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 “联盟议员团”领导人在记者招待会上对新联盟条约给予了否定。主席尤里.布洛钦称,这份文件“实质上是分裂我们国家的一个条约”。联盟条约草案规定取消作为统一联邦国家的苏联,这“践踏了3月17日全民投票时主张保留和巩固苏联的人民的意志”。他强调指出: “从草案文本中清楚地看到,苏联将不是建立在联邦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邦联基础之上”。他认为,联盟条约“将是临时性文件,因为它不能促进各共和国之间和全国建立和睦。”

6月25日 苏联总统助理、总统新闻处主任伊格纳坚科举行新闻发布会,谈了总统近几天的工作安排及国内国际问题。他说,苏联总统和芬兰总统的莫斯科会谈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两国之间友好关系的基础是坦诚、信任、团结和互利。他还宣布,今天上午,苏联总统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了哈佛大学教授格拉姆.埃利森,此人是制定苏联摆脱经济危机纲领(“哈佛纲领”)的参加者之一。伊格纳坚科强调指出: “这是一次严肃的智力性和理论性会谈,谈到了如何将世界进程和世界经济同苏联发生的情况,同苏联经济进程结合起来。” 他还说,西方七国在伦敦会晤之前未向苏联提出任何政治条约。总统去伦敦是为了“在那儿取得对改革的理解和努力,使苏联和西方各国走上新的经济合作道路”。

同日 阿塞拜疆共和国总统穆塔利波夫对《消息报》发表谈话说,未来的联盟应该成为自由平等的主权共和国的联盟,已成为加入联盟的客观基础的共和国利益是未来联盟的基本思想。他还说,阿塞拜疆建议赋予共和国这样的权利: 有权独立自主地签订关于国际借款和国际信贷的协议。

同日 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决定,今年10月16日在共和国举行总统选举。在这之前,9月21日,亚美尼亚还将就共和国是否脱离苏联进行全民公决。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主席捷尔.彼得罗扬就此发表讲话说,他相信公决会取得“积极成果”。他还说,“如果亚美尼亚签署联盟条约草案,那么六个月以后亚美尼亚就会完全失去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因为该条约草案规定,共和国有权独立解决民族区域单位。这就是说,阿塞拜疆明天就可以取消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的自治”。

同日 据塔斯社报道,由于摩尔多瓦共和国政府决定拆除首都市中心的列宁纪念像,这一地区的社会政治形势再度紧张起来。鉴于这种情况,59名共和国人民代表向摩尔多瓦议会主席莫沙努发出质询,他们以50万选民的名义要求议会讨论这个问题,并就此通过专门的决定。但是,共和国议会领导人没有采纳代表们的意见,代表们的质询甚至没有在议会被宣读。

戈尔巴乔夫自然以压倒多数当选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但对他的批评也很多,有的还很尖锐。对于这样的发言,电视台也作了实况转播。

大会第二天开始选举人民代表大会常设机构——苏联最高苏维埃。最高苏维埃下设两院: 联盟院和民族院,共有271名代表。这些代表又组成众多的委员会。联盟院由莫斯科和15个加盟共和国按分配的席位组成;民族院则由各民族按分配席位组成。两院都实行差额选举,如联盟院,莫斯科组分配29席,由50多名候选人竞选,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前面已经提到,在大会之前,苏共中央推荐的人选有很多被否决,因此苏共中央不得不在5月27日又开一次中央全会,并向人民代表提出了新的候选人名单。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以前,苏联的一切领导职务都是由党的相应机构安排、认可的,例外情况绝无仅有。在这次人代会上,固若金汤的干部任命制受到第一次冲击。

5月27日晚,大会选出了它的常设机构——最高苏维埃两院。叶利钦在民族院的选举中落选,落选的还有萨哈罗夫、波波夫等激进派的代表人物。
叶利钦按理说是完全能够进入最高苏维埃的。在这次民族院选举中,其他共和国均为等额选举。俄罗斯联邦也可以等额选举,提出11名候选人选举11个席位。但叶利钦坚持俄罗斯联邦要实行差额选举,要求提出12个候选人。选举结果出人意料,主张差额选举的叶利钦竟然被“差”了下来。

据说,有人做了不少手脚,特别是在各共和国一级组织中,已经讲清楚如何把某某人划掉,所以叶利钦没有入选也是幕后操作的结果。这一选举结果激起了激进派的强烈反对,当晚他们就在莫斯科举行了群众大会,并提出了举行政治总罢工的要求。

5月28日,莫斯科十万人集会,抗议戈尔巴乔夫当选最高苏维埃主席,并要求提名叶利钦担任最高苏维埃副主席。

叶利钦也声明绝不放弃自己的目标,并暗示他可能竞选副主席。他说他“决心奋斗到底,不会放弃任何机会”。

戈尔巴乔夫没有想到问题闹到这种地步,形势可能出现爆炸性的危险,但这时已不可能采取措施来补救了,因为选举结果已经通过并公布了。但是,这时有一个人突然站了出来,而且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人就是来自西伯利亚的人民代表阿列克谢.卡扎尼克。

荀路 2021年6月2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