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 摩尔多瓦、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三个共和国的人民阵线组织和亚美尼亚民族运动、立陶宛“萨尤季斯”运动、自由格鲁吉亚圆桌会议的代表在摩尔多瓦首都基什尼奥夫举行会晤时,宣布成立“主张退出苏联的共和国人民阵线和运动大会”。关于成立这个大会的决定中说,该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协调行动,举行共同的政治活动,促进发展直接的经济联系,与民族解放政治组织进行合作,保证定期交流和传播信息。为实现提出的目标,大会将每个月至少召开一次会议。

同日 美国总统老布什给戈尔巴乔夫打电话,讨论了举行一次美苏首脑会谈和就减少核武器的条约达成最后协议的前景问题。布什要求戈尔巴乔夫“作出最后努力”来解决围绕常规武器条约和把远程核武器减少30%等问题发生的争端。

5月28日 苏联总统助理伊格纳坚科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戈尔巴乔夫与布什昨天的电话谈话是十分“详细的和内容丰富的”,并强调说,谈话涉及到了“削减武器、苏美之间的经济关系以及举行最高级会晤的迫切问题”。两位领导人认为,“对两国来说,会晤是重要的和必要的”,“并达成协议,本着相互信任的精神继续进行工作”。但两国首脑没有谈到最高级会晤的具体日期。
同日 据路透社报道,爱沙尼亚外交部长伦纳特.梅里在今天瑞典一家报纸发表的文章中说,爱沙尼亚准备付给苏联10亿美元来购买它的独立。梅里说:“假如我们必须买自由,我们准备这样做。” 当记者问道如何筹集这笔钱时,梅里说:“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但是那比用坦克对坦克打仗好,要是你没有任何坦克,尤其是这样。”

同日 摩尔多瓦议会于5月22日对共和国前总理德鲁克投了不信任票之后,今天以158票赞成,53票反对选举42岁的经济学家瓦列里.穆拉夫斯基为新总理。穆拉夫斯基曾在该共和国价格委员会、建设部、财政部任职。1990年6月被任命为财政部长,今年3月被任命为政府副总理。他对议会议员们说,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是必须通过私有化法、共和国银行法、地方自治原则法。他强调自己支持摩尔多瓦获得独立,同时表示应该在新的基础上与其他加盟共和国建立经济联系。

叶利钦被解职之后,利加乔夫在政治局日渐占了上风。在1988年2月的中央全会上,利加乔夫在讲话中十分明确地说出了他的观点:“我反对歪曲、诬蔑历史,反对破坏人民对历史的记忆。”这是在公开批评激进派。

在1988年3月之前的半年多时间,主要表现为利加乔夫与雅科夫列夫之间的斗争,戈尔巴乔夫处于调停位置,而实际偏向于雅科夫列夫。这次针对安德列耶娃的信就不同了,戈尔巴乔夫亲自组织了对利加乔夫的反击。

首先对此事进行调查了解,结果是:安德列耶娃的信首先寄给了《真理报》和《消息报》,但这两报没有刊登。后来,她又把信寄给了《苏维埃俄罗斯报》。该报总编辑瓦连京.奇金看到后,就把它作为射向改革派的一发炮弹放了出来。奇金手下有一位名叫丹尼索夫的记者,他曾在托木斯克市工作过,而利加乔夫当时是市委书记,两人关系密切。有人说丹尼索夫曾被派到列宁格勒帮助安德列耶娃修改她的信;也有人说是利加乔夫亲自对这封信作了加工,然后投给了《苏维埃俄罗斯报》

听了这样的调查结果,戈尔巴乔夫先后找了国防部长亚佐夫、总参谋长阿赫罗梅耶夫和几名高级将领,要求军队支持他。3月27日,雅科夫列夫召集各大报纸负责人开会,宣称戈尔巴乔夫与利加乔夫之间有分歧,要求新闻界支持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并宣布由《真理报》发表权威性文章,对安德列耶娃的信进行回击。

但四天后当雅科夫列夫把他亲自撰写的一篇文章交给《真理报》时,该报竟然拒绝刊登。了解内情的人士无不为之感到震惊。
戈尔巴乔夫决心孤注一掷。他逐个找政治局委员谈话,然后召开了政治局紧急会议。这次会议提出的唯一的议题是讨论安德列耶娃的信。专门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报纸上发表的文章,在党内这是第一次。

会前,利加乔夫也与一些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交换了意见,他们充分肯定了安德列耶娃的文章,说:“很好。在普遍诬蔑历史的基调中响起了另一种声音,这是公开性、民主化的表现。” 可想而知,在这次会议上双方是要摊牌了。

荀路 2021年5月1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