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30日

但凡中国的城市因为强降雨造成了内涝,我们都会听到几十年一遇,一百年一遇,五百年一遇的说辞。在2021年7月20日郑州大雨之前,老傅听到最难得的降雨是青海格尔木的一千年一遇。这次老傅开了眼,郑州官方说是五千年一遇,一家伙让我们超过了大禹治水的年代,想来郑州人民真是三生有幸,看到了大禹没有看过的降雨。当然,后面我们知道,实际不管是几十年一遇还是五千年一遇都是从统计学上降雨强度概率几十分之一或五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歪曲而来,本是说一种可能性,到了官员们的嘴里就变成了几十年一遇五千年一遇了。老傅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再怀疑自己居然活过了五千年。

感谢万能的互联网,很快就有人给出数据,说1975年造成河南板桥水库决堤的降雨强度超过这次郑州的降雨强度。当然46年过去,郑州的水库显然质量提高了很多,没有溃坝,但也不得不开闸泄洪。尤其是挨近郑州西南郊的常庄水库泄出的洪水因为泄洪道被房地产开发所阻挡而溢出河道,沿着陇海路向东冲向了8.5公里外的京广北路。这股洪水不仅在十几分钟内由京广北路隧道南口灌满隧道,而且还灌入正在运行的郑州地铁五号线,正在地铁里运行的列车被淹没。

(图左侧为常庄水库,黄线上方是陇海路,黄线右侧是京广北路隧道南口,地铁五号线也在附近)

事发伊始,郑州地铁当局说被困乘客都被安全救出。后来社交媒体上出现多张被淹死乘客照片,郑州地铁当局不得不承认有死亡发生,后来承认有12人在事件中死亡,现在承认有14人死亡。

在京广北路隧道里官方承认有247辆车被淹,6人死亡,包括两名骑电动车进隧道的初二男生。

从幸存者叙述可以知道京广北路隧道南口拥堵时间超两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北边进口畅通无阻。京广北路隧道长1835米,双向六车道,从南往北方向封闭无车。如果按每车5米长,与前车间距1米计算,每个车道可以容纳305辆车,三个车道就是915辆车,当然这是按整个隧道都排满的情况。考虑到当时正值下午交通高峰期,两个小时的堵车可以将整个隧道塞满。其实隧道里有多少车,甚至有多少人,逃出去了多少人,官方完全可以通过监控设备看得一清二楚,但他们却一直一言不发,基本是一个尸体照片被曝光了就承认一个,而且先是派警察站岗禁止拍照,后来干脆派武警接管了整个现场,让人不禁疑窦丛生,这是想瞒什么呢?

在整个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气象部门早就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但水利部门怕水放走了雨不来(天气预报不是百分之百准确),放了水就是放了钱,所以一直等到实在顶不住了才开闸泄洪。这其实也是全国水库的常态,所以各个水库总是在下游抗洪时泄洪,下游缺水时不放水。

郑州地铁部门也不愿停运,因为一旦停运那就是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现金的流失,看看当死里逃生的乘客被救出的时候,还得刷卡才能出站就知道郑州地铁部门多么想挣钱。

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郑州市的救援是多么迟缓。地铁里列车五点多被淹,救援8点钟才开始;京广北路隧道南口堵了几个小时,也没有警察过来疏导。

平日无所不能的中共政府,在一场豪雨面前瞬间变得像一个孩童一样软弱无力,也显示出这个政府在表面的铁腕统治之下,各个利益集团其实是在各自行事,根本不会顾忌自己行为的后果,反正自己后面都有人撑着,最后都是老天爷背锅,所以这雨会从几十年一遇涨到五千年一遇,要不是这次郑州事件让人知道了这事情的原委,估计下次会来个一万年一遇,每个中国人都会变成万年鳖精了。

中共目前已经极权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下面动辄受责,索性没有领导的命令就不干活,有了事则千方百计地推脱责任。上面的领导得到消息时灾害已经发生,等这些精于权斗,疏于专业的领导作出决策,且不说这些决策靠不靠谱,管不管用,起码从时间上就会晚一大截。这就是为什么郑州地铁五号线被淹车厢里的乘客苦等两个多小时才有救援的原因,也是京广北路隧道南口车堵了两小时也没有警察疏通的原因。当然这些领导们的颟顸也表现在上午上游水库已经泄洪,到下午市区里也没有任何防范措施。之后发生的围攻外国记者,挡住为死难者献的鲜花,扭伤无人机拍摄者手臂等等维稳措施,则显得极为熟练,显然是早有预案。总体上说,这帮中共官员,基本是防灾无能,防民有术!

有读者问,那么中共有没有能力做到让外界完全不知道中国发生了灾难呢?老傅的回答是,没有。

首先,现在的通讯工具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1975年板桥事件发生时,绝大部分中国人一无所知;而郑州水灾后数小时,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共在新疆建立集中营,大规模监禁非汉族民众,自以为做得人不知鬼不觉,没曾想,闲的无事的美国小伙利用民用版的谷歌地图就将中共在新疆建立的集中营数量和规模整得一清二楚。

其次,中共无法切断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最近刚刚上任的中共驻美国大使秦刚第一个发言就说中美关系大门已经打开,不可能关上。这说明中共自己也知道真要中美脱了钩会有什么后果,估计起码那些将自己的银子和后代藏在西方的政要们就不干了。现在的中共政要们,不管在位还是不在位,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是亿万富翁,看看美国不给中共党员及亲属签证就把中共急成那样,你还以为中共真的敢与美国翻脸?再看看中共证监委最近对外国大投行的喊话,显然中共知道一旦失去外资会有什么后果。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在没发生灾难之前,中共根本不知道会有灾难来临,灾难总是出乎中共官员的意料而来到,就犹如这次的郑州水灾,等他们反应过来,借助现代通讯工具,世界上的人都知道了。所以中共只能在死亡人数上做手脚,以减低灾害对它们的威信的冲击,从这个角度,你们就好理解河南当局现在的所作所为了。

通过这次郑州水灾,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这个看上去貌似强大无比的政权其实内部充满裂纹,而且十分僵化,一旦外力的冲撞超过阈值就会四分五裂,瞬间垮塌。

中共的命运其实已定,但在它彻底垮台之前,还会给中国民众带来很多灾难,中国人生的计划,死的随机的故事还会延续一会,多长,谁也说不上,或短或长,但老傅相信我们都看得到!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