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 俄罗斯总统候选人、前总理雷日科夫正式公布竞选纲领。纲领指出,参加竞选是出于对俄罗斯的关心。雷氏坚信,“存在着摆脱目前艰难局势的出路和使俄罗斯复兴的道路,但不是靠牺牲劳动者的利益,而是为劳动者谋福利”。为此,雷氏主张“严格的国家调节”,并致力于“使经济转向人的福利”。当选后的“首要任务”是通过一组法案和颁发一系列旨在提高公民社会保护、调节所有制的非国有化和私有化、不容许出现大规模失业,对合作社和议价商店的商品价格实行严格监督的命令。

6月2日 “民主俄罗斯”运动召开会议,为叶利钦竞选俄罗斯总统拉选票。会议由莫斯科市苏维埃主席波波夫主持,叶利钦作了长篇发言。他说,俄罗斯联邦的政治方针在战略上应是稳定的,不能像某些人那样忽左忽右地摆来摆去,但在策略上又是灵活的。他还列举了俄罗斯联邦所做的事情和成就。

同日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副主席、俄罗斯国家财产私有化纲领的起草者米哈伊尔.马列伊对记者说: “国家财产私有化的目的不是制造富人,而是促进经济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为工作者提供动力”。他说,据专家们估计,为了使我们的经济脱离停滞状态,需要在今年和明年把我们所拥有的不少于20%的(国有)财产私有化。此外,他还阐述了政府关于私有化的一些具体设想和步骤。

6月3日 俄罗斯联邦总统候选人之一、伏尔加–乌拉尔军区司令阿尔贝特.马卡绍夫上将在中央电视台发表竞选讲话。他说: “我不是为了捞取好处而去竞争总统职位的,我要为我们这个强国,为使俄罗斯成为一个统一、强大、富庶的国家而奋斗。” 他强调,他反对以现在拟定的那种形式实行土地私有化。应该把土地分给农民,并应享有土地的继承权,但无权买卖土地。他反对出卖企业,主张把企业转让给劳动集体。他明确表示,应该“保留社会主义诸如免费住房、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这样一些价值”。

同日 苏联外交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外交部新闻局局长丘尔金说,戈尔巴乔夫总统6月5日对奥斯陆和第二天对斯德哥尔摩的访问具有纯工作性质。这次访问是为了履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义务,同时,戈氏将利用这次机会同挪威首相布伦特兰和瑞典首相卡尔松举行工作会晤。丘尔金还介绍了苏联外长别斯梅尔特内赫和美国国务卿贝克会谈的结果,双方“原则上商定了”在签订削减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之后剩下的问题。 “现在可以说这些问题原则上得到了解决,只剩下一些技术细节。” 另一项重要协议是双方现在打算“特别集中地”研究有关制定和签署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问题。此外,丘尔金还回答了其他一些国际问题。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众所周知是布尔什维克在十月革命提出的口号。但革命胜利后,“苏维埃”只不过是苏联政权的装饰品,西方称之为“橡皮图章”。苏联人自己怎么看呢?曾任总理达五年之久的雷日科夫这样写道:

苏联宪法第108条明确写道: “苏联最高苏维埃是苏联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先生们,难道事实真是如此吗?什么样的权力?什么样的“最高”呢?任命的最高苏维埃代表在批准通常是在党的领导机构中所拟定的种种决议时,仅仅是举举手。如果他们试图不予通过,提出异议,投票反对,那就会产生反对不同政见的斗争。遗憾的是,这种斗争的确是残酷的,不公道的。他们之所以被提拔到最高苏维埃,或是按照职务,或是因确实工作优秀而给予的奖赏。因此,坐在议会席位上的既有肩负要职者,也有精明能干的人,他们全都忙忙碌碌地脱离了实际工作。他们想尽快地表决,然后回去。无所谓——这就是最高苏维埃活动的主导思想。

改变以党代政的政治体制,国家的“一切权力归苏维埃”,就是苏联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1988年5月苏共第19次全国代表会议作出了决定。1990年5月召开了第一次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产生了新的苏维埃。

以往,这样的会议只不过是一场戏,它的脚本事前在小圈子里编好,然后拿到前台排演出来。所以,在苏联这样的国家,没有比听会议和看会议新闻更枯燥无味的了。但这两次会议却别开生面,奇闻频频发生。会议厅成为政治斗争旋涡的中心,而正是这里的斗争决定着苏联的命运。

按说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样重大的举措,应当由五年一次召开的全党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但苏共二十七大刚开过两年,召开二十八大还要等三年之久,因此,戈尔巴乔夫决定召开一次全国党员代表会议。在苏共的历史上,这样的会议已有18次了。
参加这次会议的代表由差额选举产生,这在苏共党史上还是第一次。对于真正意义上的选举,这点“改革”算不了什么,但引起的反响却令人始料未及。

荀路 2021年6月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