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 俄罗斯民主党代表大会在莫斯科闭幕。代表大会通过了党纲、党章和其他文件。党纲、党章声称,该党反对用暴力方法解决社会、民族、宗教和其他冲突;反对苏共垄断权力,认为这是国家摆脱社会紧张局势与经济崩溃“僵局”的主要障碍。大会宣称,在现阶段,党必须把主要力量放在增加党员人数、准备选举和同共和国其他政治力量建立密切接触上。代表大会提名叶利钦为俄罗斯联邦总统候选人。

4月29日 塔斯社全文转发了苏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会议《关于国内局势和摆脱经济危机的途径的决定》。决定指出,苏共的迫切任务是用政治方法坚决反对反社会主义势力企图改变社会制度、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行为。全会表示支持苏联总统和九个共和国领导人就稳定国内局势发表的联合声明。

4月30日 由于格鲁吉亚议会决定取消茨欣瓦利和兹瑙里这两个地区,并把它们归并到罗里和卡列里地区,使得南奥塞梯的局势进一步紧张化,并因此发生了枪战。在武装冲突中,有五人死亡,二人受重伤,只是在苏联内务部队的干预下,事态才没有进一步恶化。此外,地震这一新的灾难也导致了局势的复杂化。目前到北奥塞梯避难的人已达25000人以上。

同日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互致五一节贺电。叶利钦在贺电中表示,相信中央和俄罗斯及其他共和国相互接近的道路上迈出的一步“将体现为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使国家摆脱危机和实现彻底改革,以利于俄罗斯和主权国家联盟各族人民的繁荣”。戈尔巴乔夫在复电中指出,他“认为联盟和九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确定的关于稳定局势和克服危机的刻不容缓的措施具有重要意义”。他确信,“联盟和共和国权力机关的建设性合作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基础,将有助于使国家生活走上正轨”。

同日 叶利钦巡视库兹巴斯,同普罗科皮耶夫斯克、基谢廖夫斯克的矿工和新库兹涅茨克的西西伯利亚联合企业的冶金工人举行了会晤,讨论了俄罗斯主权,工业企业改由共和国管辖,西伯利亚人迫切的生活问题等。他发表讲话声称:“不要认为库兹巴斯及其矿工是扰乱安宁的人。不,他们恰恰是将来可能成为我国国家政权原型的一场运动的萌芽。”

1987年12月9日上午,戈尔巴乔夫抵达白宫,里根请他去进行只有双方翻译参加的非正式会谈。

里根先就核武器问题谈了15分钟,对“星球大战”这个难题他说:“我们将继续进行研究,这对搞清这个计划是否可行是必需的。如果可行,我们将部署这种武器。”

戈尔巴乔夫听完里根讲话后,说:“总统先生,做您想要做的事。如果最终您认为成功了,那就部署这种系统吧!要问我的看法,我认为您在浪费钱财。我认为它不可能成功。但如果那是您想要做的事,尽管去做好了。”他又说:“我们已朝另一个方向发展。我们有权维护我国的利益。我们认为这些措施既省钱又有效。”
美国专家不明其意,估计他是指:苏联人正在研制他们自己的防御武器,或者他们可能采用某种手段废除现有条约,重建他们的核武器。其实,戈尔巴乔夫的真实含义是:“星球大战”问题不必在削减战略核武器谈判过程中解决。但如果这个问题悬而未决时美国就已部署的话,所有约束将会失效。苏联将保留采取任何对策的权利。

12月11日上午,苏美军备控制谈判进入最后阶段,双方代表共同回顾会议进程并审查工作组得出的最后结论。双方又分头向各自的领导人作了汇报。与此同时,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大使馆单独接见了美国副总统乔治.布什。之后,戈尔巴乔夫前往白宫参加工作午餐。由于出发得较晚,所以让里根等了很久。当里根见到戈氏时,用失望的口吻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国了呢!”两人笑着漫步穿过白宫花园。里根此时再次敦促苏联停止对阿富汗和尼加拉瓜的军事干涉。戈尔巴乔夫则含糊其词地提到了中美洲和平问题,但未作出具体的承诺。

正当两位领导人与高级助手共进午餐时,苏美谈判小组也在忙着不停,他们必须赶在告别仪式之前完成任务。他们的目标是:一、起草一个延缓战略防御计划的联合公报;二、在双方削减50%核弹头的前提下,明确战略导弹与轰炸机的分项最高限量。戈氏与里根拉长了就餐时间,等待谈判结果。

最后军备控制小组达成了协议,来到双方领导人面前。戈尔巴乔夫前往地图室,由苏军总参谋长阿赫罗梅耶夫作汇报;里根去到书房,由国务卿舒尔茨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向他介绍了公报内容。然后,里根陪同戈尔巴乔夫前往南草坪参加告别仪式。

在告别仪式上,里根宣称这次首脑会谈“获得了明显的成功”,两国领导人“怀着完成使命的心情离开了谈判桌”。戈尔巴乔夫致答词时说:“总的来说,这次访问与我们的期望相符。”他总结道:“今天,美苏两国更加接近国际安全这一共同目标,但还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任重而道远,必须只争朝夕!”

两国领导人都露出了笑容,相互握手道别。

荀路 2021年4月17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