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 雷日科夫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竞选俄罗斯总统情况。在对共和国和整个国家业已形成的局势作评价时,雷日科夫说,危机局势的罪魁祸首是原先的党务工作人员。他强调指出,这批人既包括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前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也包括叶利钦。

同日 波罗的海三共和国领导人会议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召开,会上通过了给苏联总统和参加签署联合声明的九个共和国领导人的信。信中希望,参加签署该声明的任何共和国都不要蓄意侵犯波罗的海三共和国选择自己道路的主权。同时,三共和国领导人还发表声明说,主权联盟国家无权代表波罗的海沿岸三个国家。

6月12日 戈尔巴乔夫在参加俄罗斯总统选举投票时回答了记者提出的问题。他表示愿意“同俄罗斯联邦新总统进行合作,而不管是谁当选总统。” 戈氏透露,联盟条约的制订工作处在结束阶段,他打算在最近两三天内以起草委员会的名义把文件提交苏联最高苏维埃讨论,在联盟条约签署之后将立即开始制订苏联宪法的工作,而在宪法通过之后再制订新的权力机关选举法。戈氏还透露,苏美最高级会晤可能在七月份举行。

同日 俄罗斯选举总统的投票结束。根据俄罗斯联邦中央选举委员会的统计,截至莫斯科时间18时,有50%以上的选民参加了投票。叶利钦、雷日科夫、巴卡京在投票站都发表了简短谈话。俄罗斯联邦登记的选民有1.04亿人,每个共和国、边疆区、州和自治单位都有选区,总共88个。全国设立了98000多个投票站。这是俄罗斯历史上的第一次总统选举。其结果将在6月22日正式公布。

6月13日 据塔斯社报道,初步统计的结果表明,在俄罗斯总统选举中,叶利钦获取了一半以上的选票。同日,已当选为莫斯科新任市长的波波夫等人,举行首次记者招待会,祝贺 “民主俄罗斯”运动在昨天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莫斯科市长和列宁格勒市长选举、列宁格勒恢复圣彼得堡原名的列宁格勒市全民公决中取得“全面胜利”。波波夫认为,民主力量在这次选举中的胜利,意味着苏联民主运动新阶段的开始。叶利钦获得的票数大大出乎预测,这说明,“民主俄罗斯”运动为了“建设性的主张”,各种基本潮流联合在一起了。他说,现在已提出了建立与苏共相对立的政党的任务,并表示支持前外长谢瓦尔德纳泽提出的建立民主党的主张。他抨击苏共在选举中采取“对抗”立场,认为苏共已失去了同民主派妥协的历史机会,但他并不否认苏共可以参加多党政府。波波夫说,民主派的胜利,还可以给戈尔巴乔夫在9十1声明中提出的方针以新的推动。他表示,新莫斯科市政府将不是一个党的政府,将形成各党派“圆桌会议”和“协商委员会”制度。

这次中央全会还安排了葛罗米柯等一批老人离职。与葛罗米柯同时离职的还有政治局委员索洛缅采夫,政治局候补委员杰米契夫和多尔基赫,书记处书记多勃雷宁。鉴于葛罗米柯四年前在选举总书记过程中所起的关键作用,戈尔巴乔夫作了精心安排,使这位老前辈能够体面地下台。在10月1日召开的最高苏维埃会议上,戈尔巴乔夫作为唯一的候选人被选举担任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然后,戈尔巴乔夫用热情洋溢的语言对葛罗米柯作了高度评价,与会代表也都向葛罗米柯表示了很高的敬意。葛罗米柯则表情木然,表决时甚至没有举手。会议主持人请他讲话,他慢吞吞地站起来表示,离开领导岗位心情很痛苦,“但年龄不饶人,不服老不行”。此后,没过几个月他就去世了,距80岁只差16天。戈尔巴乔夫的密友卢基扬诺夫成为最高苏维埃第一副主席,他还在这次全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全会选举雅科夫列夫任党中央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戈任党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

经过这次大刀阔斧的人事调整,戈尔巴乔夫终于确立了他的绝对权力地位。之后,戈尔巴乔夫继续挥动他的手术刀,通过差额选举改组了州以下各级党组织的领导班子。这项工作持续到1989年1月才告完成。据苏联当时宣布的材料,在基层党组织选举中,共撤换了16.06万名书记;区、市和自治区一级党的机关,有62%的人是新当选的;在州和边疆区一级,新当选的党委委员的比例达58.6%。

戈尔巴乔夫成功地消除了利加乔夫和切布里科夫的威胁,并改组了基层党组织的领导人。他的成功还在于顺利地让葛罗米柯退休,从而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最高苏维埃主席。从总书记到“议会议长”,这是他从党权向政权的第一次跳跃;第二次跳跃则是从“议长”到总统,他才名符其实地抓取了国家行政权力。所以说,苏维埃主席之职只不过是戈尔巴乔夫“两级跳”的一块踏板。戈尔巴乔夫当上了最高苏维埃主席之后,首届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就开始了。

荀路 2021年6月1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