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 据塔斯社报道,约55%的人投票赞成将列宁格勒市恢复历史名称——圣彼得堡。该市于1703年由沙俄彼得大帝创建,为纪念圣人彼得,取名为圣彼得堡,此名一直延续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德国成为俄国的敌人,于是该市的这种德国式的名称被改成了俄国式的——彼得格勒。1924年列宁去世后,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作出决议,将彼得格勒改名为列宁格勒。近年来恢复旧名称的主张遭到了苏共的反对,许多城市还建立了“保卫列宁格勒”社会团体。戈尔巴乔夫在全民投票前也表示,无论在道义上,还是在政治上都没有理由改变该市现有的名称。联盟议员团和苏共领导人认为,这次民意测验的结果不具有法律效力,因为彼得格勒改名的决定是苏维埃代表大会作出的,因此,恢复旧称的决定至少应在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上通过。

同日 拉脱维亚各政党、社会政治运动和社会团体的领导人在首都里加举行会晤。拉脱维亚共产党领导人在致与会者的信中呼吁,各派力量要联合起来为争取民主化改革和维护苏联公民权利而协调一致。会晤中签署了关于联合行动原则的协定。参加签署该协定的约有20个组织,其中包括拉脱维亚共产党、劳动集体统一委员会、议会“平等”党团及某些工会联盟等。

同日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已决定参加签署新联盟条约。这是该共和国副总统米尔塞多夫在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宣布的。他说,乌兹别克各阶层居民已经详细地讨论了条约草案,并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意见,其中90%已被采纳。

同日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苏美两国专家正在拟定一项“拯救”苏联经济的四年计划,准备提交给下月在伦敦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计划要求西方每年向苏联提供200亿至35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分两个主要阶段,条件是苏联保证在政治和经济民主方面取得稳步进展。第一阶段约两年半,使苏联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联系成员资格;第二阶段要使卢布完全成为可兑换的货币,进一步扩大私有化等。

同日 美国政府祝贺俄罗斯联邦总统选举并宣布已邀请叶利钦下周访美。白宫发言人菲茨沃特说,俄罗斯的选举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步骤”,它突出了在戈尔巴乔夫领导下开始的苏联改革运动。他说,这次选举说明了苏联决心“建立一个民主的和多党制的政治体制”。他还说: “我们要同所有(联盟)共和国的领导人改善关系。我们要鼓励改革,推动他们向民主迈进,向自由市场经济迈进。我们认为这些会晤很重要。”

根据1988年12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改草案和人民代表选举法,苏联开始进行第一次人民代表选举。这次人民代表产生的办法是由全国各地推选八千名代表候选人,再通过竞选选出2250代表参加大会。选举分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于1988年12月26日开始代表候选人的提名活动;第二阶段于1989年3月11日由各社会组织投票选举750名代表;第三阶段于3月26日在全国各地投票选举另外1500名代表。全国投票点分12个时区,设立了18000个投票站。

自由竞争和差额选举是这次人民代表选举的鲜明特点,因此,候选人纷纷提出自己的竞选纲领,组织自己的竞选班子,开展各式各样的竞选活动。选民们按照“谁代表我们的利益我们就选谁”的准则行事,许多选民自发地为其中意的候选人组织集会,大造声势。新闻媒体大力为竞选提供条件,积极报道竞选消息。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各种宣传品,还有人散发传单。演讲、集会、游行司空见惯,每天都有前所未闻的新闻发生。仅举两个例子:

其一是所谓 “太空投票”。这次选举不仅当地人,而且在外国工作人员如驻外使节也参加了投票。当时,苏联有三名宇航员正在遨游太空,但也参加了选举,办法是通过电子传真向苏联选举委员会表达了他们的选举结果。这一新鲜事马上传为佳话。

其二是列宁格勒的“死人选举”。本来,由市委机构事先安排好的选民们,应该在选票上只写上市委第一书记格拉西莫夫的名字。就在选举刚要进行的时候,一个人突然登上主席台,他号召选民在选票上写上两位候选人的名字,说完就倒在主席台上。大会主持人随后宣布: 这位发言人由于过于激动而晕倒,正在后台接受抢救。不一会儿传来噩耗: 他死了!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 “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选民们对此无不感叹,他们纷纷遵照死者的意愿,在选票上又填上了工程师伯尔德列夫的名字。结果,正是这位伯尔德列夫在后来的竞选中战胜了市委第一书记格拉西莫夫。列宁格勒人纷纷对此传为奇闻,并且戏谑地说: “死人勾去了活人的魂,操纵了列宁格勒的选举。”

荀路 2021年6月1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