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王默:拘留所是让人清醒、绝望的地方,也是走出陈胜吴广的训练营。革命在当下如果无力,那就让拱拘留更多的人好了。

我说的王默不是陈胜吴广有三层意思:一,王默对不公义的非法极权暴症的反抗是先知先觉的;而陈胜吴广是因为耽误了行程,不能如期到达接受奴役的指定地点,面临杀头,万不得已才在大泽乡起义的。二,王默具有现代政治文明的民主宪政理念,并以此为自己言行的终极目标;陈胜吴广只是为了推翻,从未想过如何建设。三,王默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而陈胜吴广只是以暴易暴,没有坚守正义底线的人。

陈胜吴广是两千多年前的人,我无意加以褒贬;今天我只想和朋友们聊聊我们这个时代的义人,我最好的朋友之一王默。

说王默先知先觉一点都不夸张。早在四年前,王默就在新浪微博上,发表大量的”启蒙帖”和”革命帖”,与一些”五毛”,”白色五毛”斗得不亦乐乎。甚至为了辩清一些政治反对的逻辑,不惜与一些立场不明确的朋友唇枪舌战,骂得面红耳赤,势如水火。但事后他却毫不介意对方的无理,反而时常有所自省。去年圣诞前夕,我和王默声援南乐教案,王默便以他敏锐的政治嗅觉察觉到,极权政府即将对宗教信仰人士展开残酷的打击迫害,亲笔写下了”宗教信仰无罪,反对政治迫害” 和”支持张少杰牧师,南乐公安是黑社会”两条横幅,并且我们经过长途奔波,下车后没有稍做休息,就拿着墨迹未干透的横幅到南乐公安局门口抗议。今年7月份,张少杰牧师被重判六年半,以及全国范围内几百家教堂及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不幸应验了王默的预测。在他一系列著名的微博里,其中一条写道:

如果你把自己看作公民,那么颠覆任何政权都是你的权力。如果你把自己看成奴隶,那么推翻奴隶主就是解放你自己的唯一出路!

说王默具有现代政治文明的民主宪政理念,所言非虚。他以最精当而有特色的语言阐述了他的这一理念:

人人平等之下,国家应该是一个契约社会,个体人和个体人之间,通过契约来划分私权和公共利益之间的界线,而政府只不过是个体人和个体人之间的共同代理人,具体的说宪法是这契约的内容,而选票则是个体人参与并授权这契约的唯一方式,没有这契约的社会不是国家,只是一个黑帮控制下的黑社会。

我想,当今中国,有这么清晰的认知而且敢于如此直白表达的人不会有很多。

关于前面这两点,朋友们多看看王默写的一系列微博(很可惜,由于不停的转世他的很多微博没有人看得到了,这也是极权的邪恶之处),不难有明确的判断。但仅从他的微博上,是很难看出他现实中到底是如何的一个人,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我是接触他最多的人了,通过相处和交流,我发现王默其实也有温情的一面,他是有情有义,非常值得敬重的一个人。

6月22日,香港争普选为占中发起投票,王默到深圳车站举牌支持香港普选,我担心他举牌后被抓,便约他过广州来一叙。他答应了,上车后第一句话便是问我能不能让他见见王爱忠太太王贺楠。其时,王爱忠被构陷刑拘在广州第三看守所,据说关在我去年呆过的B113仓,形势严峻;王太太贺楠带着元宵节才出生的女儿王含雨经常以泪洗面,每天在网上发贴谴责当局对王爱忠的政治迫害,在不同的场合举牌,穿上印有”释放王爱忠”的文化衫,深情的呼唤丈夫归来,一时间,王贺楠成了良心犯家属的代言人。王默便跟我说,这样的女人不容易,带着襁褓中的女儿能有如此的大义凛然和出色表现,我刚好那天也很幸运的见到了王贺楠,便答应他尽量约她晚饭一叙,晚上果然让王默见到了豪爽的贺楠。

第二天,王默又跟我说,很想见见被煽颠的唐荆陵律师的太太汪艳芳女士和王清营的太太曾洁珊。我自然也是早有此打算,之前广州这些良心犯家属,我只见过汪女士一次,见过刘远东太太孟薇女士一次,其她的家属不曾有过任何交集。王默甚至连唐荆陵律师和王清营都没有见过,但今天他们都成了良心犯,他们都是在为义受苦,如果我们对良心犯的家属不闻不问,显然与我们对公义的追求不符,更会使自己良心不安。

于是几经波折后,我们找到了唐荆陵律师家,见到了稍后赶回家的唐太太。后面得知唐太上午一直在接受一家外媒采访,因此没有接到我们的电话。从唐太家里出来,王默在不停的自责,说我们不应该没有准备充分,没有沟通好,也没有买任何东西就来见唐太,因为唐太为了赶回来见我们,很有可能连午饭都没有来得及吃,所以才会拿出饼干来招呼我们顺便自己吃点。其实那天一开始我们打了很多电话给唐太,她始终未接,我们以为她不方便见客,于是联系了曾洁珊,约好一起吃晚饭。谁知半路又接到了唐太的电话,于是又先去了唐太家。到了她家楼下,遍寻不着水果什么之类的礼物,只好空手上去了。

晚上六点多,我们找到了曾洁珊家,她在银行上班还没下班回来。洁珊夫妇一直与她的父母以及儿子王弘毅还有弟弟住在一起,自从王清营被当局构陷非法逮捕后,一家人都生活在愁云惨雾中,茫然不知所措。倒是小弘毅天真无邪,人见人爱,为家人增添些许乐趣。我们刚到洁珊家门口,洁珊的母亲便猜到了我们来的目的,热情地请我们进去。我们便与曾洁珊父母及弟弟交谈起来,我们告诉他们,王清营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他是一个坚守信仰的人权捍卫者,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一岁大的小弘毅扑到我怀里,令我感到温馨又沉重。之后曾洁珊下班了,我们三个一起去外面吃饭,席中,王默对洁珊是满满的关怀,鼔励和祝福,饭没吃完,王默便悄悄的买单了,在外人看来,我们与洁珊根本不是初次见面的人,仿佛是多年的好友甚至是亲人。

王默还想见见袁新亭的家人,但因为无法联系,只能作罢。

王默不光对朋友重情义,甚至对体制内的底层公务员都充满同情和善意。6月27日,王默,渔夫两个人因为帮我一起寻找失踪的张圣雨而被拘留七天。在广州拘留所里,他多次劝我:没必要跟那些管教过不去,他们也是身不由己,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只要他们不是主观做恶,我们应该予以适当的谅解。

在郑州,他又和我说道,他的一个同学是派出所长,所长要求他青奥会期间不要去南京,否则所长的乌纱帽难保,王默立马保证青奥会期间不去南京。他说我没有那种陷人于不利处境的促狭,我针对的是整个体制,对体制内的每一个个体,只要他没有主观做恶,也没有客观事实上的违法犯罪,我们就应该给予善意的期待。

可惜恰恰是那些被王默寄予善意期待的体制内底层,一直在配合专制极权,对包括王默在内的良心志士实施构陷和打击迫害。这可能是我们大多数人太过于善良的弱点吧!

南街谢文飞8月27日王默已失联12天

(参与2014年8月27日讯)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