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 俄罗斯企业家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大会的主要口号是: 俄罗斯政府和不断壮大的企业界应互相帮助。俄罗斯联邦正在推行的旨在发展市场关系的经济计划只有得到企业界的支持才能奏效。为了协调政府与企业界的合作,召开了这次大会。大会于4日闭幕,与会的六百多名企业家一致支持俄罗斯联邦政府的改革计划,表示将尽全力推动实现这项计划。

同日 美国白宫发言人马林.菲茨沃特说,布什总统将向国会递交一封信,宣布他将延长不援用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的期限,时间为一年。这样,苏联将获得一定的信贷。

6月4日 受苏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四月联席会议的委托,苏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CP员在人民代表苏维埃中的工作的决定》。决定指出,改革苏联社会、确立民主和革新人民代表苏维埃的过程是复杂和充满矛盾的。苏维埃成了紧张的政治斗争的舞台。在国内的许多地区出现了取消苏维埃的直接威胁。而党的中央机关、许多党委会和党组织并没有做好准备去进行积极的政治工作,迟迟未能采取实际行动以解决出现的问题。苏共中央政治局提醒加盟共和国CP中央委员会、共和国委员会、边疆区委员会和州委员会注意,今后必须执行苏共二十八大关于改革政治体制和坚决加强人民政权机关——各级苏维埃的原则性方针。人民代表苏维埃在历史上证明自己的工作是有成效的,是有潜力的。强加给舆论的“非苏维埃化”的主张,实际上是意味着使广大劳动人民——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脱离政权。为此,决定对党组织及党员在苏维埃中的工作作出明确的要求。

同日 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通过《警察法》,同时决定在一年之内完成对警察部门的改革,其内容包括人员建制、服装样式、徽章等。同日,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举行记者招待会透露,今年该共和国的征兵任务只能完成25%。青年逃避服兵役的情况极为严重。1990年该共和国的征兵任务就没有完成。苏联国防部致信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称一旦该共和国完不成征兵任务,苏联国防部保留采取一切措施无条件执行苏联政府决定的权利。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一位副主席针对这封信说, “将抵制强行征兵的一切企图”。

同日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要求苏联赔偿1940年至1990年给该共和国及其人民造成的损失。同日,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针对苏军在维尔纽斯加强巡逻一事发表讲话,强调该共和国的局势日益紧张,号召居民提高警惕,保卫议会和合法产生的政权。

苏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于1988年6月28日开幕,于7月1日深夜闭幕。出席这次会议的共有五千名代表,都是采用差额选举的方式产生的。会上争论激烈,批评尖锐,透明度大,所以几乎所有正统的CP人都对这种状况感到不满。但戈尔巴乔夫则认为这是公开性的又一杰作,他在闭幕式上自豪地说: “在我们这个大会堂,从来也没有过这样活跃的讨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过去四天中所发生的事,是60年来从未有过的。”

在戈尔巴乔夫6月28日做完政治报告之后,立即转入大会发言。四天内发言者达65人,报名者近三百人。代表们的发言摒弃了过去的官话、套话,开门见山,直抒其言。有的甚至明确表示不同意报告中的某些观点,有的直接批评高层领导,抨击中央内外政策中的失误和各种弊端。不同的意见正面交锋,斗争激烈。而戈尔巴乔夫则竭力以不偏不倚的中间人姿态出现,不时插话,从中周旋,党代会近似于一场辩论会。

在第二天的发言中,有人为叶利钦鸣不平,认为他是主张改革的,要求让他在大会上发言。有的代表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包括政治局委员在内,定期向人民代表报告自己的政绩和失误,让人民了解他的立场和观点,包括其生活情况。有人当面揭露代表中有贪污受贿者,会议主持人马上要求资格审查委员会进行核查。

叶利钦会前已准备好了一篇火药味很浓的发言稿,但会议始终没有安排他发言。一天,二天,三天,等到大会发言的最后一天,叶利钦递上去一张纸条要求发言——没有回音;他又递上一张——仍无反应,于是叶利钦决定: 冲上讲台去!

在离大会上午休息还有40分钟的时候,大会主席宣布: 休息后会议将转入通过各种决议的阶段。这就是说,个人发言已经结束。这时叶利钦再也忍不住了: “同志们,我只有一条出路——冲上讲台去!”他站起来向他身边的卡累利亚代表们喊道。卡累利亚的13名代表同意了,于是他从大会堂上层最后边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沿着长长的台阶下到一层,径直向主席台走去。他把红色的代表证举过头顶,一步一步顺着通道走向主席台。这时,全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正在发言的塔吉克斯坦代表吃惊地停止了发言,五千人的大会场一片寂静,四面八方的目光一齐投向叶利钦。

荀路 2021年6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