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新疆当局拘留著名诗人及“目击政府罪行”的维吾尔族土耳其人

2021-05-07

新疆师范大学维吾尔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诗人阿卜杜卡迪·贾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拘留了一对维吾尔夫妇,亚克亚·库尔班和他的妻子阿米娜·库尔班,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是土耳其公民,而据他们的女儿说,北京不会释放他们的父母,因为他们目睹了该地区侵犯人权的行为。此外,维吾尔族著名诗人阿卜杜卡迪·贾拉利丁(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正式汉文用名)被拘留三年后下落不明,他在海外的儿女要求中共当局将他释放。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亚克亚·库尔班是维吾尔人,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的叶城县,他五岁时随家人移民到土耳其,后来成为土耳其公民。2017年9月10日,亚克亚.库尔班和他的妻子,也是来自叶城县的阿米娜·库尔班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被拘留,他们在那里经营一家商店,然后被带回他们的家乡。此后,这对夫妇在土耳其的四个孩子与父母失去了定期的联系。

自由亚洲电台与他们的一个女儿哈妮克孜·库尔班,以及土耳其驻北京大使馆的代表,还有叶城县的有关当局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但最终无法获得有关这对夫妇的下落和当前状况的详细信息。

哈妮克孜·库尔班说,“我的妈妈和爸爸是土耳其公民已经有40年了。我们家有四个孩子。我们都是在伊斯坦布尔出生和长大的。我父亲在土耳其和新疆之间往来做生意,他和我的母亲住在乌鲁木齐。”

“中国 [当局]三年前将他们带到了叶城县。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没有被释放。被拘留后,他们两年没有再跟我们打过电话了,”她补充说。

“我妈妈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条语音留言,哭着说警察要把他们带走,并告诉我们给土耳其大使馆打电话。这是发生在2017年9月11日……我试图给他们打电话,但他们的电话已关闭。我也尝试发回短信,但没有任何回应。”

哈妮克孜·库尔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在收到母亲的信息后,立即向土耳当局报告了她的父母 被拘留的消息,但是土耳其政府的代表告诉她,有很多土耳其人处于同样的处境,他们“正在与中国当局一起调查此事”。

哈妮克孜说:“土耳其政府说,如果[中国政府]将他们关起来,或者有某种情况要对他们进行惩罚,就必须通知[土耳其使馆]。

“他们还说,他们认为[我们的父母]很好,他们什么也没说。但是每次我们打电话去时,他们都告诉我们要耐心等待。这就是他们每次都说的话。”

自由亚洲电台致电土耳其驻北京大使馆,询问他们对亚克亚.库尔班和阿米娜·库尔班案子的了解。接听电话的使馆代表说,负责的员工“不在办公室”,并建议自由亚洲电台通过电子邮件查询此案。

哈妮克孜说,令她惊讶的是,在父亲和母亲失踪两年后,她突然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他没有解释他为何在过去两年中失踪,而是责骂她,警告她不要卷入任何“令人不快”的事情。但是父亲的说话似乎表达他希望女儿应该公开有关她失踪的父母的信息。

哈妮克孜说 “两个半月或三个月后,他和我妈妈一起再次打来电话。我妈妈的声音根本不正常,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抑着她的心。我非常了解我妈妈的声音”。

“他们再也没有给我们任何明确的答案。他们没有说他们被拘留了。当我问他们事情时,例如,他们是否遇到麻烦或住在哪里,他们不会回答。他们只会说他们会再打来。”

哈妮克孜说,她感到“很明显,有人坐在他们旁边”,因为他们说话时没有任何情绪,并试图向她保证,他们不会遇到任何麻烦。

哈妮克孜在伊斯坦布尔的电话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的父母是“非常谨慎的人”,他们确保远离任何可能令中国政府感到不满的事情,并教育他们的孩子也这样做。哈妮克孜说,她的父母不可能做任何非法的事情来导致他们失踪。

她说:“即使现在,我仍然记得,当我父亲在乌鲁木齐时总是非常小心,无论他去往或离开那里的时候。在(土耳其),很多维吾尔人都会出去抗议,但我父亲从未允许我们参与其中。我父亲绝对没有犯罪的可能。”

一位官方消息人士证实,亚克亚.库尔班和阿米娜·库尔班在他的管辖下,不被允许返回土耳其,但拒绝评论他们的案子或提供详细信息,包括具体下落。

哈妮克孜说 “如果那时(2017年1月至9月),我父亲碰巧看到某个邻居,他的朋友或某个熟人发生了什么事,我认为[当局]可能是基于这种情况拘留了他,因为他们知道他看到了所发生的事情,而且在离开中国后,他可能会说出那些事情。”

“我的[父母]没有犯罪。 [他们]只是看到了中国政府犯下的罪行。”

此外维吾尔著名诗人阿卜杜卡迪·贾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被拘留三年后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孩子们继续为他辩护,并在海外要求中共当局将他释放。

据贾拉利丁在美国的儿子说,在他的爸爸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拘留三年多之后,这位著名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的状况和下落仍然未知。

2018年4月下旬,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获悉,新疆师范大学维吾尔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诗人阿卜杜卡迪·贾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已于三个月前被国家安全局在地区首府乌鲁木齐拘留。

新疆师范大学维吾尔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诗人阿卜杜卡迪·贾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听众提供)

贾拉利丁的著作在维吾尔族中广受欢迎,他的文学译本也成为维吾尔族的文学译本,其中包括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标志性小说《动物农场》(Animal Farm)。他曾为许多研究生提供建议,培训了新一代的维吾尔研究人员。

他的儿子巴布尔(Babur)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和他在日本的姐姐布拉布纳孜(Bulbulnaz)继续发声要求他们的父亲被释放,但自从得知他被拘留以来,有关他的处境几乎一无所悉。

巴布尔说:“他们于2018年1月29日晚上, 7:00或8:00时将他从我们家带走。”

“到目前为止,我一直无法获得有关他的健康状况,或他在做什么的任何信息。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他带走或他被判刑多久。”

据巴布尔说,警察在逮捕贾拉利丁的前一天突袭了他们的家,没收了维吾尔语材料以及计算机,平板电脑和电话,他说,

“然后第二天……他们带走了我父亲,再也没有把他带回来。”

“我父亲从未违反法律。他的所有作品都由政府出版社出版,出版前由政府编辑进行编辑。我们的父亲总是教养我们不要违反法律,要成为好人……我要求释放我的父亲。”

尽管自由亚洲电台无法确定贾拉利丁被拘留的原因,但稍早时,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发行了一段纪录片,标题为“阴影中的战争:新疆打击恐怖主义的挑战”,其中介绍了诸如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于2003年指导维吾尔文学教科书的编写。

尽管影片没有提及,但贾拉利丁参与了这本教科书以及其他维吾尔族中学生语言和文学教科书的编辑。

巴布尔要求释放父亲贾拉利丁的要求是在他的姐姐的公开谈话一个月后。他的姐姐在日本维吾尔人协会和“人权现在” Human Right Now组织的联合活动中作了关于他们的父亲的证词后,接受了日本广播协会NHK新闻频道的采访。她在讲话中指出,她父亲作为学者和知识分子的形象映在她脑海中。

她告诉日本广播协会说:“当我想到父亲时,我看到了他坐着看书的样子。”

“这个无辜的人除了读书和从事学术工作外,什么都不想,却在一个罪犯的场所被剥夺了自由。”

布尔布纳孜(Bulbulnaz)告诉日本广播协会,她的父亲非常小心,不要讨论政治敏感的问题。

她说,“他从来不是一个宗教人士或政治人物。他一直鼓励人们尝试新事物。我记得人们尊重他,他们喜欢花时间和他交谈。”

2020年11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后研究员约书亚·弗里曼(Joshua L. Freeman)题为《中国消失了我的教授,不能使他的诗歌沉默》的文章。他曾是贾拉利丁的硕士研究生。文章中他讨论了与前任老师的关系。

弗里曼在文章中指出,即使在拘留期间,贾拉利丁仍然继续写诗。他说,其他囚犯将贾拉利丁的新诗记住了 ,并通过口口相传,设法将其中一首传到了营地大门之外,这表明尽管可以拘留一名诗人,但却不能阻挡诗歌,而且诗歌是许多维吾尔人的抵抗工具。

根据美国笔会发布的2020年写作自由指数,中国是被监禁作家,知识分子和研究人员最多的国家之一,其中包括至少40名被监禁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而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则记录了数百名失踪的维吾尔人学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