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14日 叶利钦在捷克和斯洛伐克议会发表讲话,阐述苏联国内问题和俄罗斯的外交方针。他在介绍苏联改革进程时强调了实行经济改革产生的困难,认为只有在对政治体制进行相应的改革的情况下,才能保障经济改革取得成功。他在阐述俄罗斯的外交方针时强调指出:“在同其他国家的关系中,我们将遵循积极的意图的原则,从来不会提出那些会给我们的伙伴带来明显损害的目标。” “我们断然反对在国际关系中采用强制立场、追求军事超级大国地位、企图在政治上发号施令、帝国习气,这一切对俄罗斯来说已成为过去。” 他说,他把对捷克和斯洛伐克的正式访问看作是发展捷俄两国人民之间关系方面新的重要的里程碑。

5月15日 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主持了苏联政府内阁会议,审议《苏联内阁和各主权共和国政府关于在向市场过渡情况下使经济摆脱危机的共同纲领》。该纲领分八个部分,包括:社会保障和保障居民生活的措施、使经济关系正常化、整顿财政和货币流通渠道、加快经济的非国有化和非垄断化、积极发展外贸等内容。各共和国政府首脑参加了内阁会议。与会者澄清了对纲领草案中重要条款其中包括非国有化方面的分歧。一些共和国不同意内阁提出的对工业企业快速进行非国有化的建议。在统一财政贷款和货币制度,在统一外汇政策和关税率的看法上也不尽一致。戈尔巴乔夫在发言中指出,由于共同努力,已经制定出会成为生产的真正动力的文件。尽管纲领具有应急性,但同时也是向市场过渡的战略基础。他还指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已意识到经济衰退的现实威胁以及由此造成的社会和政治后果,应该坚决找到共同的解决办法。

同日 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抵达莫斯科,开始了对苏联为期五天的正式访问。塔斯社报道说,从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华举行最高级会晤起,“过去的这段时间令人信服地表明:两国关系沿着正常发展的轨道前进,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活力,变得越来越牢固和更加多面化。” 当天,江泽民同戈尔巴乔夫举行了会谈,主要就苏中两国关系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一致认为,两国关系在较短的历史时期内已在各个方面得到了应有的互利发展。两国关系改善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符合公认的国际交往原则,相互信任、尊重彼此的立场和观点的气氛正在成为各级联系和接触的越来越突出的特点。双方还介绍了各自国内的情况。当天,苏联《真理报》、《工人论坛报》、《农村生活报》及塔斯社均发表了有关江泽民访苏的文章和照片,介绍了中国改革的成就及苏中关系的发展情况等。

在叶利钦的治理下,莫斯科市的改革一马当先,遥遥领先。但叶利钦的一些言论和行动不但引起了利加乔夫等人的反感,也使戈尔巴乔夫感到不安。叶利钦急于加快改革速度,宣传“批评无禁区,公开无限制”,与中央的政策明显有偏差;他急于清除格里申的老班底,自然树敌多多;他性情急躁,工作方法强硬也使不少人反感。尤其是莫斯科出现了许多独立的群众团体及随时出现的集会游行活动使一些高层感到惊恐;传统派指责叶利钦野心勃勃,企图拉拢群众团体建立自己的政治基础。

于是,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的关系开始变冷。叶利钦认为戈尔巴乔夫没有勇气去碰官僚机器这个国家最“神圣”的东西。叶利钦在政治局里渐渐感到压力,他所做的事情也常常遭到刁难。以后,他与利加乔夫在政治局会议上就反特权问题又发生了几次激烈的争论,这种情况就更为严重了。

也许正是以上原因,叶利钦在1987年一月全会上没有从政治局候补委员升为正式委员,而到六月全会上,半年前才当上政治局候补委员的雅科夫列夫升为正式委员,而叶利钦仍然没有成为正式委员。这可能使叶利钦不仅对利加乔夫等人怀恨在心,而且也对戈尔巴乔夫埋下怨恨的种子。因为他对戈尔巴乔夫忠心耿耿,所以对戈尔巴乔夫采取的脚踩两只船的立场日益不满。

1987年夏天,戈尔巴乔夫应允为美国一家出版社写一本关于改革的书,即《改革与新思维》,他要亲笔写作,于是向中央请了假,委任利加乔夫当代理总书记。在这期间,利加乔夫十分活跃,激进派认为利加乔夫有野心。叶利钦与利加乔夫的关系因此更加恶化,他说利加乔夫颐指气使,固执浅浮,令人难以忍受,他与利加乔夫的冲突达到了极限。他请求戈尔巴乔夫和他认真谈一次,结果他与戈尔巴乔夫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谈话,以说服戈尔巴乔夫改变不求彻底改革的政策和踏步不前的做法。

叶利钦寄希望于戈尔巴乔夫,但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却使二人的关系急转直下。

荀路 2021年5月1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