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 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同记者交谈时说,亚夫林斯基与美国经济学家共同制订的“哈佛纲领”和苏联内阁的反危机纲领之间没有“不可克服的矛盾”,有许多共同点,而不能把这两个纲领对立起来。而向七国首脑会议提出的建议将综合反危机纲领和“哈佛纲领”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建议。戈氏说,“将有一个总统纲领,我将带着它前往伦敦。反危机纲领和亚夫林斯基带回来的纲领两者之间不相抵触。如果有人想把其中的一个说成是偶然的错误,把另一个说成是天才的发现,那就错了,并会起挑拨作用,使人们不能理解,造成冲突”。

同日 俄罗斯联邦车臣一印古什自治共和国举行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有八十多个民族的八百多名代表参加大会。大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消除最近一个时期在族际关系中出现的消极现象的根源,寻求团结、和睦的途径。

同日 亚美尼亚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萨尔基相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今天在亚美尼亚没有一个政党或组织能够单独使共和国摆脱深刻的经济危机。他说,共和国共产党人曾建议同其他政治力量共同制定全国反危机计划,建立联合政府来解决问题。为此,亚美尼亚必须签署联盟条约,应该把参加苏维埃联盟看作是恢复民族独立过程中的一个阶段。他强调说,共产党人很想建立一个民主国家,但谁都没有给共和国议会和政府在预定9月21日全民公决亚美尼亚未来地位之前发表参加或不参加联盟条约声明的权利。

同日 苏联总统和最高苏维埃就卫国战争爆发50周年分别发表呼吁书。戈尔巴乔夫要求人民永远记住6月22日这一不幸的日子。呼吁苏联军人要无愧于卫国战争的英雄,在军内保持战斗友谊和民族传统。他强调卫国战争取得胜利的主要因素是团结,而现今为了完成任务,仍然需要团结一致,统一意志和对祖国命运的责任感。苏联最高苏维埃呼吁苏联各族人民要团结,强调不论苏联的内部和外部条件如何变化,都不应该忘记战争的教训。当天,苏联最高苏维埃还发表了致各国议会和人民呼吁书,指出: “目前,世界形势发生了好转,出现了不会使悲剧重演,使世界从堆积如山的死亡武器中解脱出来,使各国和各国人民之间的关系进入建设性对话、相互理解与合作的轨道的希望与现实前提。” 同时,人类还未能避免对抗和不信任,可能造成巨大危险的武装冲突,因此要牢记战胜法西斯的那种友好团结,加强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合作,确保全世界的和平与幸福。

在这次人代会上,列宁格勒代表索布恰克就总理的人选发言。他说,雷日科夫是一位随和、有教养的人,但他只适合当太平总理,而不会治理我们这样的一个被危机和矛盾搞得四分五裂的国家。他领导的政府不仅无力对付危机,而更糟糕的是还经常违反国家的法律。索布恰克列举了几个政府通过的法令,然后义正词严地说:

“这些法令与现行的国营企业法背道而驰。一个违反法律的政府是没有权利继续当政的,否则就会导致法律虚无主义——既然政府都可以这样做,那怎么能再要求别人去守法呢?”接着,他又把矛头指向最高法院院长人选列别杰夫。索布恰克列举了国内外知名的担任最高法院院长一职的法学家,然后指出,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法国,有资格担任最高法院院长职务的,只能是公认的法律权威和知名法学家。他接着问道: “在座的有几十名法学家,你们有谁读过列别杰夫的法律专著,或者知道他是法学家的,请把手举起来。” 一个举手的都没有。接着索布恰克又说起宪法监督委员会主席人选洛马金。他说: “难道可以把宪法监督的重任交给一个不懂法律的人去干吗?当然,如果我们还想继续让法律听从党的意志,也就是说凡事根据政治局的指示办,而不是遵照宪法和现行法律来办的话,我们可以对此不提出异议。我本人并不认识洛马金同志,即便他在担任边疆区书记时是一位天使般的人物,我也反对他担任这一职务。” 他问在座的人: “我们是不是认为人尽其能要比简单的任命更可取呢?”

索布恰克结束发言时,以庄重的口吻请求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要“学会在尊重法律的情况下生活”。

在大会刚刚宣读完大会主席团名单和宣布了大会议程提案之后,讲台上就出现了全国知名的一个人——安.萨哈罗夫院士。几十年来,人们知道他是一个被放逐到高尔基市的持不同政见者,苏联的“氢弹之父”,由于参与捍卫人权的活动被剥夺了三枚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勋章。他在大会的讲话非同寻常:

“我建议把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法令作为大会首先审议的一个议程项目。……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专有权力就是通过苏联的诸项法律,任命最高国家官员……据此应该修改苏联宪法中涉及苏联最高苏维埃权力的那些条款……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二个原则性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和有没有权力对决定我们国家命运的全部问题进行讨论和辩论,而选举国家的首脑——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 他坚决主张差额选举最高苏维埃主席,坚决主张必须讨论各位候选人的政治纲领。

荀路 2021年6月20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