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9日 亚美尼亚政府决定将亚美尼亚共产党和亚美尼亚青年联盟(原共青团)的全部财产收归共和国所有。规定从4月22日起的一周内将全将财产交给市苏维埃和区苏维埃执委会所属的委员会保管。作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是,“共产党和国家政权合为一体,自封为是起领导作用的党,这样大量的物质财富便集中在党的手中”,而党的财产“是靠国家资金由共和国几代人创造的”。对此,苏共中央书记处和亚美尼亚共产党中央发表声明谴责这一决定,指出该决定违反苏联宪法。苏共中央书记处的声明认为,这项决定“实际上旨在禁止共产党的活动并且证明共和国在实施一项建立反民主的极权制度,使反对派的力量从政治舞台上消失的方针”。它“粗暴地违反了苏联宪法和亚美尼亚共和国宪法,苏联各项确定了社会团体拥有财产和保护财产的权利的法律”。 “根据由苏联司法部登记注册的苏共章程,苏共的财产不属于某些加盟共和国共产党所有,而是全党的财富,并且不能以共和国的文件收归国有”。苏共中央书记处和亚美尼亚共产党中央呼吁共和国最高苏维埃重新审议共产党财产国有化的决定,并撤销这一违法决定。

同日 戈尔巴乔夫在结束访日之后,又开始了对南朝鲜的访问。戈氏将在20日与南朝鲜总统卢泰愚就双边和安全问题举行会谈。在为戈氏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卢泰愚致词说: “我们的会晤将消除冷战互不信任的残余和战争的威胁。”

4月20日 苏联内阁开会,在帕夫洛夫总理主持下详细讨论了使国家摆脱最严重的社会经济危机的方案。副总理谢尔巴科夫作报告,详细地阐述了反危机的三个方案,指出如果不立即采取与当前的复杂情况相适应的坚决的硬性措施,必然使社会遭受更多的物质损失,生产必然继续猛跌。这种状况尤其会造成消费品产量的减少,国民的生活水平平均会下降20%。如果现在就采取一揽子硬性的反危机措施,社会将取得一次现实的机会,逐渐地从经济混乱的状态变成有秩序的状态,放慢倒退的速度从而使经济形势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就能稳定下来。第三条道路是完全放弃行政管理措施以利于“纯粹”的市场杠杆,而这样做的结果是国民收入急剧下降、大规模的失业、生活水平降低、居民对此的反应,在规模上和期限上都是不可预测的。但不可能恢复行政命令式的经济管理体制,所以只有将中央和各个地方的力量结合起来才是可以接受的。发言中,大多数与会者认为政府的方案是三个方案中最现实的一个。

同日 今天,苏联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在对记者的谈话中指出: “戈尔巴乔夫正面临着困难的时期,我不排除他今年离开政治舞台的可能。” 他说: “如果戈尔巴乔夫今后在作决定时继续优柔寡断,那么他将呆不了二三个月。在这二三个月里苏联的情况将继续恶化,到五六月间,危机将会达到顶点。”

戈尔巴乔夫一上台便对军方采取了冷淡态度,在他的第一届政治局领导班子里没有一个军人。这是1973年以来的第一次。国防部长索科洛夫元帅只是政治局候补委员。戈尔巴乔夫上任的第二个月,就迫使十多名高级军官退休了,接着作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削弱了军方对国家安全政策的控制。在七月他与军队高级将领的会见中,他说他无意与军方作对,只要军队支持改革。在他上任后一年多时间里,他对军队上层和大军区司令员进行了人事调动。 到1986年7月,他已先后更换了陆军司令、海军司令、民防部队司令和国防部总监,只有索科洛夫、库利科夫、阿赫罗梅耶夫等几位元帅留任。1987年初,远东军区司令亚佐夫上调莫斯科任国防部副部长,成为戈尔巴乔夫的亲密助手。

戈尔巴乔夫自称对军队所采取的措施决不是出于个人关系的亲疏。他认为老一代将领固步自封,头脑僵化,思维方式有问题,在许多问题上与他的改革思想格格不入或有相当距离。在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不惜国家人力财力大力扩充军备,终于实现了与美国的核均势,并在常规军事力量方面,华约对北约占有优势。苏联凭借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到处伸手,谋求霸权,苏联军方为此感到自豪,军队在苏联也占有很高的地位。他们在传统思想惯性的影响下,仍然希望苏联这列强大的战车继续向前开动。戈尔巴乔夫现在想要按下制动,紧急刹车,肯定要受到军方的制约甚至反对。如果不能控制军队,戈氏也不能顺利实行他的外交政策。

荀路 2021年4月1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