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 从14日开始的为期三天的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会议讨论了共和国新宪法的概念。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就此问题做了报告,他指出,乌克兰目前成立了很多政党和组织,乌克兰的未来要依靠所有现存的运动和政治结构之间的相互理解。他说,新宪法概念的基本原则是,新宪法完全依据于乌克兰国家主权宣言和法治国家的理想。公民、国家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确保公民的生活条件和人的自尊点是宪法修改的基本点。与会者在讨论政府首脑的报告时,见仁见智,议论纷纷。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乌克兰CP中央第一书记古连科和一些州委书记在发言时指出,乌克兰人民拥护社会主义,要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还有一些发言者主张在乌克兰建立一个有社会公正性的社会。

5月17日 据塔斯社报道,当地时间16日23点,“民主俄罗斯”总部发生大爆炸,建筑物严重毁坏,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同日 俄罗斯独立工会联合会表示不接受16日颁布的苏联总统“关于保证国民经济各基础部门稳定工作的紧急措施”的命令,其理由是命令有禁止在苏联经济的一些部门罢工的内容。

同日 爱沙尼亚CP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波罗的海沿岸CP代表大会的总结。爱沙尼亚CP中央第一书记安努斯主持这次会议。与会者表示支持苏联总统和九个共和国领导人关于稳定国内局势和消除危机的紧急措施的联合声明,并根据波罗的海沿岸CP代表大会的文件,确定了爱沙尼各级党组织近期的基本工作方针,即把劳动集体、同意爱沙尼亚归属于苏联的共和国居民组织起来,争取完全恢复苏联宪法和爱沙尼亚宪法的作用。会议特别强调要注意反苏势力、分立主义和民族主义势力的抵制行动。

5月18日 苏共中央负责农业的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斯特罗耶夫在今天出版的《公开性》周刊发表文章指出,苏联食品的主要供应者仍然是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所以应该给它们以全力的支持和帮助,克服食品供应困难。但是,对农村来说,最大的灾难大概是实行新的价格政策。由于取消了平价和实行城乡之间的不等价交换,实际上正在使农业经济失去一切积累,许多农场农庄已经难以支付工资。

5月19日 江泽民结束访问苏联回国。舆论界普遍认为,江泽民对苏联的访问以及同戈尔巴乔夫的会谈标志着苏中关系恢复和发展的新的里程碑,对亚太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同一天,《中苏联合公报》发表。

5月20日 戈尔巴乔夫和葡萄牙总统苏亚雷斯举行会晤。会谈涉及了国内国际等许多问题。双方强调自己忠实于社会主义思想,认为这一思想具有生命力,它深深扎根于人们世世代代渴望公正的愿望之中。

10月21日,苏共中央全会的议题是讨论和通过庆祝十月革命70周年的报告草案。戈尔巴乔夫作完了报告,利加乔夫已准备宣布会议结束,可是这时戈尔巴乔夫突然宣布叶利钦有一个声明。于是,利加乔夫请叶利钦发言。

下面是叶利钦的发言摘要:

我完全同意那种看法,即现在改革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因而我们每个人都有极大的责任和义务。

我认为,首先需要改变的正是各级党委的工作和中央书记处的工作。关于这一点已在中央六月全会上提出过。

我必须说,从那以后已过去了五个月,中央书记处的工作方式没有任何改变,利加乔夫的工作方式也没有任何变化。……
我必须说,那些教训,70年来的那些教训是沉痛的,当然也有成功,对此,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已谈及过。但同时,也有教训,沉重失败的教训。这些失败是渐渐地出现的,究其原因,是由于没有议会制;是由于只有一个小班子;是由于党的权力全都集中在一个人的手里,而是由于这个人拒绝所有的批评。

有一点使我十分不安,这就是政治局还缺乏那么一种环境,而最近一段时间,明显地出现了一种情况,我可以说,就是对几个政治局委员,还有总书记的阿谀奉承。我认为,这恰好是现在所不能容许的。正是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原则性关系,相互之间的同志式的关系正在发生最民主的变化。(所以)这是不能容许的。直接批评某个人,面对面地批评,这是对的,最需要的,但不能纵容阿谀奉承,因为它会渐渐地、渐渐地再次变成一种“准则”,个人崇拜。我们绝对不能容忍阿谀奉承,不能容忍。

显然,我在政治局的工作没搞出什么结果;显然,经验不够,还有其他原因。或许,主要是缺少外界的支持,尤其是利加乔夫同志的支持。我想强调指出,他们迫使我产生一个想法,即当着您的面,我应当提出解除我的职务,我的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问题。有关的辞职申请书我已交上了。至于我的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的职务是否解除,这个问题当然由市委会解决。

说完这些话,叶利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荀路 2021年5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