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 苏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会议闭幕。全会选举阿曼巴耶夫、叶利梅和苏尔科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批准中央书记处书记法林为中央国际政策委员会主席。会议通过了《关于国内局势和摆脱经济危机的决定》、《关于共产党人在各级人民代表苏维埃中的工作的决定》、五一节告苏联人民书以及切尔诺贝利事故五周年呼吁书等文件。戈尔巴乔夫致闭幕词。他说,现在主要的是利用党的全部影响、威信尽快推进国家摆脱危机的进程,加强党的同志情谊、团结一致,而不要挑起类似瘟疫流行时的天下大乱。如果有人想恢复宪法第六条关于党的作用的条款,社会是不会接受这种立场的,这将被认为是反改革的构想,是恢复旧制度。戈氏批评有人在发言中把政府的反危机纲领称作是反人民的纲领,认为这不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而采取的立场。

同日 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议会回答代表的提问,强调现在当每个领导人“回到自己的人和顾问身边的时候”,最主要的是“坚持这种协商一致的立场并且发挥作用”。“如果我们控制不住局势,我们所有的计划就会全毁了。”“我们现在正在经历摆脱危机和采取不受欢迎的严厉措施的时期,不能在这方面让步。如果我们坚持不住这一点,那么一切都将会垮掉。”

同日 苏联加盟共和国政府首脑和代表会议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结束。这次会晤是根据爱沙尼亚政府的倡议而举行的,也是撇开联盟中央政府情况下各共和国之间进行的直接会晤。除白俄罗斯、阿塞拜疆和土库曼以外,其他所有加盟共和国的代表团都参加了。与会者主要讨论了经济合作问题,其中包括外汇调节和相互供货,各共和国应偿还的苏联外债比例的问题。与会的列宁格勒市苏维埃主席索布恰克对记者谈话指出:塔林会晤奠定了主权国家新联盟(它要取代目前的苏联)的基础。
同日 《摩尔多瓦主权报》刊登了摩尔多瓦总统斯涅古尔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总理帕夫洛夫的电报。斯涅古尔在电报中说,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领导人在破坏共和国统一的银行、财政和税收制度。该地区的企业和机关已停止向共和国预算划拨资金,德涅斯特河沿岸银行也已成立,而苏联领导人不顾共和国领导人的呼吁,迟迟不采取措施来制止这种“反宪法行动”。

4月27日 波罗的海沿岸三共和国共产党人代表大会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召开。三百多位与会代表讨论了党应该采取的战略和策略。与会者认为,在没有把每个加盟共和国的命运都确定下来的时候,联盟条约是不能签署的。他们指出,中央政权的软弱导致必须建立一个能帮助党员顶住波罗的海沿岸三共和国国家法律机关施加的强大压力的统一机构。为此,会议决定成立三共和国共产党协调委员会。

1987年12月8日下午,苏美两位最高领导人在白宫东厅正式签署中程核武器条约,决定全部消毁双方的中程核导弹。这项经过六年谈判后签订的条约要求苏联销毁1752枚核导弹,美国销毁859枚,并确立严格的现场检查程序。尽管上午在人权问题上他们曾针锋相对,可是在签字仪式上两位领导人却热情洋溢,兴高采烈。里根引用了一句俄罗斯名言:“我们相互信任,但信任仍需证实。”戈尔巴乔夫马上指出:“您已多次重复这句话了。”里根对戈尔巴乔夫微微一鞠躬,说:“我喜欢这句话。”引起哄堂大笑。

“我们希望,”里根说,“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不是终点,而是友好合作关系的起点,它将有助于我们处理所面临的其他紧迫问题。”戈尔巴乔夫则希望,条约的签署之日将标志着一个分水岭,把人类从核战危险与日俱增的时代带入和平共处的时代。考虑到今后的谈判道路荆棘丛生,这位总书记又补充说:“但是互赠桂冠还为时过早。”

接着两位领导人坐在林肯总统用过的桌子旁,在厚厚的两套文件上先后八次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时全场热烈鼓掌,有些美国官员为签署了既有象征意义,又有实质内容的条约而感动得流了泪。

最后,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各自向美国和苏联人民发表了电视演说。里根重新提到了“人权”、“信仰和家庭”、“共同梦寐以求的和平”。戈尔巴乔夫则谈到了“人类神圣的生存权利”,他说列宁是当代苏联和平和裁军政策的创始人,强调在国内实行改革和贯彻新思维的迫切性。他还谈到大规模地削减欧洲常规武器和军队的可能性。这句话是针对美国和欧洲的一些批评家而言,他们担心,消减欧洲导弹部队会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受到常规武器比它占优势的华约条约国家的攻击。戈氏在这里特别要安抚美国国会参议院的反对派,因为刚刚签署的历史性文件必须得到参议院的批准。

美国的几个保守组织谴责这次会谈为慕尼黑绥靖事件。一些保守派分子举行记者招待会,说他们从前心目中的英雄里根是“被苏联人用来作宣传的白痴”。新罕布什尔州的保守联盟将一个十英尺高的仿特洛伊木马推进了城。

荀路 2021年4月16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