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 俄罗斯联邦CP中央委员会全会在莫斯科召开。全会以多数票通过了一项决定,在即将于6月12日举行的俄罗斯总统的选举中支持原联盟总理尼古拉.雷日科夫为候选人。决定指出,有四百多个集体支持的候选人雷日科夫“是一个以能够坚持原则,毫不妥协地捍卫自己的主张,拥护实行严格的秩序和纪律的人而闻名。他反对匆忙地、不加考虑地采取某些措施。”会议还对“关于各级党组织在实现反危机纲领的条件下对居民采取社会保护措施中的任务”这一决定草案进行了激烈辩论。许多人的发言都谴责了实行全面市场关系的方针,并对联盟领导和苏共领导进行了尖锐的批评。俄共中央第一书记伊万.波洛兹科夫在致闭幕词时指出:“现在国内有人试图从内部瓦解俄共,” “有人正在离间苏共领导人和俄共领导人,正在最高一级做这件事。” 据塔斯社报道,“联盟”议员团在日前召开的会议上也表示支持雷日科夫为俄罗斯总统候选人。

5月14日 拉脱维亚财政部副部长普切诺克斯向塔斯社记者谈拉脱维亚对反危机纲领的态度时指出,拉脱维亚政府已确定拒绝签署联盟条约,并且不接受为参加签署该文件的共和国提供优惠的经济条件可能有两种后果。拉脱维亚同苏联之间有可能实行用外汇核算,这在经济上虽然是难以忍受的,但在政治上却是有益的。这将意味着事实上承认拉脱维亚的独立。

同日 苏联总统新闻处主任伊格纳坚科在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们详细介绍了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将于5月15日开始的访苏计划。他说,这是毛泽东访苏之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第一次访问。他强调指出,戈尔巴乔夫是作为苏共中央总书记接待江泽民的。苏中两党关系发生了重大的积极变化,两党之间在加强接触,这种接触“非常好,具有很大的潜力和前景”。他表示希望在这次访问中加强这种接触。伊格纳坚科还向记者介绍了苏美两国总统的电话交谈以及苏联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即将访美的有关情况。

同日 苏联总统顾问列文科举行记者招待会对记者们透露,5月12日,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同俄罗斯联邦各自治共和国代表的会晤中,达成了这些自治实体加入新联盟的相互都可以接受的公式,即前自治共和国是联盟的主体,它们也是俄罗斯联邦的主体。但鞑靼共和国除外,它想直接参加联盟,并且同时同俄罗斯联邦签订条约。他说,在新联盟条约范围内,计划采用“一个共和国一票”的原则以及服从多数和协商一致的机制。存在一个总的概念:国家议会同现在一样设两院,民族和联盟的所有居民将派代表参加议会。退出联盟的过程只能通过宪法的途径,在通过合法的、国际公认的途径解决问题以前,这些共和国仍然留在联盟内,它们将得到特殊的地位。

前文已经提及,叶利钦是作为原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格里申的对头调到莫斯科的。戈尔巴乔夫起用这位坚强而激进的人物作为改革的主攻手,目的是要把格里申经营了18年的堡垒砸碎,从而控制首都这一核心阵地。叶利钦果然不负戈尔巴乔夫的所望,上任后就果断撤换了格里申在市委的几个亲信,33个区委第一书记22个被撤换。叶利钦还采取严厉措施清除官僚腐败,去掉了高干享受的优惠和特权待遇。他自己也拒绝所有的特权,如别墅、特供物品、专门的医疗待遇以及其他的一切享受,因而赢得了许多民众的拥戴,但也得罪了不少享有特权的人。

1987年3月初,莫斯科的报纸开始发表揭露“特种学校”真相的文章。这类学校是专供高干子女上学的。每天早晚,学校门外总是停满了接送这些特权阶层孩子的小汽车。校内的设备是一流的,有的甚至有桑那浴室和游泳池。《莫斯科真理报》的一篇文章彻底揭穿了所谓开设这类学校是为了培养不同出身的高智商儿童的谎言。文章说,全市90所特种学校全都设在党政官员聚居区,这些学校中,一年级只有6%来自工人家庭,而到快毕业时,工人子女几乎一个也没有了。文章还讲述了一所特种学校的孩子在洗完澡后,穿上时髦的衣服,相互炫耀各自带来的外国货,并且互相交换或买卖,从口香糖到色情杂志应有尽有。继揭露特种学校后,又有一些文章揭露了特种医院的情况。

一位高干太太给《莫斯科真理报》的来信集中反映了特权阶层的愤怒情绪。信中说:“别再攻击我们啦!你们不过是在白费力气。你们都是精英,但你们阻拦不了社会两极分化的趋势,你们还没有这份能耐!我们要把你们改革之船的风帆扯得粉碎!你们奈何不了我们,还是知趣点,别再咋呼啦!”
叶利钦指示《莫斯科真理报》发表这封信,他认为这样做也是公开性的一种表现。

荀路 2021年5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