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1日 苏联“联盟”议员团第二次代表大会参加者要求召开非例行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并要求戈尔巴乔夫总统在代表大会上作关于国内形势的报告。议员团协调委员会主席尤里.布洛欣在报告中建议: 在全苏实行六个月的紧急状态,对新闻界的工作情况和私有化的进展情况进行监督,加强对经济的集中管理,同社会中的危机现家作斗争。这一建议得到了议员团成员的完全支持。会议通过了体现报告精神的一系列文件,与会者还对已经公布的新联盟条约草案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认为草案是“不能接受的”,随着这种条约的签署,“统一的国家将会消失”。

同日 苏联各加盟共和国议会团代表会议在莫斯科开幕。参加会议的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乌兹别克等共和国的最高苏维埃成员。与会者将讨论“圆桌会议”的议程草案,讨论并批准跨议会代表会议章程。会议的主要宗旨是“建立主权的民主国家”。与会者要求在苏联成立“人民信任的过渡政府”,将权力“由联盟结构移交给各共和国的新设置的机构”。代表会议就工人罢工发表了一项声明指出,与会者“声援工人运动”,认为它是“积极变化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同日 据法新社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名官员说,苏联经济正在崩溃,这种螺旋形下跌的危险趋势可能对东欧造成可怕的后果。他说,莫斯科必须“刻不容缓”地使国内局势安定下来,并解决日益骚乱的诸共和国与中央政府的关系这个棘手的问题。他还说,在改革走上正轨之前,西方不可能提供财政援助。“没有国家会把钱花在一个”正在分崩瓦解的“社会制度”上。然而,人道主义援助和技术援助可能会有帮助。他说: “我们希望改革,但是在此阶段,我们无法作出任何积极的估价。”

同日 第二次俄罗斯共产党人倡议代表大会第一阶段会议在列宁格勒结束,8个加盟共和国一些党组织的代表列席了会议。与会者主张把俄罗斯共产党人的这个运动变成全苏运动。会议讨论了苏共纲领的两个草案。两草案均强调必须“在苏联恢复和巩固社会主义”,在交全国劳动集体讨论之后,第二阶段会议将批准其中一个草案。与会者通过了致共产党员的呼吁书,号召党员们投身于按照列宁的原则重建共产党和清除机会主义的斗争。

4月22日 立陶宛共产党中央全会在首都维尔纽斯结束。全会讨论了共和国十分尖锐的社会经济问题,指出,与1989年相比,1990年共和国国民收入下降了10%,工业生产总值下降3.5%,农业也经历着危机。全会认为,这是非建设性力量在共和国掌权导致的结果。

戈尔巴乔夫外交新思维的核心内容,是他认为核武器已成为一个“政治上和心理上的问题,而不再是军事和技术问题”。因此,他在一次中央全会上说: 我们确实处在包围之中,但“包围我们的不是无法战胜的军队,而是占优势的经济力量”。戈尔巴乔夫的智囊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在全国科学院发表的讲话,可以说是对新思维的动机的最好说明。雅科夫列夫说: 苏美之间的竞争实质上首先是经济竞争,而不是军事竞争。美国人是在对苏联打一场“经济战”,办法是“迫使布尔什维克们耗费巨资把自己武装起来,而在经济上却濒于死亡。” 新思维的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给苏联赢得一段喘息的时间,以便集中解决国内问题。

戈尔巴乔夫认为,苏联的军备已经把苏联经济压得喘不过气来。即使单从谋求与美国的战略均势来考虑,当务之急也是发展经济与科技。因此,他放弃了“均势安全”的苏联军事理论概念,而提出了“足够安全”的新理论。他不愿像他的前任那样,把核武器问题完全交给军方处理,听任他们把大量金钱用来扩充核武库。

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遭到军方的不满和抵制。他们不支持裁军计划,反对单方面中止核试验。随后,对戈尔巴乔夫的批评越来越多。苏军一名高级将领曾当面对戈尔巴乔夫说: “你的新思维用于国际宣传是好的,但千万不要用来污染我们的军队。” 对于签署美苏全面销毁中程导弹的条约,许多苏军高级将领更是不满。多少年来,他们呕心沥血,耗费巨资建立了庞大的核武库,而现在戈尔巴乔夫要把它们化为乌有,他们怎么也想不通。

将军们的反对使戈尔巴乔夫很恼火,他想找个机会杀一杀他们的趾高气昂、自以为是。

荀路 2021年4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