了互联网的使用或狭义地量身定制,为此要规定适当的互联网用途,以防止将其用作审查工具;
──停止利用国家安全、经济、公共秩序罪名来镇压作家、互联网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律师的做法,结束违反个人获得公正审判权的电视认罪做法;
──致力中国司法制度的全面而有意义的改革,以符合国际标准和中国宪法,保障公平审判、充分的辩护权和上诉权、律师的合法执业,以及保证犯人健康与安全的监狱制度。

(独立中文笔会翻译自英文原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