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 苏联外交部长别斯梅尔特内赫从里斯本返回,对记者发表谈话说,他在里斯本会见美国国务卿贝克时,消除了关于欧洲常规军备谈判中的一切分歧。一组美国专家将于星期一来莫斯科共同完成技术细节的加工,以便使该条约在两周内被交付批准。关于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也只剩下二三个尚未解决的问题,它们的研究只需二三周时间。苏美一致同意加快这一进程,对自己在日内瓦的代表团提出新建议并往那里派出身份更高的代表。同日,他对塔斯社记者说,戈尔巴乔夫希望参加将于下月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其目的是阐述苏联的改革而不是去乞讨财政援助。

同日 苏联第一副总理谢尔巴科夫结束访美,今天接受了塔斯社记者的采访。他指出,访问的目的在于寻找“一种使西方的援助同现在已经制定出来的苏联反危机纲领联系起来的相互都可以接受的形式”。他说,“我们对访问结果感到满意,访问结果比我们预料的要好”。谢尔巴科夫透露,双方讨论了关于邀请戈尔巴乔夫参加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的问题以及西方向苏联经济提供巨额贷款的计划,并在这些问题上取得了“重大进展”。美国方面大大改变了它对帕夫洛夫反危机纲领的评价,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坚决走向市场的纲领。

同日 苏联检察院就立陶宛一月事件侦查初步结果的情况报告散发给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声明苏联检察院未发现在军队占领电视中心时死亡的人是军人打死的证据。苏联总检察长指出,尽管立陶宛检察院方面阻挠侦查,但是联盟检察院的侦查员仍然得到消息证明,牺牲者不是军人射击和坦克所造成的,而是聚集在电视中心附近的立陶宛战斗队员的射击、小汽车和其他原因所造成的。目击者的供词和法医的鉴定证明了这种情况。

同日 爱沙尼亚议会开始讨论建立自由经济区问题。该经济区选在与俄罗斯接壤的纳尔瓦市。该市有比较雄厚的工业基础,其他基础设施也比较发达。
同日还决定,自7月1日起,国营商店停止供应农产品。农产品供应完全转向自由市场。农产品出口许可证停止生效。6月份将对5/1的农产品商业网点私有化。
同日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在立陶宛独立电视台发表讲话说,“我们不放弃自己的独立权利”。他说,三个波罗的海沿岸国家都知道苏联不愿谈判。目前,“在立陶宛仍和一月份一样存在着苏联策划的政变的威胁”。因此,他呼吁立陶宛人民相互理解和团结起来。

同日 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主席彼得罗扬宣布不参加联盟条约的制定工作,理由是,中央不愿意接受亚美尼亚提出的关于释放亚美尼亚人质的建设性步骤。

在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当地报纸公布了十九次党代会代表名单后,八千名群众走上街头示威游行,表示抗议。在最东边的萨哈林岛(库页岛),一千多人在萨哈林斯克市的中央广场举行集会,要求州委书记辞职。他们还选出了八名代表组成临时政府。一个星期后,在戈尔巴乔夫支持下,州委书记以及所有州委成员都被迫辞职。
然而在莫斯科,很多著名的改革派人物却没有当选。6月3日,戈氏亲自参加了莫斯科市委会议,做了很多说服工作,才使某些被基层组织拒绝的候选人当选。

这时,叶利钦也想竞选党员代表,并登上代表会议的主席台,重新开始参与政治。但对于这位“犯了政治错误”的人,他所在的建设部没有推选他为代表,结果他成了全国唯一一位未被选为代表的部长,也是唯一没有被选为代表的中央委员。
但是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叶利钦作为莫斯科居民破例被选为该市的代表。毕竟他在这里工作了17年之久,而且当了10年的州委第一书记。迫于强大的压力,市委通过了推选叶利钦为代表的决议。但市委的决议还得通过斯维尔德洛夫州党委批准。开始州委全体会议未能通过,但叶利钦的支持者以罢工相威胁,紧张的程度逐渐升级。问题上报到中央,中央委员会才有人妥协,让叶利钦“当选”为卡累利亚选区的党员代表——他是这个小自治共和国的13名代表之一。

苏联广大民众积极参加了对于这次会议议程的讨论。《真理报》5月2日在头版发表了一名中级官员的信,信中说,苏联的困境是个人专制造成的,这种体制使党的官僚成了“寄生阶级”,“我们的错误和失败首先是党的错误和失败。” 社会学家托斯拉夫斯卡娅等人主张,在CP之外建立“新的社会结构”,作为对CP的一种补充。经济学家波波夫发表电视讲话论述多党制的利弊,得出的结论是利大于弊。著名的核物理学家萨哈罗夫更是语出惊人,他提出应该邀请非党人士参加会议。

5月7日,苏联14个城市的一百多名代表在莫斯科集会,决定成立“民主同盟”。该组织声称是“反对现秩序的反对派政党”,并说“70年来,CP的独裁统治成了人民痛苦的主要根源”。建议实行西方式民主,发展混合型经济,实行多党制,使反对派报刊合法化和成立独立的工会。警方8日拘留了这一组织的47名成员,不久又释放了。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苏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会议拉开了帷幕。

荀路 2021年6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