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 俄罗斯议会通过了“总统选举法”,规定凡是年满18岁的俄罗斯公民都有权参加俄罗斯总统的选举。选举将在普遍平等和行使直接选举权利的基础上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可入选总统的人只能是35岁以上65岁以下的俄罗斯联邦的公民;总统任期5年,不能连任两届以上;总统不能当人民代表,在任职期间不能成为任何政党的党员等。

同日 苏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会议召开。全会讨论的主题是:国内局势和摆脱经济危机的途径;组织问题。

戈尔巴乔夫致开幕词。他说,现在有人企图使国家离开改革的道路,或者把国家推进超革命的冒险之中,或者是使国家回到过去的极权主义制度。当前最大的危险是左右两种激进分子勾结在一起。他们提出要解散国家权力机构,要总统和内阁辞职。如果这种要求得到满足,将不可避免地使政权出现爆炸性危险的真空,无论他们谁占了上风,都会用新的专权来代替民主制度。戈氏认为自己的首要责任是制止对民主进程的破坏,采用一切合法措施,坚决加强国家的宪法秩序。戈氏强调他没有改变对党和国家领导人目前应兼职的立场。

苏联总理帕夫洛夫就“国内局势和摆脱经济危机的途径”作了报告。报告指出:政治和经济危机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这是新的现象。苏联在着手改革时,最主要的是没有所要迈向的那一体制的高质量的方针。

4月25日 按照摩尔多瓦共和国文化部的指示,摩尔多瓦各图书馆将要撤掉一批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指示中说,过去图书馆工作的极端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导致藏书在结构上和内容上不仅不符合人民的利益,而且是反民族的。在非政治化期间,图书馆不应该继续为某些政党和意识形态团体的列益服务,要增加民族书籍在藏书中的比重。

拉脱维亚议会第一副主席克拉斯滕在今天的《消息报》上说,签订与政治毫不相干的多方面经济条约,是目前拉脱维亚与苏联关系的理想方案。他指出,对苏联而言,拉脱维亚是1940年被非法吞并的一个国家,拉脱维亚领导人的最终目标是恢复本国的独立。军人、克格勃工作人员和共产主义组织的成员不能获得拉脱维亚国籍。有资格获得国籍者还需通过有关拉脱维亚语言、文化、历史的考试。

同日 苏共中央全会继续举行,中央书记处书记法林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些发言者对总书记提出了十分尖锐的批评。针对这些发言,戈尔巴乔夫表示,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临着使苏联摆脱危机任务的情况下,应当依靠党内同志的信任和支持,特别是中央委员会的信任和支持。如果这方面出现了疑问,那自己就辞去总书记职务。法林说,政治局举行了会议并讨论了这个问题,一致决定,建议全会不讨论戈氏辞职问题。在今天的中央全会上,349名与会者有322人赞成政治局的建议,13人反对,14人弃权。

1987年12月7日下午,戈尔巴乔夫的专机抵达华盛顿。他对前来机场迎接他的美国国务卿舒尔茨说:“让我们充满希望,上帝会帮助我们。”当他的车队驶往宾馆时,他看到了路边竖立着一块标语牌:“请记住珍珠港事件/欢迎戈尔巴乔夫”(这天正好是珍珠港事件46周年)。如果早一天的话,他也许会看到林阴道上有20万示威者抗议苏联政府歧视犹太人。

12月8日上午,戈尔巴乔夫在白宫南草坪上受到正式欢迎。里根致欢迎词说:“我常感到我们的人民早就应该成为好朋友了,但我们应该有勇气承认,在我们的政府和制度之间存在着重大分歧,任何由衷的美好祝愿都消除不了这些分歧。这令人不安的现实不应该成为我们悲观的理由,它是激励我们由对抗走向合作的一次挑战,一种机会。”戈尔巴乔夫友好地致答词,他声称:维护和加强世界和平对苏联人民关系重大。他同样表示双方在削减50%战略核武器这个问题上能取得进展。

第一轮会谈之前在记者招待会上,里根拒绝回答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但戈尔巴乔夫似乎急于向新闻界表态。当记者问到他是否带来了出乎意料的军备控制建议时,他说:“我认为政策不是由‘出乎意料’组成的,特别是涉及到苏美两国的重大政策的制定,必须经过深思熟悉,在此基础上作出双方共同承担义务的决定。”

在接下来的30分钟的会谈中,里根像往常一样,一开始便提出了人权问题。里根说,如果总书记不能深刻理解美国人民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两国关系的改善便无从谈起。“你们不允许你们的人民自由地移居国外,你认为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会如何看待这一事实?”里根问道。他是指两天前华盛顿20万示威者强烈抗议苏联歧视犹太人一事。

戈尔巴乔夫生气地回答:“我不是来受审判的,你也不是来当公诉人的。”戈氏接着说,美国唆使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才华的苏联公民出国,造成苏联人才严重外流。他问道:“一个国家的首都,无家可归的人流落街头,人权何在?为什么美国在墨西哥边境架起机枪制止墨西哥人入境,苏联却要无限地允许移民出境呢?”里根回答说:“出境与入境大不相同。”

荀路 2021年4月15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