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3日,夏日北京,雨后天晴,趟过路面积水,向北京南站进发。

高铁终到临沂已近深夜,下车时在车厢出口意外惊喜遇见一位前同事,多年未见,一直想见。矢志不渝,或命中注定,也许正是此类各种想见,相见,遇见和会见,因此丰富情感,丰满灵魂,丰功人生。此行,去临沂所属的临沭县看守所正为会见丁家喜,他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已经被羁押失去自由一年六个多月。印象临沂,缘于多年前一位关注中国暴力计划生育运动的盲人公民,被临沂司法机关判刑,出狱后被临沂地方政府长期监禁在家剥夺自由的事件。

7月14日上午,我来到临沭县看守所,递交会见手续后被接待警察告知“等候通知”。

下午,我来到案件承办单位临沂市检察院,联系主办检察官提出继续阅卷。丁家喜的案件,自2019年12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20年6月19日批准逮捕,二个月侦查期满后又历经山东省检察院先后三次批准延长侦查期限五个月,2021年1月18日公安侦查终结后移送临沂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然后再经临沂市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目前属于临沂市检察院第三次进行审查起诉阶段。

此前,检察院告知辩护律师,因为案件“涉密”所以不得拍照和复制,仅允许律师在检察人员的监视下查阅案卷。辩护律师认为限制复制案卷的做法违反刑事诉讼法的明确规定,限制了律师的正常辩护权利,提出异议要求改正错误,允许律师拍照或复印案卷,但始终未获准许。全案共四十多本卷宗,涉及人物、时间、地点以及程序和证据众多,不许复制卷宗的限制给律师了解案情和辩护工作带来了巨大不便。

傍晚时分,正当结束阅卷走出临沂市检察院大楼时,临沭县看守所打来电话,通知我7月15日下午允许会见丁家喜。

7月15日上午,趁会见前的半天空隙,我再次来到临沂市检察院,就一些关键程序和证据以及公安局提交的两次补充侦查报告等相关卷宗进行了查阅。

中午,我从临沂市检察院旁的宾馆出发,赶到50公里远的临沭县公安局执法办案管理中心,进入视频会见室与临沭县看守所里的丁家喜远程连线会见。大概14:50许,工作人员调试好了会见画面和音频设备,会见开始。

至下午五点,会见持续二个多小时。家喜状态气色比上次好,风范不减。“黎律师,辛苦了”,他落座下来脸上露出熟悉的乐观笑容。“见你,不辛苦!”,看到他的样子减轻了我的担心。会见以老朋友拉家常的方式开始。首先听完我转述他妻子的家信,了解到妻子右手手指活动和精细动作障碍,他让我转告他妻子平时间隙不间断的自己按摩来缓解恢复,说他也有过这种经历和经验。听到女儿沙沙的受访发言,他露出了内心的喜悦,说沙沙的发言很好,有内涵有洞见有深度。获知唐吉田、郭飞雄、王爱忠的遭遇,他顿显忧虑难过,并托我向唐吉田郭飞雄问好,劝勉他们努力坚持下去,相信很快会度过困境也战胜病魔。唐吉田的女儿和郭飞雄的妻子均患病在国外,但未能获准他们出境照顾女儿和妻子,他们为此忧心忡忡,很多朋友也极为牵挂。家喜说,他在广州和王爱忠有过二次谋面,赞赏王爱忠的能力人品和胆识,王爱忠仗义执言因言获罪当属他的荣耀,希望托朋友捎去他给王爱忠妻子的鼓励和支持。获知他和常玮平律师一同被“律师节”授予年度中国人权律师奖,他特地表示自己不该受当此誉,应该鼓励和授予其他更多默默付出的律师,他说常玮平律师是一位年轻的优秀律师,对他的关注和荣誉名至实归。他一直担心常玮平律师的遭遇和处境,勉励常律师的家人,勇敢面对困境。家喜说上次会见我反映的看守所生活卫生以及放风等方面的问题,得到了稍微改善,但放风还是时间非常短,基层和偏远地区的羁押场所除了条件窘困外,更多还是规范司法和尊重保障人权理念的落后,这也是中国无数刑事程序当事人的悲苦。

会见最后,我和家喜交流了案件的可能走向以及即将面临的司法程序问题,大致通报了这次继续阅卷完毕的全案情况,全案41本侦查卷,二本补充侦查卷,外加3本所谓资金证据卷,我们初步交流了辩护思路和接下来打算争取的程序、证据权利。

此行,我还专门约见会谈了负责案件审查起诉的主办检察官,在此前书面提交的不起诉意见基础上,再次当面重申了我方的辩护观点:家喜没有犯罪事实,相反其在案言行系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履行公民责任,关心社会公益,促推国家发展、社会进步和政府廉洁勤政的义举,当依法对其作出不起诉的审查起诉决定;宪法规定,公民有对国家机关和领导人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长期以来,教育、医疗、养老以及司法公正、政务公开、廉政反腐和官员财产公开等议题,一直困扰国计民生和大政方针;丁家喜,作为一名理工和法律复合背景,学业和事业双有成就的优秀知识分子,以其正直、无私、善良且不乏勇敢的精神,其推动城乡流动子女及省区人口无差别国民普惠教育平等权,促进廉洁行政推动阳光透明官员财产公开以及帮助弱势群体维护正当合法权益等行为,没有刑事违法性;国家的文明进步,国民福祉和人权保障的提高,本身也就是政策改良和制度变迁的过程,从收容遣送到收容教育到劳动教养的废除,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到依法治国方针的确立等等,每一进步每一制度的废除和新制度的确立,无不是千千万万学者、专家、社会人士的努力的结果,制度的改良,不等于政权的颠覆;丁家喜的行为,无论从民权保障、公益关怀,还是制度改良、权力监督方面看,均无关颠覆政权,不构成犯罪。作为辩护人,我的辩护意见是:对丁家喜不起诉。期待检察院依法公正处理。

2021年7月15日
黎雄兵 于高铁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