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 由戈尔巴乔夫主持召开的新联盟条约草案起草委员会会议于24日结束。这次会议就确定签署条约程序等许多重大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会后,戈尔巴乔夫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委员会讨论了有关为未来联盟条约和革新了的联邦命名、划分中央和各共和国的权限,以及根据革新了的联盟最高机关的新性质、各共和国享有主权及权限分配情况而确定这种机关结构的问题。戈氏认为,委员会的工作加强了我们多民族国家的向心力。他表示,一个统一的、一致的新联盟条约草案可能于六月由各共和国最高苏维埃进行讨论。

同日 叶利钦向正在举行的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通报了24日戈尔巴乔夫会见共和国领导人的结果。叶利钦称,昨天的会见结果是“求实的和建设性的”,在讨论过程中“具体分析了联盟条约的条款”。 “参加会见的人实际上一致达成协议:文件将命名为‘主权国家联盟’。” 各方决定保留国名的简称——苏联,但是,改变它的意义,提出用“苏维埃主权共和国联盟”的名称。而这将是“联邦国家,而不是邦联”。在谈到他与戈氏的关系时,叶利钦认为,戈氏正回到改革的轨道上来。他说:“我们的关系是实事求是的。昨天,在一次长达八小时的会议上,我们相互没有说过一句不愉快的话。” 我们“国家的力量对比正变得对保守派不利”,苏联向右转的危险在减少。叶利钦声称:“今年一、二、三月是最黑暗时期,其时,右翼力量加强,他们把总统拉到了他们一边”,现在大家已同意准备在六月份签订该条约。

5月26日 格鲁吉亚执政的政治联盟“自由格鲁吉亚圆桌会议”领导人加姆萨胡尔季阿以85.5%的选票正式当选为格鲁吉亚总统,他表示将以加倍的热情争取恢复格鲁吉亚的独立。

5日27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在最高苏维埃两院联席会议上,向代表们通报了5月24日举行的新联盟条约起草委员会会议的结果。他强调指出:“就一系列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尤其重要的是,与会者无一例外的都强调指出,新联盟将是主权共和国联邦。” 卢基扬诺夫说,在起草委员会会议过程中,他和民族院主席尼沙诺夫坚持这样一种主张,即“联盟机构及其代表应参加签署条约。” 他透露:“我们强调指出,之所以提出这种立场,不仅是因为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中和国家人民代表大会中要有苏联各民族的代表,而且还因为联盟已经实际存在,它正在发挥职能,而且十分重要的是,苏联还担负着国际义务。”

1988年3月14日,利加乔夫主持召开了一次报刊编辑人员会议。他在会上鼓动大家读一读昨天发表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我不能放弃原则》那篇文章。他认为安德列耶娃的信是对报刊上反历史、反苏维埃材料的一种反应,文章中吸引人的地方也正是他特别感兴趣的地方,就是反对对苏联历史接连不断的诬蔑和不顾一切的攻击。同一天,官方的塔斯社提醒全国各报刊注意刊载安德列耶娃的文章。随后,至少有40多家报刊转载了这位女教师的信。但也有一些报刊拒绝转载。有的甚至发表文章作了反驳,这主要是激进派人物雅科夫列夫控制的报刊。

安德列耶娃的信如一石击水。党的宣传系统开始在党的积极分子会议上对安德列耶娃的信加以肯定,说这封信代表了一条新路线,说明以利加乔夫为代表的传统派取得了胜利。许多基层党组织开会讨论了这封信的内容,列宁格勒电视台还转播了一次这样的讨论会。一些人点名批评了戈尔巴乔夫,指责他应该对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少数民族骚乱负责。另据《莫斯科新闻》透露,当时军内也有人支持安德列耶娃的信。社会上广泛流传说这封信充满着利加乔夫的印记,是在他的授意下抛出来的。还有传闻说有一种“阴谋”正在暗中实施,似乎要准备罢免戈尔巴乔夫,这使支持戈尔巴乔夫的人感到恐慌。

当时,戈尔巴乔夫正在南斯拉夫访问,雅科夫列夫正在蒙古访问。戈尔巴乔夫人在贝尔格莱德,心却在莫斯科,晚上常常与陪同他访问的政治局委员梅德韦杰夫长谈到深夜。尽管他对莫斯科传来的讯号有点担忧,但他对国内的局势并没有看得那么严重。但当他与雅科夫列夫于3月18日和19日先后回到莫斯科后,他们才感到莫斯科的政治气氛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戈尔巴乔夫并没有立即组织反击,因为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考虑复杂的势态,制订行动计划。尽管他的支持者指责利加乔夫利用新闻界搞阴谋,反对改革,决心把他搞臭,但戈尔巴乔夫却不愿贸然行事,他不想在出了一个“叶利钦事件”之后,再制造一个“利加乔夫事件”,使党内陷于分裂。

荀路 2021年5日16日

By editor

在 “荀路:1991年苏联解体日志(64)”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