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 叶利钦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回到莫斯科时声称,他得到了布什总统“国家元首”的待遇,此行取得“出乎意料的成功”。俄罗斯共和国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报道说,叶利钦成功地“说服了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系统与俄罗斯做生意,并制订改革俄罗斯联邦金融信货及银行体制的计划”。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官员对这一报道未发表评论。

6月23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科济列夫在对俄通社记者的谈话中宣布,苏联驻美国大使馆的一位公使将代表俄罗斯,并且俄罗斯联邦在苏联驻联合国使团中也将有自己的代表。

6月24日 西伯利亚11个人数最多的苏共组织的领导人在报纸上尖锐批评中央领导,指责中央领导修正党的第二十八次代表大会确立的方针。他们发表了《致俄罗斯联邦CP中央委员会成员书》,指出: “最近苏联政治领导和国家领导机构的行为具有越来越多的反人民性”,“出现了背离苏共第二十八次代表大会决议的现象”,而“领导党和国家的是一小批人,他们无视苏联宪法和各项法律”,并背叛了1985年确定的那种形式的改革路线。“十一人声明”要求就政治局势和党的策略问题立即举行俄罗斯联邦CP中央全会,以及召开俄罗斯CP非例行代表大会,在大会上通过共和国CP的纲领和章程。

同日 据塔斯社报道,戈尔巴乔夫总统于6月22日签署了关于确立苏联武装力量、苏联国家安全委员员部队、苏联内务部内卫部队和铁道兵军事委员会地位的命令。命令说,各军事委员会是苏联武装力量、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部队、苏联内务部内卫部队和铁道兵军事政治领导的常设委员会机构;命令还明确规定了军事委员会成员的组成、职权范围以及与国家权力和管理机构的相互关系。同时,明确指出了监督职责。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了《关于国内社会经济和社会政治局势的决定》。决定指出,国内社会经济和政治局势仍不稳定,经济危机还没有消除,总统和内阁虽享有权力,但贯彻有关命令仍不及时和不彻底。为此,作出四项决定: “一、听取总理报告;二、提请总统和内阁注意,贯彻命令和决定仍不及时不彻底;三、建议苏联总统审核苏联人民代表在讨论国内社会经济和社会政治局势时提出的具体建议;四、苏联内阁应在六月份提出有关预算执行情况和预算法实施措施的报告,同各共和国政府共同组织制订生产计划,对社会经济发展作出预测。

主持这次会议的戈尔巴乔夫始终表现出坦诚、善意和建设性的态度,他掷地有声地对大家说道: “党的领导不打算向党员代表下达任何指示或从党的纪律角度出发对他们施加压力。”

在这次大会上,苏共中央向人代会推荐的干部除雷日科夫外,其他所有的人事安排提名都被否决了。干部任命制再也难以为继,克里姆林宫的神圣权力受到挑战。

5月24日,举行预备会议,有五百名代表参加。与会者对立的情绪更加紧张激烈,仅会议程序问题就进行了长达九小时的辩论。大会的第一个日程,原定先听取戈尔巴乔夫和雷日科夫的报告,再进行选举。但多数代表反对,提议首先进行选举,并且不听取戈尔巴乔夫的报告。因为他刚刚担任了三个月的最高苏维埃主席,没什么可听的,而总理的报告还是要听的。结果就这么定了。

大会的开场锣鼓竟然如此,正式开幕后的热闹就更不待言了。索布恰克这样陈述他的观感: 所有的代表都已意识到,会场上就座的再不是驯服的羊群,主席台上就座的也不再是颐指气使的牧羊人了。

5月25日大会正式开始。在讨论了大会议程之后转入了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的选举。经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讨论,戈尔巴乔夫获得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候选人的资格。当时的情况是候选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戈尔巴乔夫,没有其他人选。

正因为如此,一个名叫亚历山大.奥博连斯基的人民代表毛遂自荐竞选最高苏维埃主席的举动赢得了许多代表的称赞。这位46岁、来自一个小城市的非党人士竟敢与戈尔巴乔夫一比高低!然而,这个普通公民是想以其真正的公民行为标榜民主的神圣。他说: “我十分清楚,我同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竞选没有任何成功机会,我想在我们的历史上和我们的实践中创造进行选举的先例。就算它不完全是差额选举,但它毕竟是选举!”

虽然奥博连斯基也提出了自己的纲领,进行了演讲,但是,代表大会以1415票反对、689票赞成使他未能进入候选人的行列。

这看起来像一幕闹剧,但却表达了多么崇高的信仰!

接着就一些代表提出的叶利钦候选人资格问题展开了讨论。叶利钦以三天前举行的苏共中央全会决议为由,宣布放弃候选人资格。那次全会建议由戈尔巴乔夫担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这背后的实质是,叶利钦当时只能争取有限的目标——进入最高苏维埃,而不会冒险进行毫无希望的竞选主席的尝试。

荀路 2021年6月21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